禅宗典藏 禅宗典藏
弘善佛教 >禅宗 > 禅宗典藏 >

禅门锻炼说

2014-05-08  [禅宗典藏]

\

  一卷。明·晦山戒显著。又称《禅林锻炼说》。收在《万续藏》第一一二册、《禅宗全书》第三十四册。

  本书系仿《孙子兵法》十三篇之体裁所撰的禅众训练书。作者自序云(万续112·985上)“锻禅说而拟之孙武子何也,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柱下之言确矣。佛法中据位者,治丛林如治国,用机法以锻禅众如用兵。”

  由此可知本书内容,是兵法在禅门中之运用。书中之十三篇之篇目为坚誓忍苦、辨器授话、入室搜刮、落堂开导、垂手锻炼、机权策发、奇巧回换、斩关开眼、研究纲宗、精严操履、磨治学业、简练才能、谨严付授。

  ◎附一:林元白《晦山和尚的生平及其禅门锻炼说》(摘录自《现代佛教学术丛刊》{15})

  晦山的著作,有《禅门锻炼说》、《现果随录》、《佛法本草》、《鹫峰集》(见《灵隐寺志》)及《沙弥律仪毗尼日用合参》(晦山订阅、济岳笺)等。《佛法本草》和《鹫峰集》已不传。《现果随录》四卷,是他晚年回忆平生所见所闻的因果报应随笔。《禅门锻炼说》仿《孙子兵法》体裁分十三篇,是他阐述锻炼禅众方法的精心著作。署名“江西南康云居山真如禅寺晦山戒显著”,前有序,后有跋。自序作于辛丑孟春(清·顺治十八年,1661)上元日,时住云居,而跋写于黄梅四祖方丈,未记年月。考晦山自云居移笠黄梅,即于是年。这部《禅门锻炼说》是他在云居山写成并自序,到了黄梅破头山加跋付梓的。其自序云“佛法中据位者,治丛林如治国,用机法以锻禅众如用兵。拈花一着,兵法之祖。西天四七,东土二三,虽显理智,暗合孙吴。(中略)嗣后黄檗(江西高安黄檗山希运)、临济(河北正定临济寺义玄)、睦州(浙江建德开元寺陈尊宿道明)、云门(广东乳源云门寺文偃)、汾阳(山西汾阳太平寺善昭)、慈明(湖南石霜山楚圆)诸老,虚实杀活,纯用兵机。迨乎妙喜(大慧宗杲),专握竹篦,大肆奇兵,得人最盛。五家建法,各立纲宗,韬略精严,坚不可破,而兵法全矣。自元及明中叶,锻炼法废,寒灰枯木,坑陷杀人。幸天童悟老人,提三尺法剑,开宗门疆土。三峰藏老人继之,恢复纲宗,重拈竹篦,而锻炼复行。灵隐(具德)本师复加通变,啐啄多方,五花八门,奇计错出,兵书益大备矣,余昔居板首,颇悟其法。卜静匡山,逼住欧阜(即云居山),空拳赤手,卒伍全无。乃不辞杜撰,创为随众经行敲击移换擒啄斩劈之法,一时大验。(中略)遂不敢秘,着为锻炼之说,流布宗门。(中略)岁次辛丑(1661)住云居晦山戒显自识。”

  《禅门锻炼说》十三篇的次第是:《坚誓忍苦》、《辨器授话》、《入室搜刮》、《落堂开导》、《垂手锻炼》、《机权策发》、《奇巧回换》、《斩关开眼》、《研究纲宗》、《精严操履》、《磨治学业》、《简练才能》、《谨严付授》。这十三篇是一部整理禅林的理论纲领,主要是针对当时宗下的流弊而提出的。

  晦山首先劝诸方长老,若不愿受窃位盗名之讥,必须立大誓愿,坚苦锻炼禅众。他说“欲下钳锤,先辨机器。(中略)唐代禅风鼎盛,机器不凡。老古锥接人,皆全机大用,殊无死法。至宋以后,参禅用话头而死法立矣。”(《辨机授话》第二)但他以为末法时期,仍不得不用死法。能善用之,则死法中自有活法。所谓活法,就是辨禅众的机器,验其参学之浅深,然后示以话头。

