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迪西亚多大师 雷迪西亚多大师
弘善佛教 >南传佛教人物 > 雷迪西亚多大师 >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2014-03-25  [雷迪西亚多大师]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现在,我将要检视「佛法遗产」的构成因素。

  「佛法遗产」是指接受佛法传承的行为。

  「『所施与之物』,就称为『遗产』。」(Databbanti dayam)

  父母将财富视为遗产而赠给孩子。

  「合适接受遗产者,就称为『继承人』。」(Dayam adadatiti dayado)

  孩子或子嗣,就是合适接受遗产者。

  「由继承人去接受遗产的行为,就称为『承受遗产』。」(Dayadassa kammam dayajjam)

  「接受法的遗产的行为,在此称为『承受法的遗产』。」(Sasanassa dayajjam sasanadayajjam)

  这也称为「佛的遗产」(Buddhadayajja,接受佛陀传承的行为)。

  首先,我将说明这份「遗产」的性质。

  在佛法里面有两种遗产,分别是「食味财」利益与「法」。

  一位比丘的四种必需品,分别为食物、衣服、居住地以及药物,这称为「财食味」的遗产。戒、定、慧三学,「戒清净道」、「心清净道」等七清净道,四念住、四正勤等三十七道品,这些都称为「法」的遗产。

  「法」的遗产共有两种,分别是:

  一.世间法的遗产;

  二.出世间法的遗产。

  戒、定、慧的世间增上学、六种世间清净道,以及与世间清净道有关连的三十七道品,这些都称为「世间法的遗产」。与神圣「道」、「果」有关的「增上学」、超世间的「智见清净道」以及三十七种出世间的道品,这些都称为「出世间法的遗产」。

  「世间法的遗产」可以区分为:

  一.轮回所依法的遗产(Vatta nissita);

  二.离轮回所依法的遗产(Vivatta nissita)。

  或者分为:

  一.决定法的遗产;

  二.未决定的遗产。

  修习戒、定、慧,要是为了朝向获得世间的地位,例如名师、国师,或者为了追求尊严、权力、随扈、财产,或者为了在轮回中获得神圣、高位阶的人类与天人,这就称为「轮回所依法的遗产」。

  轮回运转的三种型式,分别是「烦恼轮回」、「业轮回」、「异熟轮回」。而所谓「离轮回」是指终止这些轮回运转所达到的「涅槃境界」。修习戒、定、慧,就是为了迈向轮回这三种型式运转的终止,这就称为「离轮回所依法的遗产」。

  为了最终证入涅槃而修习善业。就像在证得涅槃之前的阶段当中的世间利益、欢喜重生,都会关连到「轮回」与「离轮回」,因此也称为「两依止」(ubhaya nissita)。不过,在巴利经典当中只提到「轮回」与「离轮回」。比较倾向证得轮回结果的修行人,可以说是实践了「轮回所依法」,而那些倾向证得离轮回结果的修行人,可以说是实践了「离轮回所依法」。

  谈到「决定」与「未决定」的分类。一般凡夫的「身见随眠」巨大领域,就像烈火燃烧的巨大、深沉的海洋。一般凡夫偶而修习的戒、定、慧,就像一粒小雨滴掉入火海中。「我圆满戒律了!我具足戒律了!我开发禅定了!我正觉知了!我相当机智,我觉察『色』与『名』,我默观『色』与『名』。」这些都是宣示戒、定、慧的行为,环绕着「我」的「身见」而打转,所以,就像雨滴落入烈火燃烧的大洋中。就像烈火燃烧的大洋,烧干雨滴,蒸发殆尽;「身见」的巨大国度也会让这种戒、定、慧失去作用。因此,这种在一般凡夫中生起的戒、定、慧,就是「未决定」阶段。虽然一般凡夫可以拥有戒、定、慧,不过,也是暂时性的。

  预流圣者的「活命世间戒」,稳定地安住在佛法僧神圣无上特质的「世间禅定」以及觉知四圣谛的「世间智慧」,都是属于「决定」的阶段。就像雨滴落入「不退转」(anavatti)的大湖泊,纵使经过多生累劫之后,这种世间的戒、定、慧都不会消失。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世间法遗产」的性质。

