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文库 放生文库
弘善佛教 >佛教放生 > 放生文库 >

让人惊叹的放生感应

2014-04-17  [放生文库]

\

让人惊叹的放生感应
 
  陕西陈居士:公元2004年9月12日下午4时30分前后,宝鸡开会,路过文化宫门口时,碰见一个男孩约十八、九岁(口音是河北人)身背四只成长20余年的大乌龟,在街道叫卖,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因为,四只乌龟身净背花,特别好看。有的人很想买,但却嫌价太高,我问小孩,一只卖多少钱,小孩说,每只30元,我说:“能不能少,我四只全部要。”小孩说:一分也不少。说话口气较硬,我知道降价看来无望,因为从上午已到下午一只也未卖出手,(也许这四只乌龟与我前世有缘吧!)我当时便想,四只乌龟出手后,就会被人杀吃,太可怜了,我决定全部买下放生。就对小孩说:四只乌龟我全要,价钱就按你说的办,但你必须跟我走,将它们放到河里去(因为我害怕)。小孩说:可以。最后小孩跟我叫了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带上乌龟一同坐车到远离宝鸡市外约5华里处较深的渭河水岸去放,把乌龟放到水中后,出现了神奇般的现象。这种现象我从书本上曾多次看到,我也很想信也知道这些,而从这次放乌龟的过程中,确实证明了书本上所说的,不论哪一类众生灵性都是一样的。诸葛长青:凡是放生者,都有神奇感应,令你吉祥如意!!
 
  当把四只乌龟放到水里去以后,四只乌龟在水里转了一个圈,便同时回到岸边,头伸起来,好象在听我们说话,等了一会,四只又回到水里去转了一个圈又回到岸边,头伸起来,眼睛在闪动,望着我们三人,也不怕我们再来抓它,他好象知道,这样往返三次,最后一次上岸边,我对它们说:“来生转世后,多做善事,多做好事,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说完后,用手给四只乌龟再见,四只乌龟也伸出前左腿向我们再见多时,才返回河里去了。(诸葛长青:这就是神奇的感应啊,放生的好处无法描述,只有放了才知道!)当时在场的司机和卖乌龟的男孩都给吓愣了,司机说,当时把我吓的头发都立起来了;卖乌龟的小男孩说,我今生再也不做这个生意了。我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他和人是一样的,而是它的外型和外面披的皮各不一样,神识和灵性是和人类一样的。
 
  诸葛长青:放生的行为,感天动地,令人惊叹。持续放生、有求必应!!
 
  这件事,教训了当场卖乌龟的小男孩和出租车司机,司机说:他从前是一个杀过20余年猪的食品厂屠宰人员,他从今往后再也不伤一个生灵了。这件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望众人千万不要贪图美味无故伤害一个动物,一切众生皆有灵性,他们确实太可怜了,要珍惜他们的生命,保护他们的生命。
 
  四乌龟绝路逢生,三回头靠岸谢恩。
 
  劝大家慈悲为怀,惜生命戒杀放生。
 
  放生而后重生
 
  民国八十六年春末,为求家母病愈,至台北一处地藏菩萨庙发愿抄地藏经,未料,愚即在此得植放生茹素善因缘。愚自幼即苦于偏头痛,既长,情况日益加重,小毛小病亦不间断,为众人眼中的药罐子。缘此抄经因缘,庙里住持付嘱应尽早茹素,平日更应多行无畏布施;愚根器低下,未解无畏布施为何,竟未深究其意。如今回忆,当知放生茹素因缘种子于当时已然种下。
 
  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摇醒了惛昧沉睡已久的心灵,与同修反覆思考人从何而生?死归何向?生存价值几许?二人时于夜阑人静,长谈至夜半,却总无解。八十九年仲夏,加拿大之行可谓‘重生之旅’。此行与同修何其有幸,得遇台中县太平市洪师兄与其同修,放生茹素因缘于焉成熟。在二位善知识提携接引,入得佛门,依上圆下因老法师授三皈依。师兄师姐软言晓喻下,了悟学佛真义,窠臼尽破、师兄复劝:‘众生本是我父我母、我兄我弟、我姐我妹......将心比心就对了。’豁然开朗,放生茹索二事,其功德之无量,实为当务之急。自省观照,忆及童年残忍无知,犯种种伤害无辜小生命之罪,更形羞愧难以自处。每值夏日,愚即为蚊虫叮咬所苦;当年蒙懂无知,时以捕杀蚊蝇为乐,所杀生命不计其数,惭之愧之。
 
  加国之旅返台第三天,幸值难得于台北举行之大放生,二话不说即欣然赴会。百万抢救而来的鱼类,前所未见。一部部载满物命的卡车前,井然有序的人龙顺势排开,一桶桶的鱼在一位位师兄师姐阿弥陀佛佛号中传送著,重获自由地跃入大海中。眼底所见,尽是前所未有的震憾—高挂的艳阳、汹涌的人潮、绵延不断的佛号、接续不断的鱼桶、挣扎不安的物命、撼人的悲心、得水的喜悦、鱼儿自由了—愚亦仿佛重生了。此情此景,让人既喜、又悲、还忧:喜悦今日鱼儿重获自由之难能可贵;悲怜旧日曾恣情食啖葬身腹中之无数生命;更忧心众生终日互相食啖之冤仇何时了。
 
