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学经典 蒙学经典
弘善佛教 >国学·经部 > 蒙学经典 >

关圣帝君戒淫经注解

2014-10-22  [蒙学经典]

关圣帝君戒淫经注解

关圣帝君戒淫经注解

  自序

  社会潮流日趋变态,尤以淫风为盛,因社交公开,家庭之中,男士每喜拈花惹草,自命风流;妇女红杏外遇,自诩高尚。青年男女受洋风所染,好读色情书刊而心摇,喜观欢爱影剧而神飞,情难自禁,越轨频传,一旦难以结合,则悲剧屡生,不幸也哉!神圣人伦,沦为兽欲;又多不肖,凌辱妇女,奸淫无辜,其罪不赦,地狱色鬼最多,犯者岂可不猛省回头乎!

  再观通街闹市,各种色情行业林立,有明目经营,有暗地销魂者,虽官方严禁,而业者魔高,利欲薰心,不惜以身试法,好色之徒,又趋之若骛,流连忘返,不惜花钱伤身。不幸者染毒遗患,子孙受累,因而琴瑟失和,家庭破裂者多矣。新闻不断,丑事连篇,妨害风化案件,琳琅满目,甚且酿成命案,或因畸恋而遭杀身之祸,淫欲害人甚于洪水猛兽,由此可见一斑。古云:‘万恶淫为首,死路不可走’,岂可不信乎!

  关圣帝君戒淫经(注解)

  帝君曰。

  帝君说。

  淫为万恶之首。

  嫖娼宿妓为淫,奸通别家妇女亦为淫。万恶,指万般恶事。首字,作第一件看。言世间恶事虽有万般,总以淫人妻女,坏人名节,为第一件大恶。

  孝乃百行之先。

  善事父母曰孝。孝,顺德也,即是侍亲顺亲,事事顺承得其欢心之谓。百行,指行百般善事。先,是宜先做此。言人生在世,总要先行孝顺以报父母劬劳,其余应做的百般善事,都可放在孝字后头做。孔子孝经称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一见能孝则功德极大,不孝则罪恶极大。论语学而第一篇,即言孝悌为人之根本。仙佛垂训,第一条即是敦孝悌以重人伦,皆是千经万典孝悌为先之明证。

  淫人者。杀其三世。

  凡妻女被人奸淫,是人间第一丑事。三世,指三辈人。淫人者,上则害其先人含羞于地府,中则害其父兄丈夫无面见人,下则害其儿女出头无路。此等坏人名节,使人祖父子孙宗族,一齐受辱蒙耻,其罪大恶极,实较杀人之罪为甚。

  一经败露。丑态遍传。

  败露,是通奸之事被人访查出来也。丑态,不好之声名也。遍传者,有者报纸一登,各乡各地有人传此事,各县市有人传此事也。

  父不以为女。夫不以为妻。子不以为母。

  凡妇女犯淫,其父其夫其子,业已含羞蒙耻,无面见人,惟恐遮蔽不及,谁肯前来认女认妻认母呢?