  戒定慧的「出世间法」、「智见清净道」以及伴随八种超世间意识的三十七道品,这些都是「离轮回所依」。他们是「决定」(法)。对于已经证入出世间戒定慧的圣人而言,也会生起世间的戒定慧,达到「决定」的阶段。这种修行人已经不会重蹈「破戒」、「不得定」、「劣慧」以及「暗愚」的覆辙了。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佛法的遗产。

  佛法的继承人是:

  一.比丘。二.比丘尼。三.沙弥。四.沙弥尼。

  五.式叉摩那。六.优婆塞。七.优婆夷。

  在此处,式叉摩那(sikkhamana 正学女)是指「正准备成为比丘尼」。

  上述七种继承人当中,前面五种称为「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人、天人与梵天,并不是「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他们只是承受三皈依而已,这其中也包括了优婆塞、优婆夷。

  在这七种继承人当中,只有前五种「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才可以承受「食财味遗产」的四种需求。不过,这七种继承人都可以承受世间与出世间法的遗产。在承受这些遗产中,对于「世间戒律」有特殊的考量。至于「出世间戒律」、「世间暨出世间禅定」、「世间暨出世间智慧」也有特殊的考量。

  对于「世间戒律」的特殊考量是因为,前五种「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同时受持「毗奈耶戒律」与「经律」,而优婆塞、优婆夷只受持「经律」。

  所谓的「经律」是指:

  一.对于「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是指《梵网经》(长部)所列举的戒律。

  二.对于优婆塞、优婆夷,是指「八关斋戒」与「十戒」。

  「头陀行戒」、「根戒」与「缘起所依戒」,也就是所谓的「经律」。

  「出世间道」当中的「正语」、「正业」、「正命」,称为「出世间戒」。这些戒律可以由五种「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所承受,也可以由优婆塞、优婆夷所承受。在此处,对于「出世间戒」并没有特别的考虑。在定、慧两种遗产中,亦复如是。「七种清净道」与「三十七道品」就包括在「戒、定、慧」当中。

  在佛法的七种继承人当中,前五种「佛法中的追随者或同事」是奉献给佛法的修行人,他们为了利益自己,宛如看管佛法遗产的继承人一样,让三藏以及法的其余资粮延续五千年。其余的二种人只是利益自己的修行人。

  看管佛法的修行人,承担了佛法的责任,所以比继承者的位阶还要崇高。因此,一位六十岁的居士圣人,要向年仅七岁、刚刚剃度一天的年轻凡夫沙弥顶礼致敬。也因此,一位证入阿罗汉的比丘会向刚刚在他面前剃度的凡夫比丘致敬。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佛法的继承人。

  「三学」、「七清净道」、「三十七道品」,都是与「九出世间法」(按:指四道、四果与涅槃)相融的修行法门,因此称为「法随法行道」(dhammanudhamma- patipatti)。修习这些「法」的七种佛法继承人也称为「妙行者」(suppatipanna)他们又称为「正直行者」(ujuppatipanna)、「正路行者」(bayappatipanna)、「和敬行者」(samicippatipanna)。虽然它们可能是凡夫,是属于「向预流道修持的人」,并且成为八圣人中的第一组(或第一阶段)。纵使他们还是凡夫,还不是「第一义」圣人,依旧是「法随法行道智圣人」。

  我将举证说明。在《学人行道经》中,佛陀说:

  「借着戒蕴成就为圣者!」(译者按:《相应部》.大品.道相应第一.《学人经》第三)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经由修持三十七道品中的活命戒,来成就圣者的戒、定、慧。因此,在佛法中,所谓的优婆塞、优婆夷是指能够持续在活命戒、三皈依中有所肯定的修行人,因而能够部份地享有「妙行者」、「和敬行者」的特质,所以是「法随法行道智圣人」。

  这些特质是与「僧伽」的名字并举的,例如:

  「我皈依僧。妙行者,世尊,声闻,僧伽。」

  我们要了解,只有比丘、比丘尼是持戒的善良凡夫。在毗奈耶当中,除了受具足戒的僧伽之外,其余的人就是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优婆塞、优婆夷。

  一位修持「法随法行道」(译者按:也可以称为「三十七道品」)的人,虽然他或她可能只是一位优婆塞或优婆夷,但在《经律》的论述中,就称为「沙门」、「婆罗门」。

  因此,在《法句经》中如是说:

  「严身住寂静 调御而克制

  必然修梵行 不以刀杖等

  加害诸有情 彼即婆罗门

  彼即是沙门 彼即是比丘」(译者按:《法句经》第142偈颂)