  晦山以为学者参禅如逆水行舟,不得人推挽则退多而进少,故长老入堂开导,最为急要。因为参禅不可胡乱卜度,亦不可死守话头,故长老当禅众静坐时,须示令放下万缘、锐意研穷、尽力挨拶;久之,则情识尽、知见忘、悟道就易了(《落堂开导》第三)。锻炼之器,在善用竹篦子。这竹篦子起自首山(省念),盛行于大慧(宗杲),再兴于三峰(法藏)。竹篦长须五尺、阔须一寸,稍稍模棱,去其锐角,即便捷而易用。禅众坐时执之以巡香,经行之时即握之为利器,随众旋绕。当经行极猛利时,即用兵家之法,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或拦胸把住,逼其下语;或劈头一棒,鞠其本参。锻炼禅众,如是而已(《垂手锻炼》第五)。

  晦山主张真禅者应重视纲宗,依止师承,务彻古人堂奥。向上一路,千圣不传。故道眼未开,先令参究,以锻其解,所谓但贵子眼正,不说子行履。大事既明,即令操履,以锻其行(《研究纲宗》第九,《精严操履》第十)。晦山主张参学并重。他说道不在言,非言无以显道;佛法不在学,非学无以明法。“参学”二字,乃诸祖所立,自有次第。虽不可学重而弃参,亦不可单参而废学。方其根本未明,疑团未破,根无利钝,皆须苦参。迨乎疑团破矣,根本明矣,则温研积谂,全恃乎学。且既居长老之位,则质疑问难,当与四众疏通;颂偈法语,当与学人点窜,而此非可胡乱塞责。所以晦山主张为善知识者,应因材磨治,先锻其悟门,次砻其学业,使其有德有学,法门自不致扫地(《磨治学业》第十一)

  最后谈到择人付授问题,晦山反对昔人上根利智方可参禅的说法。他说“炉眸所以槠钝铁,良医所以疗病人。不明锻炼,虽上根利智,皆成废器,况下此者乎?善能锻炼,虽钝铁病人,亦成良材,况上此者乎?有心皆可以作佛,有性皆可以悟道。只在善知识,爬罗抉剔,刮垢磨光,垢尽明现,如磨镜喻。今不咎锻炼之无方,而概谓中下根机,绝参学分,此万古不破之惑,而余切齿者也。”但晦山认为师资付授必须慎重,绝非一经省发,尽可付授,必其行德学识,足以启迪后进,然后付授,命之出世。总之“明纲宗,知锻炼,则初步不难出人,悟后不轻放过。谨慎与流传,皆为法门之幸。(中略)宁慎无滥,宁少而真,勿多而伪。(中略)故予苦口力陈锻炼,而终之以嘱慎流传。(中略)夫重纲宗,勤锻炼,持谨慎,此三法者,皆世所未闻而难行者也。”(《谨严付授》第十三)其文字畅达,言简理尽,非熟读宗门七部书,洞悉丛林利弊,对于禅学有真正造诣者,绝不能语此。

  ◎附二:晦山戒显《禅门锻炼说》选录(摘录自圣严《禅门修证指要》)

  (一)坚誓忍苦

  夫为长老者,据佛祖之正位,则应绍佛祖之家业;作人天之师范,则应开人天之眼目。人天眼目者何?佛性是已;佛祖家业者何?得人是已。为长老而不能使众生开悟佛性,是谓盗名;据正位而不能为佛祖恢廓人材,是为窃位。然欲使众生开悟佛性,则其心必苦,非揣摩剥削,曲尽机权,则众生佛性不能悟也;欲为佛祖恢廓人材,则其身必劳,非勤勇奋厉,痛下针锥,则法门人材不能得也。

  是故为长老者,必先起大愿,立大誓,然后显大机,发大用。誓愿者何?初为长老,即当矢之龙天,吁之佛祖,苟能使众生开悟佛性,则虽磨筋骨,弊精神,如凿山开道,竭其力而殉之,不应辞也。苟能为法门恢廓人材,则虽弹朝夕,忘寝食,如啮雪吞毡,捍其苦而为之,不应惮也。(以下略)

  况为长老者,道在津梁三有,济拔四生,为从上佛祖,增益慧命,为大地众生开凿眼目,此何等重任,而顾爱惜劳苦(略)。既爱惜劳苦,必深居端拱,隔绝禅流,养尊处优,晏安自适,等丛林于传舍,视禅众如胡越,冬期夏制,只了故文,岂不上辜佛祖,仰愧龙天,下负师承,为法门罪人也哉!