  甚至刀悬颈项。男女并亡。

  凡淫人妻女,被人知觉,常演成凶杀案件,有者奸夫淫妇为此丧命。

  抛尸露骨。辱及宗亲。

  凶案发生,人命既亡,必请官府来相验,岂有不抛尸露骨之理?他人问是何族的人犯奸被杀?其宗族亲戚亦无面目见人。

  问谁家之女流。全无教诲。问谁氏之男子。竟类马牛。

  无教诲,是无家庭教育。类马牛,是同于牛马畜牲,不知礼义,不知羞耻。他人问是谁家之女,谁氏之男?一家一族,莫不含羞。

  一或赠芍采兰。两情更密。

  或摘芍药花,或采兰草花,暗地赠送情人,事甚周密,不令人知。

  致使药毒亲夫。问成剿罪。

  凡淫妇欲与奸夫长久相好,势必暗买毒药毒死亲夫,一经罪证告发,官府必照例严办,处以极刑,以惩淫乱之罪。

  极刑定谳。魂散魄消。

  杀人偿命,淫罪不赦,法官审判,定谳死罪,一经判决,宣布死刑,至此时候,无不魂飞魄散,难于超生。

  父子悲号。母女抱痛。万人笑骂。悔何及焉。

  父母来到法场,见其儿女死于严刑,亦惟有悲痛号哭而已。还有千万人或笑或骂,都说谋夫的淫妇奸夫,该当如此,虽有悔心,已无及矣。

  而好淫者恬不知耻。

  恬,安也。耻,愧耻也。言好淫的人,反以为安稳无事而不知愧耻。

  本名教中人。甘为败常乱俗。

  读书明理的人,乃名教中人。常,即仁义礼智信之五常。俗,是风俗。言读书明理的人,也有知法犯法,奸淫别家妇女,甘愿去做伤风败俗的事。

  或兄占弟媳。弟奸兄嫂。

  弟的妇人为弟媳,兄的妻子为兄嫂。强取曰占,私淫曰奸。若为兄强取弟媳,为弟私淫兄妻,此等弟兄,真是名教中罪人。

  或叔因侄妇而起贪心。侄以婶娘而成苟合。

  或乱伦,或无礼之配合,皆为苟合。或叔见侄媳貌美,心起邪念而去奸淫。或侄见叔娘貌美,设法去成苟合,皆是衣冠中禽兽。

  两下欢娱。只顾眼前快活。

  欢,是喜。娱,是乐。快活,是安逸。言男女以得通奸淫,两人欢乐,然只知有眼前的安逸,全不顾后来的破败。

  半生潦倒。那知身后倾颓。

  半生,半世也。潦倒,事机不顺也。倾,败也。颓,堕也。言好淫的人,常至身败名裂,生前半世既不顺遂,及至身后,子孙亦必家败人亡。

  不是断绝香烟。便是流为乞丐。

  子孙为老人的香炉脚,绝了子孙,即是断了香烟。化粮乞食为乞丐。好淫者即有后人,亦必流为乞丐。

  不是妻女酬偿。便是子孙落魄。

  酬偿,还债也。言好淫的人,自己妻女,必定替他还淫账,甘受别人奸淫也。落魄,即时衰运退,事事破败,而落魂丧胆之谓也。

  孤坟野鬼。孰化纸钱。

  人死曰鬼,封土为坟。好淫之人既死在他乡,埋在荒山,成了孤坟野鬼,那个人来与他烧钱挂纸?

  浪子轻狂。孰施菜饭。

  言轻狂子弟,浪荡好淫,必多绝后,生辰年节,那个来与他献菜饭?

  言念及此。能不悲哉。

  言,说也。念,想也。帝君说到此处,想到此处,亦十分替人悲伤。

  更有作苦田家。身成佻达。

  田家,是耕农的人户。佻达,是轻薄不耐劳苦的意思。言士子而外,庄冢人户子弟,亦养成轻浮的习气,不肯劳身下苦。

  不思孝亲敬长。反来钻穴踰墙。

  不思,不想也。亲,父母也。长,是长辈。穴,孔也。钻穴,是将墙壁钻穿,成大眼小孔,偷看邻家妇女。踰,越也。甚有翻越过墙,淫人妇女者。言轻薄子弟,不讲孝悌二字,反去做些奸盗邪淫的事。

