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思想 禅宗思想
弘善佛教 >禅宗 > 禅宗思想 >

拈八方珠玉集(二)

2014-07-23  [禅宗思想]

  ※举大川有僧到来。川云。几时发足江陵府。僧提起坐具。川云。特谢远来。下去。僧绕禅床一匝。便出。川云。若不恁么。焉知眼目端的。僧抚掌一下云。苦杀人。洎合错判诸方尊宿。川云。甚得禅宗道理。有僧举似丹霞。霞云。大川法道即得。我这里即不然。僧云。和尚此间作么生。霞云。犹较大川三步在。僧礼拜。霞云。错判诸方者多。

  ◎佛鉴拈云。大川与这僧。一凫胫虽短。短中有长。一鹤胫虽长。长中有短。分明说破。可见这爻讹。

  ◎正觉云。大川与这僧相见。一宾一主。酬酢分明。什么处是错判诸方处。丹霞与么。什么处是较大川三步处。这僧既礼拜。为什么也道。伊错判诸方。若辨得。许具不错判诸方底眼。苟若不会。切忌随邪打摸楞。

  ◎佛海云。者僧如水上葫芦子。被大川一捺直得东沉西涌。引得丹霞。自热乱一上。若善参详。许你得禅宗道理。

  ※举平田来看茂源。源方起身。田近前把住云。开口即失。闭口即丧。去此二途。请师别道。源以手掩鼻。田放开云。一步较易。两步较难。源云。著甚死急。田云。若非是师。不免诸方检点。

  ◎佛鉴拈云。诸人。者二老宿。恁么道。还免得人检点也无。平田臂长衫袖短。茂源脚瘦草鞋宽。智海恁么说话。还免得人检点么。具眼底。一恁检点取。

  ◎正觉云。会点捡这话么。放笔从头看。特地骨毛寒。

  ◎佛海云。恁么来相访。可谓不会做客。劳烦主人。末后道。若不是师。不免诸方点捡。也是大斧斫了手摩挲。

  ※举性空有僧来参。空云。与么下去。还有佛法道理也无。僧云。某甲结舌有分。空云。老僧又作么生。僧云。素非好手。空便仰身合掌。僧亦合掌。空却抚掌三下。僧拂袖便出。空云。乌不前兔不后。几人于此忙然走。只有阇梨达本源。结舌何曾著空有。

  ◎佛鉴拈云。进不前退不后。头尾中间两处走。胡僧抚掌笑呵呵。此土西天未曾有。

  ◎正觉云。性空向这僧顶门上著灸。这僧向性空命门里著艾。两家病痛一般。其奈肓之上膏之下。总未有干涉。

  ◎佛海云。结舌有分。是说道理。仰身合掌。非用机关。后偈掘地深埋。未免重为别过。昼复夜初中后。金乌飞玉兔走。于此忙然与悄然。总是虾跳不出斗举丁行者来参性空。空打一棒云。瞎却汝本来眼也。丁云。非但今日。古人亦行此令。空云。谁向汝道古今。丁便拂袖出。空云。青天白日。有迷路人。丁云。莫要指示么。空便打。丁云。莫瞎却人眼好。空云。瞎却俗人眼有甚过。

  ◎佛鉴拈云。性空虽行瞎棒。棒棒打著。丁行者虽明古今。皮下无血。

  ◎正觉云。既是瞎棒。为甚却打著。(治)。既明古今。为甚却道皮下无血。(瞎)。佛鉴党事不党理。山僧党理不党事。然虽如此。也是一面山一面水。

  ◎佛海云。性空虽是瞎棒。正令巳行。丁行者虽是俗人。全身担荷。当初于谁向汝道古今处。夺却棒。倒仃此令时如何。贼过后张弓。

  ※举有僧来参性空。空展两手。僧近前三步。却退后。空云。父母俱丧。略不惨颜。僧呵呵大笑。空云。少时与阇梨举哀。僧打筋斗出去。空云。苍天苍天。

  ◎佛鉴拈云。展开两手。只见锥头利。进前退后。不见利头锥。呵呵大笑。笑里有刀。连哭苍天。弓折箭尽。且道毕竟如何。良久云。若不共同桥上过。空信桥流水不流。

  ◎正觉云。这僧喜极成悲。性空西家助哀。佛鉴虽然庆吊分明。争奈礼烦则乱。只如道桥流水不流。利害节角。在什么处。会么。打与九分。

  ◎佛海云。展手之机。鱼行水浊。进退之节。鸟飞毛落。父母俱丧。当头责问。大笑呵呵。对面供答。少时举哀。据款结录。打筋斗出。见机而作。苍天苍天。将错就错。也好与一坑埋却。

  ※举僧问性空。千里外来。寻师时如何。空云。阇梨不涉途。僧云。不涉途且致。如何是师。空良久。僧云。此犹是途。空便打。僧云。屈在于初。空云。你失在于后。僧便喝出去。空云。惺后方知不与么。

  ◎佛鉴拈云。一人驴腮马觜。一人象鼻猪头。忽然闹市里相逢。递相叹讶。向水盆里。照面各自[忏-千+么][忏-千+罗]分散。诸人要息疑么。但向水盆里照看。是甚面目。

  ◎正觉云。这僧云。屈在于初。什么处是屈处。性空云。失在于后。什么处是失处。佛鉴道。伊驴腮马觜。象鼻猪头。莫描画伊太过么。更要向水盆里照看。直饶照得分明。未免疑在。要辨他爻讹么。性空停囚长智。这僧养病丧躯。欲得公道两平。许你死中得活。

  ◎佛海云。性空法海。游泳者多。知浅深者少。这僧虽能穷其浅深。而不能卷其波澜。何故。惺后方知。

  ※举本生拈柱杖。示众云。我若拈起。你便向未拈起时。作道理。我若不拈起。你便向拈起处。作主宰。且道山僧为人。在甚处。僧出云。不敢强生节目。生云。也知阇梨不分外。僧云。低低处。平之有余。高高处。观之不足。生云。节目上更生节目。僧无语。生云。掩鼻偷香。空招罪犯。

  ◎佛鉴拈云。这僧好一条银缠[木+(淂-水)]锵。不解使得。却被本生一葱担打倒。当时若见他道。节目上更生节目。只向道。莫是分外么。著此一转语。可谓光前绝后。耀古腾今。不然则才见拈起柱杖。便与掀倒禅床。拗折柱杖。那见有许多葛藤。乃竖起柱杖云。如今却在老僧手里。拈起放下。不由别人。还有为本生作主底么。良久云。马无千里谩追风。

  ◎正觉云。大小本生。贼过后张弓。赖值这僧无语。待他道节目上。更生节目。只好吐舌。似伊。他不免道。掩鼻偷香。空招罪犯。正好向伊道。我也识得你。

  ◎佛海云。未拈起时。作道理。强生节目。拈起处。作主宰。正是分外。此僧无语。观之不足。掩鼻偷香。平之有余。古人且止。乃拈柱杖云。我若拈起。你如何近傍。我不拈起。你又如何摸索。且道为人在什么处举本生有僧。从太原来。生云。近离那边。风景如何。僧云。与此间不别。生云。且道。此间风景如何。僧云。和尚与某甲不同。生云。踏破施主草鞋。当为何事。僧无语。生云。即古即今。出个问处且难。乃至老僧。亦出不得。