  如此磅礴之放生气势,奠定日后坚定放生之决心。台北放生之行后,与同修行小放生,于焉开始。夏末,几乎每遇周末即驱车前往渔港抢救将为盘中飧之沙虾;临冬、转往台北鸟街拯救斑鸠、黑嘴鸟或麻雀。虽所救命数极少,总思能力所及救一命是一命。犹记首次小放生,情景之殊胜,至今难忘。
 
  首度放虾毫无经验,当念完三皈依,海浪一波波,虾桶往水中顺流一倒,见虾子入水随波逐流,安静异常,口中阿弥陀佛不断,心正忐忑,莫非已往生;忽觉脚下一阵搔痒,定眼一瞧,怎知虾群竟围绕二人脚踝处、虾须正频频磨蹭著。直觉,阵阵海浪似赶不走虾儿们聆听佛号切切之心;一阵浪退后,忽见四、五尾虾儿,于左脚前方四十五度处,原地飘浮,一字并列排开,虾头朝向这头,摇首乞尾,似正毕恭毕敬倾听佛号,又像列队道谢感恩,不愿离去。顿时,莫名喜悦油然而生,久久不去。此经验之于从未担任大放生最前线之人而言,实难体会,万物是如此灵性通人,就在物命重获自由之际,忏悔心亦随之而起。顿觉,众生本是一家人,原是同根生。
 
  陆续亦放过一次大泥鳅,此次感应更为殊胜。从未见过如此大泥鳅,身长滑溜状似大蛇,嘴带长须更像古怪老翁,似通人性,望之令人心生畏惧,不敢久视,只忖速将成箱挤成一堆之泥鳅放入水中了事。待念佛号放入溪中,亦见大多停留岸边、围绕不去。倏然,其中一尾,头部窜出水面,朝同修猛力点起头来。见状既惊又喜,与同修二人满脸兴奋,且以更大声佛号与之应和。孰料,前一秒钟犹如大水怪,瞬间变身调皮可人小泥鳅。万物皆有灵性,不可不信矣!
 
  继几次小放生,慈悲心日兴,茹素之心更形笃定。各种放生小感应屡见不鲜。正值冬雨连绵,海浪汹涌,几次险象还生后,即转至居家后山一地藏庙前放鸟。,八十九年冬初,家母经检,惊觉乳房肿瘤,医师判断应为零期乳癌。百般劝说,家母始终不愿手术。见状,唯有放生一途。几番劝诱,家母亦加入同行小放生。头遭放鸟,感应亦别。斑鸠较之黑嘴鸟与麻雀,更见灵性。听闻车上朗颂佛号,斑鸠们即停止骚动;至山林中,待箱口大开重拾自由时刻,亦不急不徐、不冲不撞。缓缓栖身枝头边上,萦回不去。几次经验累积,得知其停留不忍离去无非二事:一则欲聆听难闻佛号;二为感恩道谢。每至后山放鸟,行经山中小径,传来阵阵轻脆悦耳鸟乐声,家母总喜悦道:‘这些唱歌的鸟儿,会不会就是我们放生的那些鸟啊!’闻言,心情亦随之轻快踏实起来。当初人云亦云的母亲,也因亲领放生之殊胜,渐有转念。农历年后,家母终于点头,面对现实接受手术。验果,原本零期乳癌,因拖延手术已转为第二期。幸病未重且手术顺利,免除骇人放射性化疗,取之以注射性化疗。术后二周,恢复良好,即携母续放。惟盼,家母速离疾恶、早日同参佛道、同行大放生,堪称圆满。个人放生茹素以来,体质转变,不畏寒冷。每值大放生日,莫名欣喜,虽言睡眠未足,头疼却不发,且精神奕奕,当然远离药罐。
 
  常闻:所有功德,放生最大;一切罪恶,杀业最重。
 
  地藏经云:‘见光目女母堕在恶趣,受极大苦,罗汉问光目言,汝母在生作何行业,今在恶趣受极大苦,光目答言,我母所习,唯好食啖鱼鳖之属,所食鱼鳖,多食其子,或炒或煮,恣情食啖,计其命数,千万复倍。’
 
  满足口腹所造杀业,本易轻犯;再见此罪能重及下狱;怎能不生警惕。心存侥幸,人之常情。待受苦痛,方知觉悟,为时已晚。放生、茹素之紧急,当下不行,更待何时?
分享到:
相关推荐 从市场买来海鲜,再拿到海里放生,如法吗? 从市场买来海鲜,再拿到海里放生,如法吗?

  从市场买来鱼虾等海鲜,再拿到海里放生,是属于刻意放生。目前有组织的放生,大多都是刻意放生,但这里要注意,这样的刻意放生并没有不如法,为什么呢?首先,放生的意义是长养我们的慈悲心,这是发心学习菩萨道、利益众生的一种实践,其前提是我们要发菩提心。

热门推荐 放生功德回向文,个人放生最简单回向文

[佛教放生咒,放生时要念什么咒语?] [放生乌龟有什么好处,放生乌龟的惊人一幕] [放生鲤鱼的功德,亲身经历放生鲤鱼的真实功德] [放生时念什么咒最好]

放生泥鳅有什么现象?

[放生的好处] [放生后的回向文要怎么念-放生之后回向的重要性]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602051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