  南亩东郊。变为枯槁。

  南亩,是南边田。东郊,是东边地。变,改变也。枯槁,禾苗不畏而死的意思。言处处禾苗,因无人铲草施肥,先茂盛者,后亦变成干枯而死也。

  秦楼楚馆。莫问春秋。

  秦楼,是秦国的楼台。楚馆,是楚国的馆舍,均是住藏娼妓之地。言农家子弟迷于花街柳巷,久而忘返,不知有春有秋也。

  卖祖业而债偿风流。父母之供给尽废。

  废,罢休也。供给,即供养父母的养膳谷米也。债,账也。风流债,即因相交娼妓花费银钱,借来的账债也。欠债既多,只得将祖业卖尽,遂致父母的养膳谷米一齐罢休。

  当嫁奁而醉饱朝夕。儿女之烟火久虚。

  当,抵押银钱也。嫁奁,妻子陪嫁的衣服首饰也。因日夜在娼家醉酒饱食,早将嫁奁当尽,遂使家内断绝火烟,无米下锅,儿女亦从此受冻饿。

  床头金尽。孽病随身。

  床头,枕边也。金尽,是将银钱用完也。孽病,是在娼家染到梅毒、淋病,或色欲过度,得吐血枯痨等病,跟随其身。此为自作之孽,故曰孽病。

  倒卧街前。亲朋掩鼻。

  好淫者既因宿娼,染起毒疮冤孽等病,那时娼妓拒绝往来,挥之门外,又不能行,只得倒卧街前,秽气难闻,亲戚朋友过往此地,个个都掩鼻。

  命延片刻。故旧酸心。

  命,人之性命。延,留也。片刻,不到半个时辰也。故旧,多年的亲戚朋友也。酸心,伤悲之意。言好淫者,虽性命稍留片刻未死,故旧见之,莫不替他伤心。

  遥忆当年。何堪回首。

  遥,远也。忆,追想也。当年,前曰也。何堪,不忍也。回首,掉头也。言由此时追想当年未遭恶报之时,是何等快乐,真有不忍掉头相顾者。

  如此下落。勿庸叹息。

  如此,这样也。下落,下台也。无庸,不必也。言好淫者遭了恶报这样下台,也是该当的,不必为他叹气而怜恤之。

  他如良工巧匠。应守规模。

  工、匠,都指手艺人。如各种工业技术人员之类。良,精美也。巧,奇妙也。规模,规矩法度也。言学有技术的人,理当守其老师所传的规矩法度,万不可去贪淫好色。

  或师训不遵。暗许栈宿之约。友言弗听。顿怀月下之欢。

  师训,教技术的师傅,原教徒弟莫贪淫好色。不遵,不依从也。暗许,是暗地邀约他家妇女客栈或旅社会面以便奸宿。朋友劝他莫贪淫,他也不听,偏要从月光之下,去勾引别家妇女。

  任尔俊女娇娥。难逃铁网。管他花容月貌。放下金钩。

  俊女,是俊秀的女子。娇娥,是娇嫩的妇人。花容,是容貌好看如花。月貌,是容貌粉白如月。铁网,是铁丝做成的网,网著禽兽走不脱。金钩,是铜铁打成的钩,钩著鱼鳖走不去。言贞节妇女,多被风流汉,或设巧计网罗,或用银钱钩引,常有落其圈套,被污辱而坏名节者,言念及此,令人切齿痛恨。

  少妇含羞。有意悬梁自缢。红颜被辱。甘心跳水投河。

  少年妇人为少妇,少年女子面搽红粉为红颜。一旦被人污辱,坏了名节,无脸见人,常有悬梁吊死,投水淹死,避人笑骂而已。

  恶气难消。转向鬼门哭诉。冤魂不散。竟来地府呈词。

  哭诉,哭泣告诉也。呈词,投呈告状也。鬼门,阴司的关口也。地府,冥王的衙门也。言妇女被人污辱含羞而死,死不甘心,其满腹冤情,始而结成一种怨气,继而变成一种恶气,必欲变为厉鬼,活捉奸夫以雪其恨。若不泣诉于鬼门,呈词于地府,求冥王许其报怨,这口恶气,如何能消!这段冤情,如何能白?似此冤鬼报仇,或使奸夫自缢自杀,或击杀奸夫使他七孔流血而死,此等案证,多见于历代科场异闻录中。

  五殿森罗。法不容缓。

  五殿,阴司第五的衙门也。森罗,指阎罗王的法律极其森严也。言犯淫之人死到阴曹,阎王即照万恶淫为首之罪斥之,决不徇情,焉能宽缓一刻。

  铜锤铁铡。血肉淋漓。剑树刀山。形神零落。

  以铜为锤,将身体打烂,以铁为铡,将身子铡断,其血肉岂有不淋漓抛散之理。甚或抛于剑树,投于刀山,其形骸将必飘零于地狱,神气将必堕落于苦海也。好淫者,如此结局,岂不可怜!