  ◎佛鉴拈云。本生这边那边。依稀柏树子。这僧非别非同。仿彿须弥山。洎乎北斗里藏身。便见吸尽西江水。本生既出不得。你诸人。如何出得。良久云。唱歌须是帝乡人。

  ◎正觉云。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

  ◎佛海云。一步两步较易。草鞋踏破较难。草鞋踏破犹为易。出他问处最为难。最为难。那边风景者边看。拟著银山照胆寒。

  ※举大茅上堂云。欲识诸佛心。但向众生心行中识取。欲识常住不凋底性。但向万物迁改处会取。僧问如何是大茅境。茅云。不露锋。僧云。为甚么不露锋。茅云。无当者。僧无语。茅云。见不尽。语不晓。解不尽。答不通。良久云。是见解么。若道得一句。老僧即甘。若道不得。有通方句在。僧拟进语。茅打一棒。便归方丈。

  ◎佛鉴拈云。大茅分明撒下明珠。这僧却向水池内。拾瓦砾。为甚如此。乃竖起拂子。只为不识这个。若这里识得。瓦砾便是明珠。若也不识。明珠及成瓦砾。且道。老僧恁么道。是明珠是瓦砾。试拣别看。

  ◎正觉云。真金百炼。转见精明。这僧要死灰里试验。还会他通方底句么。棒头有眼明如日。

  ◎佛海云。茅香皂角般般有。只么将来亚与人。

  ※举[大/岁]上座参德山。山才见。便抽坐具。[大/岁]云。这个且致。忽遇心境一如底人来。共他说个什么。即得不被诸方检责。山云。犹较昔日三步在。别作个主人公来。[大/岁]便喝。山不语。[大/岁]云。塞却这老汉咽喉也。僧后举似沩山。山云。[大/岁]公虽得便宜。争奈掩耳偷铃。

  ◎佛鉴拈云。[大/岁]公一喝。宾主历然。德山无言。语遍天下。沩山老子雪上加霜。子细点检将来。总不可放过。乃掷下柱杖。下座。

  ◎正觉云。德山塞却咽喉。竹密不妨流水过。沩山云。[大/岁]公掩耳偷铃。山高不碍白云飞。佛鉴总不放过。争奈鹞子过新罗。山僧与么批判。也是界破青山色。

  ◎佛海云。[大/岁]公能据虎头。亦能收虎尾。却不能照顾陷虎之机。当时见他德山无语。只向道。犹较昔日三步。管取塞断沩山咽喉。

  ※举[大/岁]上座参百丈。吃茶了。丈云。有事。相借问。得么。[大/岁]云。幸自非言。何须札窒。丈云。与么则许借问去也。[大/岁]云。更请一瓯茶。丈云。收得安南。又忧塞北。[大/岁]拨开胸云。与么与么。丈云。要且难构。要且难构。[大/岁]云。知即得知即得。有僧举似仰山。山云。若人识此二人落处。不妨奇特。若辨不得。大似日中迷路。

  ◎佛鉴拈云。百丈独坐大雄峰顶。咳唾风生。四方禅者。望崖而退。因什么[大/岁]上座到来。直得弓折箭尽。

  ◎正觉云。有事。相借问。幸自非言。更请一瓯茶。安南塞北。与么与么。难构。话端落处分明。日中可辨。佛鉴向甚处。见百丈。弓折箭尽。事忙不及草书。

  ◎佛海云。百丈下堂句。如当轩猛虎。目视耽耽。直是不容近傍。今日却向草窠里。退已让人。若也知他落著。孟尝门下足高宾。若也不知。仰山道底。

  ※举[大/岁]上座参容山。山才见。抚掌三下云。猛虎当轩。谁人敢敌。[大/岁]云。俊鹞冲天。谁人捉得。山云。彼此难当。彼此难当。[大/岁]云。且放过。未要断这公案。山将柱杖作舞。归方丈。[大/岁]无语。山云。死却这汉也。有僧举似云山。山云。[大/岁]公何不别前语。

  ◎佛果拈云。力敌势均。不妨好头对。眼亲手辨。彼此没便宜。下梢可惜放过。待他将柱杖作舞。归方丈。便好与抚掌三下。拂袖便行。不唯头尾完全。亦免遭人指注。虽然只如[大/岁]公无语。还可转侧也无。谓言侵早起。更有夜行人。

  ◎正觉云。云山道。[大/岁]公何不别前语。佛果云。还可转侧也无。据此二尊宿。总要扶这话在。争奈他未要断这公案何。子细点捡将来。虽然容山作舞。归方丈。又道死却这汉。也是强辞夺正理。若要公道商量。会得佛果夜行人。却较些子。

  ◎佛海云。放则双放。彼此无伤。收则双收。首尾俱正。明明道。且放过。未要断者公案。容山云山何得掩耳偷铃。

  ※举云山问僧。甚处来。僧云。西京来。山云。还将得西京主人公书来么。僧云。不敢妄通消息。山云。作家师僧。天然犹在。僧云。残羹馊饭。谁人吃之。山云。独有阇梨不吃。僧便作吐势。山云。扶出这病僧著。僧便出去。

  ◎佛果拈云。一往观来。二俱作家。节节勘证。二俱落草。当时若有个解截断葛藤。不妨光前绝后。还委悉么。多虚不如少实。

  ◎正觉云。西京主人公消息。且拈向一边。只如这僧。不吃它残羹馊饭。吐个甚么。云山道。扶出这病僧。不妨谛当。且不欲尽令而行。若要酬酢分明。涅槃堂里。也无著这僧处。只如佛果道。多虚不如少实。在什么处著眼。

  ◎佛海云。或道。多虚不如少实。既不吃。吐个什么。或道。堤防太过。反成落草。山僧不然。残羹馊饭。吃者甚多。独有者僧。不惟不吃。闻亦恶心。何故。为他亲从西京来。

  ※举云山见僧到来。才起身。僧便出去。山云。得与么灵利。僧便喝云。作这个眼目。法嗣临济。也大屈哉。山云。且望阇梨善传。僧回首。山喝云。作这个眼目。错判诸方名言。便打。

  ◎佛果拈云。砖头来。瓦子报。也似不耐事。要且一拳还一拳。一踢还一踢。却是个林济下宗风。至于末后。截断天下人舌头。不妨峭措。僧么。杖头筑著活衲僧。正法眼藏增高价。

  ◎正觉云。这僧急行。终无好步。云山一程分作两程。当时这僧。若不回头。谁解钩深赜隐。

  ◎佛果道。砖来瓦报。拳踢相当。杖头筑著活衲僧。正法眼藏增高价。不妨谛当。不妨谛当。然虽如此。也是狌狌草鞋。

  ◎佛海云。好个焦尾大虫。风尘草动。劈头便咬。云山一手纵一手擒。放出南山白额。还他一口。又与伊折合性命。(噫)临济门风。扫土而尽。

  ※举僧问禄青。不落道吾机。请师道。青云。庭前红苋树。生叶不生花。僧无语。青云会么。僧云不会。青云。正是道吾机。因什么不会。僧礼拜。青便打云。须是老僧。打你始得。僧又无语。

  ◎佛果拈云。来源既正。只贵转身。这僧眼既搭痴。禄青遂因风放火。当时若是个汉。待他道庭前红苋树。生叶不生花。便与掀倒禅床。直饶道吾亲来。也须与佗平展。还委悉么。颊逢敌手难藏幸。诗到重吟始见功。

  ◎正觉云。这僧虽然不会。吃棒不甘。何故。不见道。不落道吾机。

  ◎佛海云。者僧问处。不妨使人疑著。撞到红苋庭前。却便转身无路。禄青空费许多气力。

  ※举禄青有僧来参。青以目视之。僧云。是个机关。于某甲分上。用不著。青弹指三下。僧绕禅床一匝。依位而立。青云。莫妨参堂去。僧始出。青便喝。僧却以目视之。青云。酌然用不著。僧礼拜而退。