  这段经文说明,修持「法随法行道」(译者按:也就是修持「三十七道品」)、身心清净的修行人,虽然穿著一般凡夫的衣服,也可以称为比丘。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佛法继承人神圣崇高的地位。

  佛法的遗产中有两种,分别是善的遗产与恶的遗产。继承人也有两种,分别是善的继承人与恶的继承人。

  在此处,我将说明《中部》.《根本法门品》.《法嗣经》的根本要义。

  「诸比丘,汝等应继承我法,勿继承我财,我慰汝等,作是愿言:『我诸弟子,是继承我法,非继承我财也。』」

  这段经文的意义如下:

  佛陀的遗产包括了「财的遗产」与「法的遗产」两种。

  「财的遗产」有三种,分别是(一).「因缘财」,(二).「世间财」,(三).「轮回财」。

  食物、衣服、居住、医药等利益,称为「因缘财」。世间的声望、庄严、尊严、权力,世间的地位,诸如老师、国师、部长、有钱有势之人,拥有随扈,这些都称为「世间财」。娱悦的轮回,例如轮回到较高的地位、富裕的家庭、欲望需要都可以满足的环境,这些都称为「轮回财」。

  至于「法的遗产」,我已经解释过了。

  佛陀已经预见到,他证入涅槃之后,佛法会被这三种「财的遗产」的极端增长所压倒,就像汪洋中的岛屿为三股洪水淹没、浸入一样。因此,佛陀留下如此的警语:

  「诸比丘,汝等应继承我法,勿继承我财。」

  「怜愍」(Anukampa) 是指佛陀的忧虑或关切。

  佛陀忧虑的是,当大海的洪水涌现的时候,居住在岛上的人民会被洪水冲击而四处漂浮。「财的遗产」生起,扩张的时候,佛法中的弟子会被浸入而无所适从,进而阻断了无上的「法的遗产」。因此,佛法会留下如是的警语:「我诸弟子,是继承我法,非继承我财也。」

  所以,这三种「财的遗产」会引起佛陀的忧虑与关切,这是令佛陀感到沮丧的遗产。因此,这三种「财的遗产」是坏的遗产。另外,三十七道品,例如「四念住」,则是佛陀所赞许的,可以清澈的心灵、从忧虑中解脱的遗产,因此,是善的遗产。

  我们已经说明了善的遗产与恶的遗产,接下来要检视善的继承人与恶的继承人。

  尤其是,我们要记住,在「财的遗产」中的某些遗产是受到佛陀赞美的。它们是「一团食」(pindiyalopa)、「粪扫衣」(pamsukula)、「树下住」(rukkhamula)、「陈弃药」(译者按:由尿发酸所制成的药),这四种「财的遗产」称为「佛陀的遗产」(Buddhadayajja),它们是佛陀所准许的四种伟大传统。

  如果在这种情形下,就可以解释佛陀为何会接受一般奉献者所布施的「余财」(atireka  labha),正如他所说的:

  「多余的寺庙、居住地点等等。」

  包括「经律论三藏」在内的「学习圣典」(pariyatti-sasana),是「修持法」与「实现佛法」的基础。只有「学习圣典」安立了,其余的两种佛法也才能够稳固下来。

  现在是「劫」微弱的时刻,人的生命时间也在减少中,因此护持「学习圣典」长达五千年的责任就真的很伟大。身为佛法的奉献者与护持者,这些僧侣的身心强度也在减弱中。因此,佛陀预见到,这些奉献者与护持者想要在未来的时刻,去承担护持「圣典」以及单独住在树下,不对「余财」妥协,是不可能的。这是一项理由。

  对于修行资粮不足的人,佛陀预见到,提供给他们的修行功课,例如广泛地「学习圣典」、布施、持戒、提供资粮等,保障他们在来生的时候可以从苦界中解脱,并且在下次佛法的阶段,可以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这是另外一项理由。

  在此处,我们可以说,如果上述属实,就等于是佛陀亲自巧妙地救度众生,让他们避免在「财的遗产」中流转。在这点上,我特别要指出,因为「学习圣典」的奉献者与护持者,不可避免会与「助缘财」、「世间财」有所关连,为了不沉溺在「财的贪欲」上,佛陀所开示的,以及留传下来的「观察净」(paccavekkhana suddhi)修行法门,例如「如理观察衣」,就要加以关注。所以,如果这些修行人依照「观察净」的仪轨生起「资具依止戒律所思的智慧,就可以乘此智慧之船,从两种「财的贪欲」中解脱出来,即使他们必须生活在「财的贪欲」当中,也不可能沉浸、漂浮在「财」的汪洋大海中。