  一念之差。终身莫赎。

  差,错也。赎,将物买转来也。终身,平生也。言当初起错了一个念头去犯淫,遂至一生不能买赎前愆,而逃地狱的恶报。

  彼其之子。情何以堪。

  彼其之子,指这个人。言这等色鬼到这个时候,其情怎么想得开,其心怎么悔得转?

  所恨者。贸易江湖。挥金如土。

  贸易,是做生意。言最可恨者,是在三江五湖贸易的人,好淫通嫖,用金银如用粪土一样。

  挟妓女以调情。那计更长夜短。

  妓,是卖娼的妇女。言以手搂著娼妓,借饮酒欢笑以调其淫荡之情,日夜流连不归,即不暇计其夜之长短也。

  恋风花而快意。浑忘月落乌啼。

  恋,贪恋而不舍也。风花,风中之花,动态迷人,令人起贪淫之心。月亮落土,乌鸦啼声,是天色将明之候。言只知春眠风月,贪恋尘女为快乐,忘却天色将明,犹不肯分散。

  久别家邻。鱼书鲜寄。长依远地。雁信难通。

  鱼书,古人有借鱼腹以传书者。雁信,以家信系于雁足,传回家乡,是汉朝苏武的事。言贸易在他乡远地,迷恋妓女,不问时日之长久,亦不寄信回家也。

  水败先天。服药而药弗效。病成后悔。求神而神不灵。

  先天肾水精髓,既因贪淫好色而败尽,势必至形容枯槁,病成不治,服药不效,此时才悔,纵求神许愿也是枉然的。

  哭向天涯。孰来顾盼。

  天涯,犹云远在天边也。顾盼,有人来看望也。言此时染病在身,虽对天涯而涕哭,有谁人来看望你呢?

  死作他乡之鬼。终为异域之魂。

  既死于他乡异地,其魂其鬼,必久留于异域而不归。域,亦地也。

  千里河山。谁怜枯骨。一堆荒草。莫觅亲朋。

  一架枯骨,既葬于千里之外,谁人来怜恤他,送他还乡?其坟只有一堆青草而已,既无亲朋来看望他,又找谁人来怜恤他,给他烧钱挂纸,并禁止牛马践踏其坟?觅,找寻也。

  报应昭彰。丝毫不爽。

  昭彰,明也,言报应十分显然,一丝一毫不会差错。

  吾也。叮咛诰诫。嘱望四民。

  吾,我也,即帝君。叮咛,谆切之意。诰诫,晓谕也。四民,是士农工商。言嘱尔等改过迁善,切莫好淫。

  果能涵养心性。不犯邪淫。

  果,决断也。涵,有如水浸润之意。言果能以仁义道德调养其心性,不为色欲所迷,自然不犯邪淫首恶。

  则诗礼传家。仓箱有庆。名成利就。寿考维祺。

  并能以诗书礼乐传为家法,教训子孙苦读勤耕,一则千仓万箱可以致富,一则功成名立,得享福寿。寿考,是寿高。维祺,是福厚。

  门楣焕彩。居然富贵之家。

  门楣,门上横枋也。焕彩,是有金字匾额,光彩可观,居然是富贵气象。

  闾里增光。不愧栋梁之器。

  闾里,是族邻的门闾里巷。栋梁,是做大官的人,好比国家的栋梁一般。里中有此等人,家家沾光,无上光荣。不愧,是配得住。

  庭前生瑞草。兰桂腾芳。

  庭前,阶前也。瑞草,即香草。言兰草桂花满庭,俱有香气,惟富贵之家有此气象。

  户外起祥烟。椿萱并茂。

  祥烟,是吉祥之气。椿荣比父在,萱茂比母存。言父母双全在,户外常有祥瑞之气缭绕也。

  推原其故。半由戒中来。

  推,考查也。言考查其原故,多半是不犯邪淫中的人,其来由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而古来好淫之辈。亦不乏人。