  教中道,菩萨为一众生,历微尘劫,受大勤苦,终不疲厌。今禅众或数十,或百或千,机器当前,岂止一人而已乎?

  又云,菩萨为众生故,舍头目髓脑,血肉手足,遍满大地,积如须弥,誓不以苦故,退失大心。

  况锻炼禅众,即劳筋苦骨,饮水茹孽,较之舍头目血肉者,纵什百千万,岂能及菩萨万分之毫末乎!既入此门,孰不以知识自居?既为长老,孰不以佛祖自任?处其位,当行其事;任其名,当尽其实。

  禅众者,实长老成佛之大资具也;锻炼者,实诸祖得人之大关钥也。不勤锻炼,则必不能开众生眼而得人;不发誓愿,则必不肯为锻炼故而忍苦。

  是故,未陈锻炼之方,先请坚发誓愿,誓愿立而大本正矣。故曰坚誓第一。

  (二)辨器授话

  欲锻禅众,当示真参;欲下钳锤,先辨机器。临济曰“我此间作三种根器断或夺境,或夺人,或夺法,或俱夺,或俱不夺。”此辨验机器之大要也。

  唐代禅风鼎盛,机器不凡,老古锥接人,皆全机大用,顿断命根,纯用活机,殊无死法。至宋以后,参禅用话头,而死法立矣。

  然人至末法,根器愈劣,智巧愈深,狂乱愈纷,定慧愈浅。主法者欲令禅众开廓本有,透脱牢关,不得不用死法,时代使然也。然不善用,则虽活法,皆成死法,能善用之,则死法中,自有活法。活法者何?辨机器是已。

  禅众入门,先以目机铢两,定人材之高下;次以探竿影草,验参学之浅深。立主立宾,一问一答,丝来线去,视其知有与否,而人根见矣。

  或上上机器来,即以师子爪牙,象王威猛,抛金圈,掷栗棘,视其透关与否?而把柄在师家矣。

  人根既定,方令进堂。既进禅堂,即应入室,随上中下机器而示以话头。其已历诸方旧有话头者,或搜刮,或移换,或拨正,虽事无一法,然话头正而定盘星在矣。

  或曰:有不用话头,竟以德山、临济,便棒便喝接人者,如何?曰奇则奇矣,然视人根太高,而不可概用也。有不论机器利钝,禅众多少,只用一话头而不变者何如?曰均则均矣,然视人根太混,虽参而多不得益也。请言其故。

  不用话头者,诚直截痛快,不带廉纤矣。然在昔人则可,在今时则不可。何故?昔人根器高胜,定慧力强,一经名师大匠,棒喝提持,一信永信,更无肴讹,一彻永彻,更无反覆,所以可用。今人以最深之智巧,最纷之狂乱,不用话头,重封密锁,痛扎深锥,令情枯智竭,蓦地翻身。而但用击石光闪,电光一着,以为门庭,纵或承当,多属光影。而于言句关■,宗师血脉,总未觑透,以此号省悟,将来反覆,不可言矣。故不可用。非全不可用,不可概用也。老黄龙语晦堂曰“若不看话头,百计搜寻,令自见自肯,即吾埋没汝也。”岂不信哉!

  止用一话头者,似平等简径,不落拣择矣。然禅众中,生材有利钝,受气有纯驳,信道有浅深,参学有久暂。买帽者,当相头;着楔者,须看孔。自然之势也。宜数息者,教令观白骨;宜观骨者,教令数息,虽佛世不能证果,况末法乎?明大法者,察气候以下钳锤;识通变而施锥凿,三根皆利矣。使不问利钝、纯驳、深浅、久暂,徒用一话头以箍学者,画地而为牢,钉桩而摇橹,高者抑而不能下,卑者x而不能至矣。此所谓活法而成死法也。妙喜曰“善知识大法不明,止以自证悟处指示人,必瞎却人眼。”非此之谓乎?