  所谓的「沉浸」、「漂浮」,它们的意义是指:在「资粮财」、「世间财」、「因缘财」这三种财当中,失去了「觉察过失的智慧」,就是所谓的「沉浸」。长时间缺乏力量觉察过失,即使经过生命的三个阶段,还是在这三种财里面享乐,这就是所谓的「漂浮」。

  为了防范所谓的「沉浸」与「漂浮」,佛陀在《法句经》中就说:

  「三时中一时,智者应醒觉!」(译者按:157偈颂)

  这是说,如果一位修行人在生命的第一个时期是「沉浸」、「漂浮」的,就应该在第二个时期当中努力自我净化。不过,如果一位修行人在生命的第二个时期当中,还是「沉浸」、「漂浮」的,就应该在生命的第三个时期当中努力自我净化。

  在此处,所谓的「自我净化」是指摆脱了对于「财的遗产」的执着之后,在「三十七道品」中安立下来。这就是指在「四种圣人财法」中自我安立,它们分别是:

  衣寂静:在衣着上很容易满足;

  乞食寂静:在乞食上很容易满足;

  住所寂静:在住所上很容易满足;

  修习乐:在静修中生起喜乐。

  佛陀说过,如果一个人在生命的三个时期都是「沉浸」、「漂浮」在「财的遗产」中,他就会被丢进「苦界」当中。因此,佛陀在《法句经》中就说:

  「如铁自生锈,生已自腐蚀。

  犯罪者亦尔,自业导恶趣。」(译者按:240偈颂)

  这段佛陀的开示(译者按:参见《法句经注疏》第三.Tissa-tthera-vatthu),提到了一位在祇树给孤独园往生的比丘。由于这位比丘在临死之前,还是执着他的衣服,结果就重新投胎为寄生虫,寄居在他生前的僧袍上。如果连执着在衣服上都会让一位修行人落入苦界当中,对于更为巨大的执着,还需要说什么吗?

  衣服应该视为僧团的共有财产,所以是法的财产。这位发生问题的比丘也是细心护持二二七条毗奈耶学戒的修行人,所以说,一套僧服可以让具足二二七条学戒的比丘沦入苦界,那么,对于只有受过五戒的一般凡夫而言,他们对财物充满了贪爱、嫉妒,结果会如何还需要多言吗?因此,一位有修行的人应该观想和要求「厌离心」(samvega)(译者按:由于观想这个世界的悲苦所生起的恐怖感)。

  我现在举例加以说明。

  曾经有一位富人家,他坐拥金银财宝,可是为了避免在艰困的时候遗失这些财产,就把它们埋到地底下,只保留价值约六万的现金、稻米、衣服与装饰品,可以随时使用。

  这位富人有六个儿子。他死亡的时候,将财产平分为六份给六位继承人,而埋藏在地底下的财产也以同样的方式分配。不过这些埋藏起来的财产,只有当这些主人自己从地底下挖出来,才能为这些继承人所拥有。

  有一个儿子非常贪婪,对于可以直接使用的财产,他相当不满足,有意垂涎埋藏起来的财产,不耐于长久的等待。所以,它努力挖掘出宝藏,成为一位富人。

  有一个儿子非常精进,不会把日以继夜的努力当作是一种负担。所以,他用尽心力,努力挖掘那些埋藏起来的财富,结果他成为一位富人。

  有一个儿子非常执着,从继承财产开始,他的心总是悬挂在财产上,因为他太执着在财产上面,于是寝食难安。所以,他全心全力挖出那些埋藏起来的财富,成为一位富人。

  有一个儿子非常聪明、机灵,他就设法建造机器来挖掘宝藏,所以就成为一位富人。

  有一个儿子则缺少贪婪心,他认为一万元的财产就够用了,不需要那些埋藏起来的财宝,安于那些可以直接运用的遗产。

  有一个儿子挥霍无度,花掉所有的财产,最后连购买挖掘宝藏铲子的钱都没有剩下来。他堕入歧途,终于被外放逐到他乡流浪。

  在这个例子当中,佛陀就像这位富有的父亲,「戒清净」与「法学习」就像直接可以使用的财富,建构「心清净」的禅定与神通就像埋藏起来的银,如「见清净」的四种世间智慧,清净就像埋藏起来的黄金,「出世间的智见清净」就像埋藏起来的珠宝,佛教内的凡夫与比丘就像这六位继承人。