  不乏,不少也。言自古以来不乏贪淫好色的人。

  夏桀无道。宠妹喜而败坏江山。商纣不仁。爱妲己而摧残社稷。

  夏桀,是夏朝的的桀王。妹喜,即桀王的妃子。商纣,是商朝的纣王。妲己,即纣王的妃子。江山、社稷,天下之别名也。言桀纣俱因贪迷女色而丧失天下。

  齐庄公因棠姜废命。惨不可言。陈灵公为夏氏亡身。丑不堪问。

  庄公,是齐国之君。棠姜,即齐臣棠公之妻。齐庄因淫棠姜而被弑。灵公,是陈国之君。夏氏,即陈臣夏征舒之母。陈灵因淫夏氏而被弑,其情惨、其名丑,均不堪问也。

  其余新台墙茨。濮上桑间读其诗。未有不指为禽兽。

  邶风新台之诗,是刺卫宣公父纳子媳。鄘风墙茨之诗,是刺公子头奸通国母。又卫国濮水之上,有地名桑间,其俗淫乱,不知礼义,实与禽兽无异,故读是诗者,莫不指为行同禽兽也。

  往事堪追。一至于此。

  往事,指以上桀纣齐陈已过之事。言其好淫至于行同禽兽,皆可追想也。

  且吾在汉室。寸心可白。

  帝君言我为汉臣,一心匡扶汉室,我的心事,无论一寸一分,无不可以表白于天下。

  秉烛待旦。无意曹瞒。

  旦,天明也。帝君言昔年保著皇嫂同行,被曹营拦住,曹操意想离间我君臣,用一间房屋,将我叔嫂关闭一室,欲使我叔嫂乱伦而背皇叔。我乃不肯安寝,秉起烛火坐观春秋,等待天亮,以我无意于曹瞒,故不肯中其奸计也。

  斩将夺关。寻兄护嫂。

  其后辞了曹营,过五关、斩六将,保护皇嫂去寻兄长皇叔,即是我一心为汉的情形。

  柳下惠坐怀不乱。何等清高。鲁仲连闭门不纳。何等意义。

  柳下惠,是列国时的圣人。当年遇一女子来奔,坐在他怀内,他的心不妄动,其清高难比。鲁仲连,是战国时的贤人,当年遇一妇,因夜雨屋漏来借屋躲雨,他竟把门闭了,不肯收留,其意气难比。

  吾愿少年英俊。保重丹田。

  英俊,即英雄俊杰有才的人。但此等少年,多因好色而损寿,故帝君愿有才的人,定要保其丹田以养精神。丹田,即是精神藏蓄之处在脐下一寸许。

  不为色欲所伤。寿期耄耋。不为裙钗所误。德被儿孙。

  色欲,指好色的私欲。古人称伤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必伤身,人若不为色欲所伤,自可望有八十九十及百年的上寿。八十曰耄,九十曰耋,皆是寿高的人。裙钗,指穿罗裙戴金钗的美女。误,指男子误入色坑被他迷惑,犯了首恶,子孙不昌。人若不被裙钗所迷,其阴德极大,必能被及后人,使子子孙孙皆昌达。

  入不闻寡妇之悲。天长地久。出不见鳏夫之惨。鹤发童颜。

  人既不伤于色欲,其男女必皆同于天长地久而享上寿,自然入其门,不闻有伤心之寡妇。即其男子出外,亦不见有情惨的鳏夫。又上寿的人,发白同于白鹤,故曰鹤发。然其脸上颜色则仍红润,如儿童的脸,故曰童颜。