  ◎佛鉴拈云。禄青眼里有筋。这僧皮下无血弹指三下。醉后添杯绕禅床一匝。如虫御木。佛法门中。无可不可。衲僧分上。天地悬殊。要辨端倪么。一等是将错就错。

  ◎正觉云。禄青与这僧相见。会医还少病。佛鉴道。一等是将错就错。知分不多愁。山僧恁么。也是艾上札针。

  ◎佛海云。一个机关。两人共用。左旋右转。横推竖推。不妨活泼泼地。因甚道。用不著。

  ※举凌行婆。问浮杯。尽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谁。杯云。浮杯无剩语。婆云。未到浮杯。不妨疑著。杯云。更有长处。不妨拈出。婆云。苍天中。更添怨苦。杯无语。婆云。语不知偏正。理不识倒邪。为人则祸生。有僧举似南泉。泉云。苦哉。浮杯。被这老婆。折挫一上。婆闻得笑云。王老师犹少机关在。有澄一禅客。见婆问云。南泉因什么。少机关。婆哭云。可悲可痛。一罔措。婆云。会么。一合掌而立。婆云。跂死禅和。如麻似粟。一后举似赵州。州云。我若见这臭老婆问。教伊口哑。一云。未审和尚。作么生问伊。州便打。一云。为什么。却打某甲。州云。似这般跂死禅和。不打。更待何时。婆闻云。赵州合吃婆手中棒。州闻得哭云。可悲可痛。婆闻得叹云。赵州眼光。砾破四天下。州闻得。令人问。如何是赵州眼。婆竖起拳。僧回举似赵州。州乃有颂。与婆云。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报汝凌行婆。哭声何得失。婆有颂。答云。哭声师巳晓。巳晓复谁知。当时摩竭令。几丧目前机。

  ◎佛鉴拈云。浮杯南泉赵州。三人老将。一人埋兵掉斗。一人坐筹帷幄。一人陷虎之机。埋兵掉斗。堪作踏白先锋。坐筹帷幄。堪作中军招讨。陷虎之机。堪作殿后将军。澄一禅客。只解传言送语。这边那边。漏泄兵机。教这三个老汉。布长蛇阵。围却凌行婆。争柰婆子。有出身一路。走到无生国里。诸人即今。要见婆子也无。若见得。不搽红粉也风流。其或未然。诸人明日。各添一岁。

  ◎正觉云。老婆向丘墓里。拾得个匕首。到处惯得其便。被赵州顺风识破。直得瓦解冰消。

  ◎佛海云。可悲可痛。古今尽道。凌行婆具丈夫气宇有衲子机关。折剉浮杯。笑王老师。要打赵州。临机应变。玉转珠回。著著有出身之路。澄一禅客。到伊面前。只得以手加额。若与么见解。苍天中更加怨苦。殊不知。浮杯无剩语。头正尾正。又得南泉赵州。孙吴暗合左语。引掉做个倒城计子。者老婆浑不识瞥。只管踏步向前。被赵州中路夺伊惯用底匕首。便乃望风竖降。重重纳款。诸人还曾点检么。竖起拳头摩竭令。几乎丧却目前机。

  ※举归宗有座主来参。值宗锄草次。忽见一条蛇。宗以锄便攫。主云。久响归宗。到来只见个粗行沙门。宗云。你粗我粗。主云。如何是粗。宗竖起锄头。主云。如何是细。宗作斩蛇势。主云。恁么则依而行之。宗云。依而行之且致。你甚处。见我斩蛇。主无语。

  ◎佛鉴拈云。归宗虽粗。粗中有细。座主虽细。细中有粗。要得粗细两忘。须会斩蛇意始得。若会得。一任依而行之。若未会。各各照顾脚下。掷下柱杖下座。

  ◎正觉云。归宗元来把不定。被座主调戏一上。赖值末后。座主休去。当时若被他夺却锄头。拟做什么合煞。

  ◎佛海云。一锄钁断。草偃风行。分细分粗。入泥入水。弄得活处。不妨依而行之。穷诘将来。大似识法者惧。

  ※举夹山上堂云。我二十年住此山。未曾举著宗门中事。有僧问。承和尚有言。二十年住此山。未曾举著宗门中事。是否。山云。是。其僧便掀倒禅床。山休去。山至明日。普请掘一地坑。令侍者请昨日僧至。山云。老僧二十年来。只说无义语。今日请上座。打杀老僧。埋向此坑中。便请便请。上座若不打杀老僧。上座自著打杀。埋此坑中始得。其僧归堂。装衣潜去。

  ◎佛鉴拈云。夹山浊时头尾俱浊。这僧清时始终皆清。后人不会。皆云这僧怕被打杀。潜然而去。殊不知。绵里有针。这僧好则好。只是当时。少一转语。待夹山云。阇梨若不打杀老僧。阇梨自著打杀。埋向坑里。只近前。两手擘开眼云。猫。

  ◎正觉云。这僧当时。掀却禅床。便归堂装衣而去。争得夹山。案款周旋。

  ◎佛海云。夹山大似贫儿思旧债。还当得宗门中事么。不得者僧扶持。争见功高汗马。只如昨日夹山休去。者僧今日潜去。又作么生。猿抱子归青嶂里。鸟衔花落碧岩前。

  ※举黄山来参夹山。山问甚处人。黄云。闽中人。夹云。还识老僧么。黄云。和尚还识学人么。夹云。不然。子且还老僧草鞋价。然后老僧还汝江陵米价。黄云。江陵米作么价。夹山云。真师子儿。善能哮吼。

  ◎佛鉴拈云。且道。二老汉还有相识处也无。若也相识。何须更问。若不相识。因甚却问鞋钱米价交加。黄山云。江陵米作么价。夹山便赞云。真师子儿。善能哮吼。意旨如何。于此见得。债无陈得便新。其或未然。江陵米价逐时增。草鞋钱尽教谁出。

  ◎正觉云。夹山得个驴儿便喜欢。

  ◎佛海云。蹑踪追贼。就手分赃。黄山较些子。却被夹山一坐。直至而今起不得。

  ※举夹山问僧。甚处来。僧云。湖南来。夹山云。曾到石霜么。僧云。要路经过。争得不到。山云。承闻石霜有毬子话。是否。僧云。和尚也须急著眼。山云。如何是毬子。僧云。跳不出。山云。如何是毬杖。僧云。勿手足。山云。老僧未曾与阇梨相识。且下去。

  ◎佛鉴拈云。夹山虽与这僧。眼辨手亲。未免小儿伎俩。且如何得出小儿伎俩。各自打辨精神。子细究取。

  ◎正觉云。虽未相识。也好头对。只是少个孟八。

  ◎佛海云。大众急著眼看。好个石霜毬子。动著辘辘地。更拦截不住。夹山却道。未曾与阇梨相识。是肯伊不肯伊。

  ※举瑞岩问夹山。与么即易。不与么即难。与么与么。即惺惺。不与么不与么。即居空界。与么不与么。请师速道。山云。老僧谩阇梨去也。岩喝云。这老和尚。如今是什么时节。便出去。有僧举似岩头。岩头云。苦哉。将我一枝佛法。与么流将去也。