  在佛教当中具足「欲神足」的修行人,就像充满贪婪的第一个儿子。具足「欲神足」的修行人,不会满足于「戒清净」与「法学习」的资粮。他们认为,以这种资粮不会遇见佛法或者变成佛法的继承人。为了达到更高的清净道,他们蕴育了巨大的欲望,不达目的,绝不终止。

  具足「勤神足」的修行人,就像努力精进的第二个儿子。这种修行人只有当他们着手去追寻还没有拥有的高等成就,内心才会感到快乐与自在

  具足「心神足」的修行人,就像强烈执着的第三个儿子。这种修行人一旦认知到修持一项功课会产生巨大的利益,他们就会祈求强烈的占有,他们的心也不会漂浮到其它的事务上。

  具足「观神足」的修行人,就像聪明机灵的第四个儿子。这种修行人只有当他们着手去追寻难以证得、深沉但又可以生起巨大利益的智慧时,内心才会快乐与自在。

  缺少「神足」却只拥有初级欲望、精进、心与智慧的修行人,就像满足于现有财产的第五个儿子。这种修行人缺少「信」与「欲」,他们甚至认为在今生当中是达不到更高的清净道。由于他们缺乏精进的力量,纵使勉强去实践,也会欲振乏力。因为他们的意志力是脆弱的,就会反对精进,并认为不可能(证得更高的清净道),他们的心就没有贯注在这种修行功课上。当他们听到众多理论与开示,就动摇了。由于缺少知识与智慧,他们认为这种修持功课超过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就加以拒绝。因为佛陀期待这种修行人,才会如是说:

  「修习欲神足!修习勤神足!

  修习心神足!修习观神足!」

  佛陀在这些语句中驱策一切众生强化他们的「神足」,例如「欲神足」等等,只有这样子,才会生起新的欲望与新的思想。

  在佛教中,德行上有缺失的凡夫与比丘,就像第六个儿子。对于一般凡夫而言,在护持三皈依以及五戒、八关斋戒等常戒上有所缺失的修行人,就不具足优婆塞、优婆夷的特质,仅仅是佛法的继承人而已。对于比丘与沙弥而言,犯了波罗夷戒罪(译者按:失去出家身分的罪行),就不具足好比丘或好沙弥的特质,只是佛法的继承人而已。如果一般的凡夫,即日起发愿护持五戒或八关斋戒,就可以立即成为优婆塞、优婆夷的佛法继承人。

  这个例子说明了,有许多修行人的确是列在这个父亲(佛陀)的遗产当中,可是只有以「四神足」当中的任何一项为基础的修行人,才能够享受到这些遗产的全部利益;连「四神足」当中的任何一项神足都没有具足的修行人,只能享有这些遗产的表面利益,他们没有机会享受这些遗产的真实本质。有些修行人因为任意花费他们的遗产,甚至没有机会享有这些遗产的表面利益,因此与佛陀的遗产、佛法的遗产切断关系了。

  佛法的继承人也可以分为:

  一.「决定」的继承人;

  二.「未定」的继承人。

  从未在自身中证得「无常智」与「无我智」的修行人,就是所谓的「未定」的继承人。「未定」是指,他们今天可能是「一切智佛」的弟子或是「一切智佛」的继承人,但是,他们可能明天就变成另一位导师的弟子与继承人,甚至会轻蔑、摧毁「一切智佛」的佛法。在今天,有些修行人甚至会从信仰佛法转而信仰基督教,而且会轻蔑、暗中毁损佛法。这些修行人在死后投胎转世之后,也就非常容易转变,这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一位修行人可以在这个月是「一切智佛」的弟子,下个月却是另一位导师的弟子;今年是「一切智佛」的弟子,明年是另一位导师的弟子;在生命的第一个时期是「一切智佛」的弟子,在第二个时期却是另一位导师的弟子;在生命的第二个时期可能是「一切智佛」的弟子,可是在第三个时期却是另一位导师的弟子;今生可能是「一切智佛」的弟子与继承人,来生却是另一位导师的弟子与继承人。