  一室太和。不知老之将至。

  一室,一家也。一家之中,男女皆无病无痛,有福有寿,只觉其和气致祥,老人安乐,故老人亦不觉其老之将至也。

  夫知弟者莫若师。知子者莫若父。

  弟,是学生。师,是老师。学生的性情,惟老师知道的。儿子的嗜好,惟父亲知得明确。

  吾见为人师者。读书而外。决不教以保身之学。

  保身之学,即保重丹田不迷女色之学也。我见为人师者,除教学生读书而外,并不教他戒淫以保其身,实属可惜。

  或因子弟聪明。听其飞扬浮躁。

  飞扬浮躁,是轻狂的子弟。趾高气扬,浮气未脱。此等学生,本宜谆谆诰诫以归厚重,奈何因子弟聪明伶俐,姑息不教,遂听其轻浮而不加管束也。

  或因东家爱惜。任他蝶戏蜂狂。

  东家,东主也,家长也。爱惜,是护短的意思。蝶戏蜂狂去采花,是言轻狂子弟去走花街柳巷。因家长爱其子弟,遂任他狂妄好淫,不肯认真教戒他。

  情窦初开。天良渐失。

  情窦,是生情欲的孔窍。初开,是初被人引诱,兴起好色的念头也。既起好色的念头,遂不顾坏人名节,淫人妻女,而丧失其天理良心也。

  本是玉堂人物。弄成邪僻儿郎。

  玉堂,是翰林的衙门。邪僻,是邪淫偏僻的事。言英俊子弟,本是一个翰林的人品,忽因贪淫好色,误其前程,遂变成一个贪花浪子,以终其身。

  无论磊落奇才。一定功名偃蹇。

  磊落,是开通出众的意思。奇才,是奇异的才学。偃蹇,是遇事阴错阳差,谋为不顺遂的意思。言子弟虽有奇才,一犯邪淫,事业、功名定不顺遂。

  庸师之过。害人不浅。

  庸,俗也。言鄙俗的师长,不以保身之学教子弟,听子弟好淫而误功名,皆庸俗师长之过也,其为害于人,岂浅鲜也哉。

  吾又见为人父者。溺爱不明。慢加惩责。

  溺爱是过于姑息也。慢,是怠慢迟缓之意。惩责,是训戒打骂之意。帝君言常见为父的人,见理不明,每每姑息子弟,遇子弟有过失当加惩责,反迟缓而不贡之,非溺爱不明而何?

  稍有一知半解,逢人便说佳儿。些微薄技片长。到处争夸令子。

  一知半解,是略知一二之意。薄技,是浅薄的手艺。片长,是有一点长处。佳儿令子,均是好子女。言子弟稍有一点好处,遂在外面逢人便夸奖,显他有好的后代。

  不是成家之器。视为席上之珍。

  器,是动用的器皿。席珍,是席上摆的珍珠美玉。言这个儿子,不是守成家的器皿,他偏当作席上的珍宝,溺爱而姑息之。

  从此荡检踰闲。越礼犯分。

  检,是检查子弟的行为。闲,是防闲子女的过失。礼,是分别男女内外的礼节。分,是纲常伦纪的名分。荡踰越犯四字,均是不依规矩礼法之意。

  习就一身轻薄。尼姑寡妇任意酣眠。

  尼姑,是出家的女和尚。寡妇,是守孀的寡母子。言子弟一身习惯的,尽是轻狂刻薄的气习,任意去钩引尼姑寡妇,贪图与他同眠取乐。

  装成满口糊言。柳巷花街随心喜悦。

  故意装疯卖傻,口中尽说糊涂言语,无论花街柳巷,随其心之所喜,任意去游荡。

  谓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于正。

  夫子,指其父亲。正,正路也。未出于正,是未走正路。言其父教他走正路,他反说他父亲亦未走正路,全不听其教训。

  忍气吞声。如何结局。

  结局,是下台。言为父者素来姑息儿女,事事护短,将儿女的性情养坏了,今以正路教儿子,儿子反以恶言抵触他,惟有忍气吞声而已,似此如何下台!

  吾思名山大川。何地无高明之客。

  名山,是出名的山。大川,是极大的河。帝君言我想这些地方,都有识见很高明的客人。

  而谈及戒淫一事。鲜有不以为难者。何也。

  鲜,少也。言说到戒淫这一件事,人多以为困难,不以为难者实少。究竟是何原故?

  大抵意马难拴。久被尘缘牵挂。心猿未锁。却为色界羁缠。

  意马心猿,是比人三心二意,胡思乱想,如马乱跑,拴之不住,如猿乱跳,锁之不了,大半是久为尘世的孽缘所牵挂,世界的美色所羁缠,故觉得难于挽回。

  利害未分。执迷不悟。

  言好淫者当其报应未来,尚不知分别利害,任意胡为,及至入了迷途,有人劝戒他,反固执己见而不知悔悟。

  岂知芙蓉白面。困了无数英雄。且看美艳红妆。伤了许多豪杰。

  芙蓉白面,是女人面白好看如芙蓉花。美艳红妆,是女人艳妆,搽了胭脂红粉愈觉好看。英雄豪杰,俱是大有才能的人,其所以误前程者,实被美色所困所伤,举天下不知凡几?