  ◎佛鉴拈云。瑞岩恁么问。风不鸣条。夹山恁么答。雨不破块。岩头恁么说话。嘉禾合穗。野老讴歌。虽然如此。总欠悟在。何故。世事但将公道断。人心难与月轮齐。

  ◎正觉云。岩头与么道。意在什么处。且道。当时瑞岩受他谩。不受他谩。若会去。可谓唱名金殿晓。若也不会。衣锦夜行多。

  ◎佛海云。瑞岩入门呈款。也要勘验主人。若非夹山老眼精明。未免堕他绻缋。岩头大师云。苦哉。将我一枝佛法。与么流将去也。也是怜儿不觉丑。

  ※举僧问夹山。如何是相似句。山云。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僧云。不会。山云。风吹柳絮毛毬走。雨打梨花蛱蝶飞。

  ◎佛鉴拈云。忽有人。问老僧相似句。但云。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僧云。不会。师云。春去花犹在。人来鸟不惊。且道是同是别。

  ◎正觉云。山僧若在。向伊道。不许怀胁。

  ◎佛海云。如虫御木。偶尔成文。切忌作相似语会。山僧土上加泥去也。芍药花开菩萨面。棕榈叶散夜叉头。

  ※举古灵问僧。甚处来。僧云。城中来。灵云。还知所生父母。在地狱中受苦么。僧云。某甲特来看。灵云。你作么生看。僧云。苍天苍天。灵喝云。这里什么所在。要哭便哭。僧云。争奈父母。在地狱中受苦。灵云。你作么生。免得此难。僧云。三十年后。有明眼人。鉴此话在。

  ◎佛鉴拈云。虽然事无固必。要且五味俱全。古灵只知踏步向前。不觉草鞋跟断。这僧移身退后。两翼风生。虽然进退不同。尽在金峰窠里。且道如何。既要得出。应须得入。既然得入。须知有出。毕竟如何。巢知风穴知雨。

  ◎正觉云。古灵幸自铁石心肠。吊丧问死。这僧虽然寝苫露地。哀而不伤。要鉴此话么。君子有终身之忧。

  ◎佛海云。古灵引者僧入得地狱。出不得地狱。者僧入得地狱。亦自出得地狱。具眼者辨。

  ※举丹霞去访庞居士。士见师来。不语亦不起。霞乃提起拂子。士提起槌子。霞云。只恁么。别更有在。士云。此回见子。不似于前。霞云。不妨减人声价。士云。比来折挫一上。霞云。恁么则哑却天然口也。士云。你口哑却则本分。犹累我口哑却。霞掷下拂子便出。士召云。然阇梨。霞回首。士云。不唯患哑。兼乃患聋。

  ◎佛鉴拈云。丹霞拂子。庞公槌子。虽然闲家闲具。要且少伊不得。庞公患哑。丹霞患聋。虽然僧俗有殊。争柰病痛一般。何故如此。千峰势到岳边止。万派声归海上消。

  ◎正觉云。这一转公案。寻常只作解会。便涉肤浅商量。槌拂上。玉石不分。聋哑处。是非锋起。所以佛鉴道。千峰势到岳边止。万派声归海上消。真个到与么田地始得。到后如何。挂角羚羊亡气息。倚天长剑用无痕。纤波不动寒蟾影。无限鱼龙谩吐吞。

  ◎佛海云。不语不起。威仪具足。竖拂拈槌。礼数周旋。别有别无。相酬相酢。甚处是患聋哑处。会么。竹影扫阶尘不动。月华穿水浪无痕。

  ※举丹霞去看居士。门前见居士女子灵照。去洗菜。霞云。居士在否。女放下菜篮。敛手而立。霞又问。居士在否。女提篮便行。霞便回。居士从外归。女子举似居士。士云。丹霞在么。女子云。去也。士云。赤土涂牛奶。

  ◎佛鉴拈云。丹霞从苗辨地。灵照因语识人。放下篮子。当处发生。提篮便行。随处灭尽。居士赤土涂牛奶。堂屋里贩扬州。且道毕竟如何。各自散去。免增话会。

  ◎正觉云。丹霞觏在不疑。灵照前恭后踞。士云。赤土涂牛奶。八两恰半斤。

  ◎佛海云。把住放行只这是。回头说与阿爷知。□因觌面放行句。又见横身把住时。

  ※举丹霞问居士。昨日相见。何似今日。士云。如法举昨日事来。与你著个宗眼。霞云。只如宗眼。还著得庞公么。士云。我在你眼里。霞云。某甲眼窄。何处安身。士云。是眼何窄。是身何安。霞无语。士云。更道取一句。便得此话圆也。

  ◎佛鉴拈云。是眼何窄。是身何安。昨日今日事无两般。淮南两淅。秋热春寒。恁么会得。也太无端。三十年后。莫受人瞒。

  ◎正觉云。棋逢敌手著还新。得意难藏眼里身。局罢不知何处去。空山惆怅烂柯人。

  ◎佛海云。昨日与今日。同中却不同。狞龙搅沧海。俊鹘摩青空。宗眼明如日。机轮疾似风。丹霞回首处。遍界觅无踪。

  ※举庞居士。一日向丹霞前。立少时。便出。霞不管。士却入来。与霞相对坐。霞却向士前。立少时。便归方丈。士云。你入我出。未有事在。霞云。老老大大。出出入入。有甚了期。士云。略无些慈悲。霞云。引得个老翁。到这田地。士云。唤什么作引。霞乃把住。拈却幞头云。一似个师僧。士却将幞头。搭向霞头上云。一似个俗人。霞应喏喏。士云。犹有昔日气息在。霞抛下幞头云。恰似个乌纱巾。士应喏喏。霞云。昔日气息争得忘。士弹指云。动天动地。

  ◎佛鉴拈云。丹霞与庞老。闹市里相逢。千峰顶上握手。千峰顶上相逢。却向闹市里握手。如钟在架。随扣发音。大击大鸣。小击小响。声非内出。亦非外来。只如未扣巳前。声在何处。各自归堂究取。

  ◎正觉云。一出一入。徐行款步。庠序威仪。风流耍措。互换谁分僧俗。礼义生于富足。

  ◎佛海云。一出一入。少坐少立。互换呈机。何得何失。也是他家平常。法喜禅悦之乐。虽言俗气未忘。其奈惊天动地。毕竟明什么边事。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

  ※举丹霞见居士来。作走势。士云。犹是抛身势。作么生是颦呻势。霞便坐。士向前。以柱杖划个七字。于下划个一字云。因七见一。见一忘七。霞便起。士云。更坐少时。犹有第二句在。霞云。向这里。著语得么。士哭三声。出去。

  ◎佛鉴拈云。时人尽道。居士丹霞知音相见。水乳相投。还端的也无。智海敢道。抛身走势。踞地颦呻。放过即不可。因七见一。见一忘七。只见锥头利。不见利头锥。庞老哭三声。弓折箭尽。毕竟如何。不得春风花不开。花开又被风吹落。

  ◎正觉云。因七见一。寻踪访迹。见一忘七。青天白日。第二句中。因凶得吉。挂剑虚堂归去来。忠义之言难可失。哀哀哀。

  ◎佛海云。抛身走势。客到主兴。踞坐颦呻。声和响顺。因七见一。人贫智短。见一忘七。马瘦毛长。起身而去。乘机识变。更坐少时。未容放过。向这里著语得么。狮子翻身。士哭三声。弓折箭尽。恁么著语。看山僧眉毛在么。

  ※举丹霞一日。手提念珠。居士近前夺却云。二彼空手即休。霞云。床忌老翁。不识好恶。士云。捉师公案未著后回终不恁么。霞云。吽吽。士云。吾师得人怕。霞云。犹少棒在。士云。年老吃棒不得。霞云。不识痛痒汉。打得也无益。士云。也无接引机关在。霞抛下念珠而去。士云。贼人物。终不敢收拾。霞回首呵呵大笑。士云。这贼败也。霞近前把住云。更讳不得。士与一掌。