  因此,佛陀在《无碍解脱道》上如是说:

  「凡夫之所以称为凡夫,就是因为他仰视了许多导师的面容。」(译者按:参见《无碍解脱道注疏》第九.Savkharupekkha-bananiddesa-vannana)

  这段句子的意义是,在过去无数的轮回中,一般的凡夫从未恒常地抉择一位皈依的导师,反而是今天皈依这一位导师,明天皈依另一位导师;今年皈依这位导师,明年皈依另一位导师;今生皈依这位导师,来生皈依另一位导师。在过去的无数轮回中,有缘亲近并皈依「一切智佛」的机会的确是非常稀少。有时候他们会皈依「梵天」,有时候皈依「帝释天」,有时候皈依「诸天」,有时候皈依太阳,有时候皈依月亮,有时候皈依星辰,有时候皈依大地的神灵,有时候皈依魔鬼,他们如此做,就好象这些「皈依」是全能的样子。

  在这个世界上,错误的导师非常的多,也有许多凡夫亲近并且皈依这些错误的导师。有时候,他们会皈依「龙」;有时候会皈依「迦楼罗」(鸟),有时候会皈依河流,有时候会皈依山,有时候会皈依火,有时候会皈依水(译者按:参见《法句经》188偈颂)。因此,受到「身见」折磨的凡夫,他们所亲近的导师种类、数目很自然的就非常的多。他们所亲近、皈依的错误导师愈多,他们就会愈沉沦到苦界与地狱

  再进一步说,如果从今生开始,他们持续在轮回中漂荡,并充满了对于「身见」的错误执着,那么,他们就会不断变更他们所亲近和皈依的导师。一般凡夫的处境是多么的令人感到惊骇、恐怖、污秽!

  这就是「凡夫之所以称为凡夫,就是因为他仰视了许多导师的面容。」这句话的意义。

  每一次凡夫改变他的导师与皈依,他所依赖的理论与原则也会发生变化。有时候凡夫会依赖「一切知智」所制订的「增上戒」,有时候会依赖「一切知智」的「牛戒」(gosila),或者是依赖牛的规范;有时候会依赖狗的规范,有时候会依赖象的规范。因此,他们所采用的、依赖的伦理规范也非常杂多。从「见」的角度来看,众生所采用的、依赖的「正见」,却是非常稀少。相反的,众生所采用的、依赖的「邪见」,却是非常杂多。所采用、依赖的「邪见」与规范愈多,他们就会愈沉沦到苦界与地狱。

  由于凡夫所拥有的无尽错误与刚愎,他们在轮回中漂荡时的最大错误,是皈依了一位错误的导师,而这种错误也带给他们巨大的伤害。这是因为皈依一位错误的导师,会产生错误的伦理原则与规范,而且,很难再度化生为人类。这就好比一棵巨大的「希望树」(padesa),原本会生长出善的果实,可是因为完全生长在地狱界当中,就会生长出恶的果实。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佛法中「未定」继承人的未来道路。

  在自身中觉察到「无常」与「无我」特质的修行人,就可以从「身见」的王国中解脱出来,因而变成佛法中「决定」的继承人。所谓的「决定」是指,纵使经过未来无止尽的轮回中,这些修行人都可以从寻求、依止错误导师的疑虑中解脱出来。经过未来一连串的再生,他们变成了「一切智佛」的真正儿孙,成为「初级预流圣人」的家庭成员。虽然他们可能还要经过多生累劫的轮回,不过,他们对于佛、法、僧无限、无可比拟的特质的观照,会一世比一世更加清晰、明亮。

  戒定慧三学、「戒清净」等的「七清净道」以及「念住」、「正勤」、「如意足」、「精进」、「力」、「菩提支」、「道」的「三十七道品」,都是法的遗产,而生生世世会在他们的内心当中日益丰盛。对他们而言,「圣典」、「行道」、「洞察」三学,经过多生累劫也会持续地稳固下来。

  虽然他们还是在轮回中享受着人类、天人、梵天的快乐,并且永不改变他们的导师与皈依。作为出世间或者圣人领域的众生,他们还是在轮回中漂荡;不过,他们不再是会受到轮回的悲苦之轮所影响的众生,也不会在轮回巨轮中沉沦、窒息、困乏与漂流。他们已经成为涅槃的第一阶段--所谓「有余涅槃」的真实众生。经过「初级预流」圣人的快乐生命型态,他们必然会跃升到「无余涅槃」的境界。