  戒之戒之祸伊胡底。

  戒之戒之,犹云一定要戒的口气,如不戒而犯之,其惹祸招灾,何时得止息?胡,何也。底,止也。

  天下纷纷伦类不一。

  天下之人,纷纷甚众,其等伦,其类数,不能一样。

  也有少孤失怙。削发为僧。

  怙,恃也。幼而无父曰孤,即无所仗恃,只得削发入庙为僧,仗恃神灵保佑。

  也有学道名山。离尘脱俗。

  又有看破红尘,不愿与俗人同居。只得访寻名山,学炼仙道以求长生。

  理应心如铁石。紧闭禅关。

  既为僧道,理当心如铁石之坚,紧闭禅堂的门户,不与妇女往来。

  何期饮酒茹荤。私破从前斋戒。

  僧道重斋戒原不可饮酒茹荤,何以一旦破了斋戒,此事出人意外,真令人不可解。

  颠鸾倒凤。图快今日心胸。

  鸾凤二鸟不乱配,可比妇女不乱偶。今遇僧道好淫勾引良家妇女,或谋夫、或私奔,折配乱偶,有如颠鸾倒凤一般,其心只图一时快活而已。

  污秽莲池。天神恼怒。

  莲池,是庙中莲花池,乃清净之地,今被僧道在此奸淫,一定将清净圣地污秽了,天神岂有不恼怒吗?

  打入孽海。永堕沉沦。

  孽海,苦海也。永,长久也。堕,落也。沉沦,淹没也。言僧道既把莲池污秽,天神必将此人打入地狱苦海中,长久没溺而不得超生。

  地狱门前僧道多。岂虚语哉。岂不信然乎哉。

  地狱,是地府的牢狱。古云地狱门前受罪者,多系僧道辈,其语既非虚言,其事更觉可信。

  晚近以来。洋风新潮。凌袭中土。

  晚近,最近几年。洋风,西洋轻浮的风气。新潮,时髦的玩意,好像新来的潮流。凌袭,侵袭。中土,中国土地。言近年来,西洋轻浮放荡的不良风气,吹袭到中国,让我们受了甚大损害。

  男女变相。衣冠怪异。廉耻尽抛。

  变相,形态不同。怪异,即不伦不类之奇装异服。言男女把忠厚贞淑本相变换,身穿奇装异服,人不像人,将面子羞耻之心置之不顾。

  有以暴露招摇。乱爱种孽。未婚失贞者。

  招摇,不稳重,摇晃过市。乱爱,不正当的爱情,男女乱交朋友,玩乐为常,以至于乱。种孽,结下孽种,如未婚已先怀孕,或辈份不配,但已越轨蓝田种玉,皆是造孽缘,往往产生无限的不幸。失贞,男女失去童贞。言穿著暴露衣服,炫耀自己肉体,或伦常不显,乱谈情爱,及尚未结婚,即已发生越礼关系,失去了清白贞贵身体。

  或经营百业。耍千奇花招。

  百业,各种行业。耍,变化。千奇,即千奇百怪,形形色色。花招,让人眼花潦乱之招数。言现代有许多人经营各种行业,不以正当手段赚钱,却耍一些花样,所谓吊羊头卖狗肉,外面招牌明亮,暗地里经营著变相的色情花招,下流至极。

分享到:
相关推荐 黄石公素书白话浅释 黄石公素书白话浅释

译序 原序浅释 一、事物缘起[原始章第一] 二、

热门推荐 了凡四训

[了凡四训原文] [了凡四训白话文] [安士全书] [弟子规]

寿康宝鉴原文

[《了凡四训》读后感] [善与恶之际——《了凡四训》的启示] [了凡四训大意亲闻记] [安士全书原文]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602051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