  ◎佛果拈云。丝来线去。半合半开。大似排阵相攻。打个交衮。未分胜负。再入枪旗。几乎披靡。复无输赢。赏伊作者。善知通变。山僧今日。手无念珠。亦不行棒。亦无人夺。亦无人掌。且道还有接引机关也无。遂竖起拳云。拟议不来。莫言不道。

  ◎正觉云。丹霞庞翁二老。将放纵卷舒。开合自在。佛果云。作者善知通变。诚哉是言。然末后折节慕风。不知望履幕下。何故如此。既道。手无念珠。亦不行棒。亦无人掌。岂非畏慎之词。若论接引机关。拳头上。何曾道著。若是山僧即不然。直须向丹霞呵呵大笑处明取。且道。明个什么。这一队老汉。是贼识贼。

  ◎佛海云。求争讨炒。好个床忌底老翁。软语放顽。是不识痛痒底汉。若非老眼精明。洎合落人陷阱。只如丹霞棒。庞公掌。还有亲疏也无。知痛痒者。试断看。

  ※举丹霞一日。与居士行次。见一泓水。士以手指云。得恁么。也还辨不出。霞云。酌然。是辨不出。士戽水。泼霞三下。霞云。莫恁么。莫恁么。士云。须恁么。须恁么。霞戽水。泼士三下。士云。正当恁么时。堪作什么。霞云。无外物。士云。得便宜者少。霞无语。士云。谁是落便宜者。

  ◎佛鉴拈云。丹霞虽然无语。不得作无语会。不得作默然会。亦不得作良久会。何故如此。丹霞庞公寻常平交相见。瓦砾生光。洎乎把定封疆。真金失色还会么。毕竟水朝沧海去。到头云自觅山归。

  ◎正觉云。只这一泓水。也还辨不出。及乎辨得出。元来无外物。因甚么居士却云。得便宜者少。平地吃交。

  ◎佛海云。相戽相泼。总非外物。既辨得出。因什么。却向露柱里藏身。

  ※举丹霞去看马祖。路逢一老人。与一童子。霞问。公住何处。老人云。上是天下是地。霞云。忽遇天崩地陷。又作么生。老人云。苍天苍天。童子嘘一声。霞云。非父不生其子。老人与童子。便入山去。

  ◎佛鉴拈云。大小丹霞鼻孔。却被牧牛童子。穿却也。

  ◎正觉云。上天下地。不妨聪明。苍天苍天。随语生解。是父是子。褒贬分明。嘘。却较些子。

  ◎佛海云。老人与童子。可谓作业相似。来生我家。丹霞以恶水泼之。便乃三十六路。

  ※举庞居士一日访则川。川云。还记得初见石头时道理么。士云。犹得阿师重举在。川云。情知久参事慢。士云。阿师老耄不及庞公。川云。二彼同时。又争几许。士云。庞公鲜健且胜阿师。川云。不是胜我。只是久你一枚幞头。士乃去却幞头云。却与阿师相似。川乃呵呵大笑。

  ◎佛鉴拈云。庞公去却幞头。恰似阿师相似。且道他。那里是相似处。若也见得。未见石头时事。只在于今。其或未然。僧中有俗。俗中有僧。

  ◎正觉云。初见石头。久参事慢。阿师老耄。庞公鲜健。一顶幞头。机锋互换。大笑呵呵。风和日暖。

  ◎佛海云。庞公被人道久参事慢。便放厮赖一上。也是俗气不除。及至拈下幞头。却又二三成六。且道还当得初见石头底道理么。驴年。

  ※举则川摘茶次。居士乃问。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么。川云。若不是老僧。洎与庞公答话。士云。有问有答。盖是寻常。川不管。士云。适来莫怪。容易借问。川亦不管。士喝云。这无礼仪汉。待我一一举似明眼人去在。川提篮便归。

  ◎佛鉴拈云。两回不管。提篮便归。且道。旨归何处。还会么。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则川老汉经事多矣。

  ◎正觉云。庞公不奈舡何。直待打破戽斗。

  ◎佛海云。一人固守。一人力攻。固守则海阔山遥。力攻则天回地转。点检将来。唤作不答话得么。

  ※举则川在方丈内坐次。居士入来。云只知端居丈室。不觉僧来参。时川垂下一足。士出三步。却入。川却收足。士云。得恁么自由自在。川云。争奈我是主人何。士云。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川云。侍者点茶与庞公。士作舞而出。

  ◎佛鉴拈云。庞公半出半入。宾中有主。则川伸脚缩脚。主中有宾。两个如解舞之人。急拍急舞。缓拍缓舞。虽然急缓有殊。须知其中格调。且如何是其中格调。各自定当看。

  ◎正觉云。乐行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贫主。趣前退后说来端。舞袖高歌却回去。则川老人可谓惯曾作客方怜客。礼度周旋且吃茶。

  ◎佛海云。有是主。必有是客。有是客。必须是主。有主无客。主礼徒施。有客无主。客情难遣。则川垂足收足。可谓主礼勤勤。居士出而复回。不妨客情恋恋。细观作舞出门去。义重清茶果醉人。

  ※举崧山命居士吃茶。士才接茶。提起托子云。人人有分。因甚么道不得。山云。只因人人有分。所以道不得。士云。阿师因甚却道得。山云。不可无言去也。士云。酌然酌然。山便吃茶。士云。阿师吃茶。何不揖客。山云。谁。士云庞公。山云。若是庞公。何须更揖。丹霞后闻云。若不是崧山。洎被庞公作乱一上。居士闻得。令人传语丹霞云。何不会取未提起托子巳前事。

  ◎佛鉴拈云。譬如琴瑟箜篌。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崧山解吹无孔笛。庞老解弄勿弦琴。丹霞虽随声应拍。须知拍拍是令。众中若有会底。出来露个消息。也表众中有人。若无。各自归堂。

  ◎正觉云。七盏清风生两腋。一回举著便醒醒相逢不用轻相揖。须要当头道姓名。若不如是。争得丹霞相共证据。只如庞公道。未提托子巳前事。毕竟作么生商量。试断看。

  ◎佛海云。随其流。扬其波。到岸转湾。一篙柱定。崧山老人不劳余力。居士传语丹霞。愈见自纳败阙。那里。是败阙处。

  ※举崧山与居士。见众僧择菜次。山云。黄叶即去。青叶即留。士云。大不落青黄。又作么生。山云。道取好。士云。互为宾主也大难。山云。却来此间。强作主宰。士云。谁不与么。山云。是是。士云。不落青黄。就中难道。山笑云。也解与么道。士珍重大众。山云。大众放你落机处。佛鉴拈云庞公当时。若下得一转语。方得话圆。且道下得个什么语。当时但道。某甲亦放长老蹉过处。且道甚处是他蹉过处。诸人还点检得出么。若点捡不出。山僧更为你注破。蹉过处甚分明。无耳僧人子细听。但得白云消散尽。夕阳斜照数峰青。

  ◎正觉云。且什么处。是居士落机处。要知么。巨灵抬手无多子。分破华山千万重。

  ◎佛海云。二老亲见马师。只得其机。不其用。若得其用。不落青黄。有甚难道。

  ※举崧山一日与居士坐次。山拈起尺子云。居士还见么。士云。见。山云。见个什么。士云。崧山崧山。山云。不得道著。士云。争得不道。山抛下尺子。士云。有头无尾得人憎。山云。不是。这老子。今日还道不及。士云。不及什么处。山云。有头无尾处。士云。强中得弱即得。弱中得强即无。山把住云。这老汉。就中无话处。