  然则指授话头,当用何法?亦仍曰,作三种根器断而已矣

  初机参学者,话太艰深,必然扌干格,须令稍有咬嚼,以发其根本。

  气宇英灵者,话头宽松,易滋卜度,须令壁立万仞,以断其攀缘。如“万法归一”、“父母未生前”、“死了烧了”等,乃至目前一机一境。虽智愚,皆可用,而初机为便。

  “南泉三不是”、“大慧竹篦子”、“道得道不得皆三十棒”、“恁么不恁么总不是”等。虽高下皆可用,而英灵为便。

  知见雄强者,师家爪牙,倍宜毒辣,或机构喜怒以铲其命根,或诘曲■讹以去其秘蓄。临济所谓“全体半身”、“狮子象王”等,皆为若辈而设。此则视师家作用何如,不可言传也。

  要之,话头虽多种不同,皆须上截妙有关锁。既有关锁,学人用心时,四门堵塞,六路剿绝,下截审问处,其发疑情也必真。疑情既真,则扩悟机也必彻。东山立盗父锁柜,令子溃围之喻,非不传之秘乎?

  然亦有机器,宜参答语者,如“麻三角力”、“干屎橛”、“青州布衫”、“庭前柏树子”,乃至“狗子无佛性”等。

  亦有机器,宜参机用者,如入门便棒、进门便喝、睦州接云门、汾阳接慈明等。往往发大悟门,亦视师家用处何如耳,无死法也。

  间有时师,不知关捩,止教人参“如何是西来意?”“如何是本来面目?”“如何是学人自己”者,此则上无关锁,望空启告。师家下刀不紧,学家发疑无力。死水浮沉,白首不悟。坐病在此,岂不惜哉!

  最误人者,有初进禅门,根本未悟,遂令参“南泉斩猫”、“百丈野孤”、“丹霞烧佛”、“女子出定”等话。此真方木逗圆孔,唐丧人光阴,而天地悬隔者矣。谓之杜撰,不亦宜乎?

  (三)入室搜刮

  既示话头,即当指令参究。然参法有二一曰和平,二曰猛利。

  和平参者,人难于省发,即或有理会,而出人必弱。猛利参者,人易于省发,一入其炉眸,而出人必强。此其故何也?

  盖参用和平,则优柔弦缓,止能抑其浮情,汰其粗识,久久成熟,止栖泊于纯清绝点而止,叩关击节,必无冀矣。故曰省发难也。冷灰豆爆者,纵十成无渗漏,犹是平地死人,一遇手脚毒辣荆棘门庭,即冰消瓦解,况能历大事、任大担、领大众而不倾仄手?故曰出人弱也。

  若欲求人啐地断、曝地折、猛焰里翻身、险崖中断命、能禁颠扑、受敲磕,而晏然不动者,则非猛利参不可。猛利虽胜,恐力难长,欲期克日成功,则非立限打七不可。立限起七,不独健武英灵,奋迅百倍,即懦夫弱人,一求入保社而心必死,亦肯捐身而舍命矣。故七不可以不限也。

  若欲起七,入室为先,入室非虚文而已也。长老既以锻炼为事,则操心宜苦,用意宜深,立法宜严,加功宜细。欲至堂中,先须识禅众之号与貌,与各各本参话头,然后可以垂手锻炼。盖不识其人,虽聚首九旬,事同陌路。(中略)识其人矣,而不谙其本参,即长老落堂,欲施逼拶,其道无繇。(中略)

  若欲知之,其法在乎入室而搜刮,盖人根不齐,参学有多种差别。虽领话头,或无志参究,或死心不得,或有志而疑情发不起,或才举话头而妄想偏缠,或参究累年而不解功夫为何事,或援经教理路以配话头,或止借话头而排遣妄想,或以无事甲里而自躲根,或硬承当以为主宰,或认泯默无缝以为彻证。总缘无人拨正,内无真疑,致成多病,皆当于入室时,一一搜剔,一一扫荡,与之解粘去缚,斥滞磨昏,斩其伴侣挟带之丝,砭其膏肓必死之疾,指令真参,而路头必正矣。[佛百]

分享到:
相关推荐 德风祥师般若语录 德风祥师般若语录

  清说,如惺等编。六卷。卷首收序;卷一收上堂;卷二收颂古;卷三收问答机缘;卷四收偈;卷五收题赞;卷六收佛事、行由。收入《明嘉兴大藏经》第三十八册。【大全】

热门推荐 景德传灯录

[《禅门日诵》简介] [指月录] [五灯会元] [五灯会元 第一卷]

景德传灯录 第一卷

[碧岩录] [碧岩录 第一卷] [憨山大师梦游全集] [肇论]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3051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