  在无止尽的轮回当中,所有的智者、天人、梵天只成为「一切智佛」的真正子孙,才会变成「决定」的众生,并且希望遇见佛、法、僧。他们必须受持戒律,希望以这种行为来遇见佛、法、僧。

  在此处,我们说明了佛法中「决定」的继承人不可偏离的正道。

  佛陀在《经藏》、《论藏》中多次揭露了这条道路,并且如是说:

  「因为断除了三结缚,这位修行人成为『三十七道品』的继承人。他在更高阶的道果中止息了。」(译者按:三结缚,就是指「身见」、「疑」与「戒禁取」;其中,「身见」是根本的或主导的因素。)

  在此处,我们结束了有关「未定」的继承人与「决定」的继承人的说明。

  善良的、有德行的修行人会觉察出,什么是善的遗产与恶的遗产?什么是「决定」的遗产与「未定」的遗产?什么是善的继承人与恶的继承人?什么是「决定」的遗产的继承人与「未定」的遗产的继承人?要是这些善良的、有德行的修行人渴望变成佛法中恶遗产的继承人,他们就不会在过去生累劫中付出努力;就是希望变成善遗产的继承人,他们才会付出努力;要是他们渴望变成「未定」的、暂时的遗产的继承人,就不会修持布施、戒律与禅定,就是因为他们渴望成为「决定」的遗产的继承人,(才会修持布施、戒律与禅定)。

  就既有的事实来细心观察,从成为佛陀的弟子暨继承人的修行人身上,佛陀并没有准许他们成为恶的继承人,不让自己变成暂时的、「未定法」的继承人,因此,佛陀是反对佛法中的恶遗产。这些修行人应该努力成为「三十七道品」这种善遗产的继承人,努力成为「决定法」的继承人。

  在多生累劫的轮回中,不论是何时修持了布施、戒律与禅修的行为,由于众生通常希望藉由这些善的行为,能够在来生转为人类的时候,可以遇见佛陀,可以从世间的痛苦中获得解脱,或者可以证得「道智」、「果智」与涅槃。所以,对它们而言,希求「法」的遗产是很稀松平常的。可是,希望藉由这些善的行为,在未来生中可以遇见佛陀,并且获得世间的财富与地位,这就很少有的。他们很少渴望这些「财的遗产」,也很少渴望以这些善的行为来获取「有成就」、「财成就」、「自在成就」的的机会。

  可是,在今天,「助缘贪欲」、「世间贪欲」、「轮回财贪欲」这些恶的遗产却变成主导的因素。现代的男女不再喜欢听到与上述三种贪欲相反的「四圣种法」。就先前提过的「四圣种法」,是很容易在食、衣、住上面满足的,而且可以在「禅定」的功课中获得喜悦与快乐。「四圣种法」之所以称为「四圣种法」,因为这是诸佛、佛弟子以及佛的继承人所不能弃置的法门。

  在此处是提醒已经具足智慧的修行人。

  面对在智慧上出现瑕疵的修行人,祇要大量去做善事,就可以称得上是善良的修行人。

  不过,对于已经具足智慧的修行人而言,如果希望在今生或来生在天界中成为「决定法」的继承人,就要受持「活命戒」、安立「身念住」,而且(至少一天当中有三小时)努力在身体的五蕴上完成三法印的觉察。如果他们可以在五蕴中觉察出三法印,就可以成为「决定」的继承人,达到「初级预流圣人」的位阶。

  为此,请参阅拙著:《诸相手册》、《明智道手册》、《饮食手册》、《第一义谛手册》。为了通往「决定」的「初级预流圣人」的道路,请参阅拙著:《四圣谛手册》以及《第一义谛灯炬》中有关涅槃的章节。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一章 三十七道品 第二章 四念住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一章 三十七道品 第二章 四念住

第一章 三十七道品 现在我应该精简地陈述三十七道品,而这三十七道品应该由想要实修禅定与直观的修行人,以精进和决心去修持,因而促成了在现世佛法中再生为人类的殊胜机缘。 简要

热门推荐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一章 三十七道品 第二章 四念住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九章 如何修持三十七道品]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附录一 证入「无我」的利益]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中译者序言 引言]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三章 四正勤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四章 四神足]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七章 七觉支]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六章 五力]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八章 八正道]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602051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