  ◎佛果拈云。明镜当轩。举无遗照。若不是庞老。洎遭惑乱。虽然如是。不入洪波里。争见弄潮人。只如他道。强中觅弱即得。弱中觅强即无。还有商量处也无。山僧不惜眉毛。商量去也。作么生是弱中觅强。努力今生须了却。作么生是强中觅弱。得饶人处且饶人。

  ◎正觉云。崧山一个尺子。引得许多缣讹。当时庞公争得不道。崧山抛下尺子。士云。有头无尾。正好行令。因甚么崧山放过。致得多口老翁。分强分弱。所以佛果云。得饶人处且饶人。看这两个老宗师。异代同风。饶个俗士。建立宗乘。手段在什么处。若要尽令而行。终未到得宗风扫地。

  ◎佛海云。崧山拈起时。如毒蛇横道。若非居士当面禁住。往往遭伤一人强中得弱。一人弱中得强。有头无尾处。切忌错商量。

  ※举崧山一日。携柱杖行次。居土见乃问。手中是什么。山云。年老阙伊。一步不得。士云。虽然年迈。壮力犹存。山打一棒。士云。放却手中杖子。别有个问讯来。山乃抛下柱杖。士云。大这老汉。前言不副后语。山便喝。士云。苍天中更添怨苦。

  ◎佛鉴拈云。点铁成金易。点金成铁难。崧山一条柱杖。寻常拈起。则划断三乘。放下则平欺佛祖。洎乎牙人撞见贩子。彼此只可自知。那堪遭衲僧点捡。好一对无孔铁锤。

  ◎正觉云。崧山柱杖子。正要扶危。及乎被庞公问著。直得把捉不住。当时待伊道。放下柱杖。别作个问讯。便好痛与一顿。看他如何祗对。虽然如是。剑阁路虽险。夜行人更多。

  ◎佛海云。抛却木上座。挥起金刚王。庞公机关如神。不免称叫冤苦。

  ※举本溪一日居士问。丹霞打侍者。意旨如何。溪云。老老大大。见人长短。士云。为我与师同参。所以借问。溪云。若恁么。从头举来。共你商量。士云。老老大大。不可共你说人是非。溪云。念公年老。士云。罪过罪过。

  ◎佛鉴拈云。一对铁锤如绵团。一双乌鸦如白鹤。忽然狭路相逢。不免将错就错。

  ◎正觉云。庞公水里有盐。本溪因邪打正。若论丹霞意旨。十万八千。

  ◎佛海云。居士与么。本溪不与么。本溪与么。居士却不与么。家常茶饭。且致一边。毕竟丹霞打侍者。意作么生。

  ※举本溪问居士。达磨西来。第一句作么生道。士云。谁记得。溪云。可谓无记性。士云。旧日事。不可东道西说。溪云。如今事。作么生。士云。一词不措。溪云。智人前说添他多少光杉。士云。阿师眼能大。溪云。是与么。始得为绝朕之说。士云。眼里著一物不得。溪云。日正盛。难为举目。士云。穿过髑髅去在。溪弹指云。谁辨得伊。士云。这老汉。有甚奇特处。溪便归方丈。

  ◎佛鉴拈云。门巳闭。一挨便开。舡欲倾。一篙便转。可谓得逸群之用。子细点捡来。二老汉。争锋尖巧。搀鼓夺旗。则不无。争奈未曾动著达磨西来第一句在。且达磨西来第一句。作么生道。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正觉云。竿上人不惊。竿下人失声。

  ◎佛海云。谁记得。一词不措。穿过髑髅。与夫便归方丈。绵绵无渗漏。密密不通风。总是第二句。要会西来第一句么。合取狗口。

  ※举本溪见居士来。便以目视之。士以柱杖。划一圆相。溪向前踏却。士云。恁么不恁么。佛鉴著语云。是是。溪却划一圆相。士亦向前踏却。溪云。与么不与么。佛鉴著语云。不是不是。士抛下柱杖而立。佛鉴著语云。雪上更加霜。溪云。来时有杖。去时无杖。佛鉴著语云。强生节目。士云。幸自圆成。徒劳侧目。溪抚掌云。奇哉奇哉。佛鉴著语云。众眼难瞒。士拈杖便行。溪云。看路。佛鉴著语云。头正尾正。佛鉴复拈云。古人恁么相见。只为有眼底人。不为无眼底人。老僧今日。只为无眼底人。不为有眼底人。惺惺汉。一任穿却老僧鼻孔。

  ◎正觉云。十九条平路。终无一局同。欲分先后手。侧目辨来踪。

  ◎佛海云。各呈见解。互逞机锋。石火莫及。电光罔通。抛下柱杖而立。不同草草。拈起柱杖便行。亦岂匆匆。者里著得双眼。许你亲见庞公。

  ※举庞居士一日见大同普济。提起笊篱。唤云。大同师大同师。济不顾。士云。石头一宗。到师瓦解冰消。济云。若不得庞公举酌然如此。士抛下笊篱云。宁教不直一文钱。济云。钱虽不直。欠他又争得。士作舞而退。济乃提起笊篱云。庞公庞公。士云。你爱我笊篱。我爱你木杓。济作舞而退。士抚掌笑云。归去来归去来。

  ◎佛鉴拈云。庞公抛下笊篱。作舞而退。普济亦抛下笊篱。作舞而退。二老虽作用无别。其奈道理不同。庞公采其华。普济摘其实。庞公造其门。普济入其室。其或于此见得。非但已事分明。亦乃参学事毕。堪报不报之恩。以助无为之化。

  ◎正觉云。庞公笊篱不可欠。普济木杓不可无。若论石头一宗。千家万户。且道毕竟如何。大笑呵呵归去来。家家门外长安路。

  ◎佛海云。普济把定。被庞公痛处一锥。直得左转右仄。前依后随。笊篱提起处。相呼作舞时。若言依样画猫儿。定把黄金铸子期。

  ※举米胡一日领众看普济。济才见。便拽转禅床。向壁而坐。胡于背后立少时。却回客位。济云。是即是。若不验破。巳后遭人贬剥。却令侍者去请。胡才上来。却拽转禅床便坐。济绕禅床一匝。便归方丈。胡却拽倒禅床。领众而去。佛鉴云。和颜接客。粗食亦饱。愠色迎宾。珍味常饥。普济不会迎宾。倍费盐醋。米胡不会作客。劳烦主人。智海门下。亦无珍膳异馔。即是家常茶饭。彼此互为宾主。一任烦恼赞叹。

  ◎正觉云。二老宿相见。若论宾主酬酢。无党无偏。若论佛法未在。

  ◎佛海云。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二老与么相见。和气笑容。二俱可掬。若也点检得出。佛法中有少分相应。

  ※举僧问普济。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济云。庭前一丛竹。经霜不自寒。僧云。毕竟如何。济云。只闻风击响。知是几千竿。问如何是佛法大意。济云。燕从秋后去。雁向孟冬来。僧云。请师直指。济云。叶经霜后落。花逐雪中开。

  ◎佛鉴拈云。或有人问智海。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但云。绿叶擎云细。心空节浪高。毕竟如何。但云。不因渔父引。争得见波涛。如何是佛法大意。云庭前一丛花。千枝及万枝。请师直指。云春风一阵来。满地红英落。大众作么生会。且各自归堂去。

  ◎正觉云。若问山僧。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春水满四泽毕竟如何。夏云多奇峰。如何是佛法大意。秋月扬明辉。请师直指。冬岭秀孤松。会么。骑驴跨卫驱长耳。

  ◎佛海拈云。古人与么答。山僧与么举。与么会者。一任穿却。

  ※举僧问普济。此个法门。如何继绍。济云。冬寒夏热。人自委知。僧云。恁么则蒙师分付去也。济云。顽嚚少智。颟顸多痴。问十二时中。如何合道。济云。汝还识十二时么。僧云。如何是十二时。济云。子丑寅卯。僧礼拜。济乃有颂。十二时中那是别。子丑寅卯吾今说。若会唯心万法空。释迦弥勒从兹决。

  ◎佛鉴拈云。这僧能趋能撮。普济能杀能活。子细点捡来。也是徐六担板。只见一边。复和颂云。十二时中别不别。通身是口难分说。东村王老暗嗟吁。达磨西来有妙诀。

  ◎正觉云。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佛海云。普济前头与夺设施。一一可观。后头偈中。大似年老心孤。未能剿绝。山僧无条攀例去。也识得子丑寅卯句。应须绍取此门风。如王仗剑当堂坐。魔佛俱时一扫空。

  ※举普济一日去访居士。士云。忆得在母胎中时。有则语。今日举似阿师。不得作道理主持。济云。犹是隔生也。士云。向道不得作道理主持。济云。惊人之句。争得不怕。士云。如师见解。可谓惊人。济云。不作道理。却成作道理。士云。不但隔一生两生。济云。粥饭底僧。一任检责。士弹指三下。

  ◎佛鉴拈云。庞公普济。只在虾蟆窟里。作活计。且如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岂不是母胎中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僧不是僧俗不是俗。还是母胎中事也无。忽然驴头生角也不定。

  ◎正觉云。两个作者。倾盖相投。交肩而往。若论在母胎时语。何曾道著。普济却怕个什么。居士便道伊见解惊人。道理在什么处。会么。隔生未了惊人句。分付丛林粥饭僧。

  ◎佛海云。见得分明。说得分明。母胎中语。对面隔生。见亦不到。说亦不到。母胎中语。十日并照。二大老。与么往来。还免得道理主持么。等闲倾尽此时心。相识犹如不相识。

  ※举居士一日来访普济。济才见。便掩却门云。多知老翁。莫与相见。士云。独坐独语。过在阿谁。济便开门才出。被士把住云。是师多知。是我多知。济云。多知且致。闭出开门。卷之与舒。相较几许。士云。只此一问。气急杀人。济无语。士云。弄巧成拙。

  ◎佛鉴拈云。普济闭门避客。不知相见愈亲。庞公掩耳偷铃。不知欲隐弥露。子细捡点将来。总好与三十棒。须是当人。自点捡始得。若点捡得出。三十棒亦不为多。若点捡不出。三十棒是你吃。

  ◎正觉云。作者相逢。家常茶饭。得恁么精熟。然则开闭卷舒。不妨自在。也须解吃水防噎始得。

  ◎佛海云。此门才闭。一挨复开。开闭卷舒。分明在我。弄巧成拙。落在阿谁分上。

  ※举大同一日问居士。是个言语。今古少人避得。只如庞公还避得么。士云。喏。同再举前语。士云。什么处去来。同云。非但如今。古人亦有此语。士作舞出去。同云。风颠老风颠老。自过教谁捡。

  ◎佛果拈云。聪闻风叫。明察秋毫。拶脚处不容声。驰突处不留迹。跳则跳得出。争奈犹在架子下。当时若向上道。不消一个合取口。

  ◎正觉云。惯逐羊肠路。相逢莫问津。江山异今古。风物逐时新。

  ◎佛海云。大同布置。自谓古今无人出得。居士虽在其中。却不被他笼罩。把得定作得主。不随语转底。试著眼看。

  ※举百灵见居士云。昔日在石头时。得力底句。曾举向人么。士云。曾举来。灵云。举向什么人来。士自指云。庞公。灵云。直是妙德空生。也叹之不及。士云。阿师得力底句。有谁知。灵戴笠子便行。士云。善为道路。

  ◎佛鉴拈云。诸禅德。古人相见。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庞公好语。举似人不著。翻成死语。百灵向鬼窟里。卖瘦一期。也被卖得过。虽然如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正觉云。若是得力句。庞公一言巳出。百灵驷马难追。

  ◎佛海云。一人如布袋里锥子。一人如布袋里老鸦。虽然。金陵纸贵。一状领过。

  ※举百灵一日问居士。得不得。俱未免。且道。未免个什么。士以目视之。灵云。奇特莫过于此。士云。阿师错许人。灵云。谁不与么。士珍重便出。

  ◎佛鉴拈云。此个公案。今古少人拈掇。智海今日。不惜眉毛。为你诸人。批判此二老子。还会么。细雨洒花千点泪。淡烟笼竹一堆愁。

  ◎正觉云。免与未免。有个商量。瞬息千差。居士奇特在什么处。且如佛鉴道。细雨洒花千点泪。淡烟笼竹一堆愁。是褒是贬。

  ◎佛海云。等闲抛一钓。金鳞跃浪来。当初百灵道。未免个什么。士珍重便出。多少奇特。庶免以恶水相泼。何故。个中无肯路。穿凿不相关。

  ※举居士一日问百灵。是个眼目。还免得人口么。灵云。作么生免。士云。情知免不得。灵云。棒不打无事人。士便转身云。打打。灵始拈棒。士把住云。与我免看。灵无语。

  ◎佛鉴拈云。这二老。恰似下棋相似。不如傍观者。诸人只知百灵无语。殊不知。庞公失却一只眼。还知么。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正觉云。只如百灵拈棒。居士把住云。与我免看。百灵因什么不对。挂向千年葛藤上。万年千载与人看。

  ◎佛海云。若非百灵。眼目争免得居士口。

  ※举百灵一日在方丈内。居士入来。灵便把住云。今人道古人道。作么生道。士与一掌。灵云。不得道著。士云。道必有过。灵云。还我一掌来。士便近前云。你试下手看。灵珍重便出去。

  ◎佛鉴拈云。二老汉。虽然名传今古。点捡得来。总好吃智海手里痛棒。何也。一人有头无尾。一人有尾无头。当时庞公近前云。你试下手看。时师乃展一足云。百灵若会这一著。决定头正尾正。

  ◎正觉云。居士作用此机。百灵好不耐债。两两贪程太速。不知失却话头。话头道什么。

  ◎佛海云。居士一掌。直得古今道底。瓦解冰消。百灵一掌。可谓快便难逢。因甚珍重出去。具参学眼者辨取。

  ※举药山问居士云。三乘中。还著得这个事么。士云。只管日求升合延时。不知还著得么。山云。道居士不见石头得么。士云。拈一放一。未是好手。山云。老僧住持事繁。士珍重便出。山云。拈一放一。的是好手。士云。好个一乘问宗。今日失却也。山不语。

  ◎佛鉴拈云。时人只知庞老药山河里行舡。岸上走马。殊不知。移花兼蝶至。买石得云饶。虽然如是。瞌睡醒始得。

  ◎正觉云。药山垂手伤慈。居士藏身弄影。只为交深言远。始终拈放自由。子细点检将来。药山不合放过。放过什么。多口老翁。惯得其便。

  ◎佛海云。居士日求升合。药山住持事繁。大似锦包特石。绵褁利刀。好手手中。要夸好手。不知一乘问宗。和个事失却。

  佛鉴佛果正觉佛海拈八方珠玉集中。

  举僧问孳山。平田浅草。尘鹿成群。如何射得尘中尘。山云。看箭。佛鉴著语云。错。僧便作倒势。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佛鉴著语云。错。僧佛袖便出。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佛鉴著语云。错错。佛鉴复拈云。老僧下者四错。有纵有夺。有褒有贬。诸人还点捡得出么。若也缁素分明。许你将错就错。

  ◎正觉云。会么。箭既离弦。无反回势。

  ◎佛海云。药山一箭。中者必死。奈者弄泥团汉何。

  ※举药山问僧。甚处来。僧云。江西来。山以柱杖。敲禅床三下。僧云。某甲粗知去处。山抛下柱杖。僧无语。山召侍者。点茶与这僧。踏州县困。

  ◎佛鉴拈云。这僧也眼目定动。待他击禅床三下。便好点头三下。待他掷下柱杖。便好与拗作两截。拂袖出去。直饶药山更有机关。教他也无展用处。师遂拈柱杖。横案云。当时既巳蹉过。只今还有咬猪狗底。出来露个消息。时维那出众。作女人拜。师云。笑杀大众。掷下柱杖。便归方丈。

  ◎正觉云。虚舟飘瓦。触物无心。药山三敲。撞破漆桶。

  ◎佛海云。药山向柱杖头。生风起草。要辨者僧。者僧知来处。又知去处。因甚却不肯承当。还可转仄也无。一州一县。盐贵米贱。

  ※举芙蓉一日行食与居士。士始接。蓉缩手云。生心受施。净名早呵。去此一机。居士还甘否。士云。当时善现岂不作家。蓉云。岂干他事。士云。食到口边。被人夺却。蓉乃下食。士云。不消一句。

  ◎佛鉴拈云。杓柄在手。与夺自由。庞公箸夹不上便使匙挑。大似夺饥不夺饱。然虽恁么。解将冷口吃人热物底。也难得。

  ◎正觉云。先机一露。得在知音。句后求人。难逢作者。等闲合辙。平地青霄。直饶善现净名。斫额相望不及。何也夜来薝卜林中过。饶得清香满袖归。

  ◎佛海云。将与而复夺。芙蓉有此一机。将失而复得。老庞不消一句。虽则匙箸笼横。且图得碗饭吃。

  ※举居士问芙蓉。马祖的实为人处。还分付与师么。蓉云。某甲尚不见他。争知他的实处。士云。似师见解。也无讨处。蓉云。居士也不得一向言说。士云。一向言说。师犹失宗。若作两向三向。师还开口不得。蓉云。直是开口不得。可谓实也。居士抚掌而出。

  ◎佛鉴拈云。芙蓉何不但道。分付与我。待问如何是真实处。便好与一掌。待他眼睛定动。更与一掌。何故。且要打断许多葛藤。

  ◎正觉云。唯之与阿。相去几何。既是马祖。的实为人处。因甚芙蓉不肯承当。当时若便承当。看他居士向什么处言说。然虽如此。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佛海云。雨打庭前捣帛石。一点入作不得。却以葛藤缠之。便见前言不副后语。

  ※举居士一日来看石林。林竖起拂子云。不落丹霞机。汝试道一句来。士夺却拂子。竖起拳头。林云。正是丹霞机。士云。汝与我道不落看。林云。丹霞患哑。庞公患聋。士云。恰是。

  ◎佛鉴拈云。他家相见。别无道理。彼既摇头。此亦摆尾。头尾相应。难存终始。多少杜撰禅和。一向拨波求水。

  ◎正觉云。庞翁寻常。撩天拨地。及乎被石林问丹霞机。只解举个拳头折当。石林道伊害聋。他道恰是。且道是个什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佛海云。放则双放。巨浪涌千寻。收则双收。波澄不离水。且道是落丹霞机。不落丹霞机。

  ※举石林问居士。有个事。相借问。居士不得惜言句。士云。便请举来。林云。元来惜言句。士云。这个问讯。不觉落他便宜。林掩耳而去。士云。作家作家。

  ◎佛鉴拈云。庞公虽然贼过后张弓。也被他使著。石林虽得便宜。图他一粒米。失却半年粮。

  ◎正觉云。佛鉴道。庞公贼过后张弓。殊不知。软根钻硬石。又道。石林图他一粒米。失却半年粮。也只是下本相算人。

  ◎佛海云。居士落便宜处讨便宜。石林得便宜处失便宜。

  ※举石林一日下茶与居士。士才接。林缩手云。何似生。士云。有口道不得。林云。须是恁么始得。士拂袖出去云。也大无端。林云。识得庞公了也。士却回首。林云。也大无端。士无语。林云。你也解无语去。

  ◎佛鉴拈云。庞公寻常。辩泻悬河。因什么到这里无语。时人只见锥头利。几人能见利头锥。

  ◎正觉云。且道佛鉴意作么生。要见利头锥么。不见道。有口道不得。

  ◎佛海云。居士。人呼为多口老翁。今日被人道你也解无语去。不妨减人声价。当时石林道。识得庞公了也。只向道。何似生。管取吃茶。

  ※举长髭问僧。发足何处。僧云。九华控石庵。髭云。此庵主是谁。僧云。马祖下尊宿。髭云。名什么。僧云。不委他法号。髭云。他不委你。你不委他。僧云。尊宿眼在什么处。髭云。若是庵主亲来。也须吃痛棒始得。僧云。赖遇和尚放某甲过。髭云。百年后。讨者僧也难得。

  ◎佛鉴拈云。好一头锦鳞。红尾溯浪。龙门遮拦不住。却向长髭齑瓮里浸却。直至如今。出身无路。

  ◎正觉云。若据这僧。说甚百年后难得。更五百年也无讨处。佛鉴道。这僧向长髭齑瓮里浸却。问伊道。长髭瓮里。是充鼻齑。是淡菜齑。

  ◎佛海云。从苗辨地。因语识人。不无长髭。不触风化。不坠家声。却还庵主。百年后讨者僧也难得。莫是口甜心苦么。

  ※举僧到长髭。绕禅床一匝。卓然而立。髭云。若是石头法席。一点也用不著。僧又行一匝。髭云。却是恁么时。不易道得个来处。僧便出去。髭乃唤。僧不管。髭云。这汉犹少教诏在。僧却回云。有一人。不从人得。不受教诏。不落阶级。师还许么。髭云。逢之不逢。逢必有事。僧乃退身三步。髭绕禅床一匝。僧云。不唯宗眼分明。亦乃师承有据。髭打三下。

  ◎佛鉴拈云。又不打一棒。又不打五棒。因什么只打三棒。众中商量。或云是赏。或云是罚。赏则赏机锋截便。只对有叙。罚则罚。他不识触净。到来印可宗师。如斯理论。深屈古人。老僧不惜眉毛。为你一时注脚。卓柱杖三下。

  ◎正觉云。长髭绕禅床一匝。这僧便道伊。师承有据。当时长髭若便打三下。却看他作么生进语。虽然如此。也是当断不断。返招其乱。

  ◎佛海云。者僧许多劳攘。总是模子里脱来底。当初放去便休。不合唤回。使他作乱一上。犹幸长髭。老而不耄。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碧岩录 第八卷 碧岩录 第八卷

  ⊙碧岩录第七十一则  举,百丈复问峰:并却咽喉唇吻,作么生道?峰云:和尚也须并却。丈云:无人处斫额望汝。  沩山把定封疆,五峰截断众流。这些子,要是个汉当面提掇,如马前相扑,不容拟议,直下便用

热门推荐 这样回向最有效

[维摩诘所说经原文] [打坐的方法 初学打坐的正确方法] [神奇的求财方法] [南禅七日(1)]

《信心铭》释义

[禅修打坐时是睁眼好还是闭眼好?] [为什么要上香] [《金刚经》的十大威力] [如何战胜心魔?]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3051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