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迪西亚多大师 雷迪西亚多大师
弘善佛教 >南传佛教人物 > 雷迪西亚多大师 >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中译者序言 引言

2014-02-11  [雷迪西亚多大师]

\

  《阿罗汉的足迹》--《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Bodhipakkhiya Dipani),系译自缅甸雷迪大师(Ledi Sayadaw 1846-1923)《佛教手册》第八部份。雷迪大师是南传佛教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期最具影响力的僧人,论理与修持同时具足;《阿罗汉的足迹》这本书由于论述清晰,广引三藏典籍,又能推陈出新,自成一格,并累经国际知名的修行高僧,如耶那婆尼卡长老(Nyanaponika Mahathera)的润笔、推荐,在欧美佛教中颇富盛名。本文中译的缘起,则是在嘉义明法比丘的鼓励与协助下完成的,希望藉由本书的出版,能够达成拋砖引玉的效果,充实台湾佛教多元化的内涵。

  雷迪大师在十九世纪末,就已经在缅甸佛教中享有崇高的声誉,随着英国占领缅甸,公元一八八一年由英国佛教徒戴维斯(Rhys Davids)创立的「巴利圣典协会」(PTS),也开始注意缅甸佛教的巴利传统,「巴利圣典协会」出版雷迪大师的《双论研究》与《哲学关系》,成为缅甸僧侣在欧美学界占一席之地的第一人,而雷迪大师除了擅长论述之外,也广泛推广以观察「受念处」为入手的直观法门,影响深远,遍及缅甸的各种襌修道场,以及修习雷迪大师直观法门的在家修行人。目前在缅甸北部重镇曼德勒(Madalay)近郊有一间专属的雷迪禅修道场,负责雷迪大师作品碑文的维修等。

  本书原名为:(Bodhipakkhiya Dipani),英译本共有两种名称,一为缅甸版的《觉支手册》(1965),一为斯里兰卡版的《菩提的资粮》(1971),而马来西亚的长命法师则中译为《三十七菩提分》,本书的中译本在嘉义新雨连载时则译为《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如今改用《阿罗汉的足迹》为主要书名,是兼顾了本书所陈述的阿罗汉圣者境界,便于一般性读者了解与阅读,若有不妥适之处,还请不吝指正。

  本书的中译过程,承蒙空法师与台东甘露精舍宏贞法师、传平法师、星善法师、天至法师的校对、润稿,至于本书当中的巴利文部分则承蒙南华管理学院蔡奇林老师的协助下,再一步加以校正。

  蔡文熙 2000年4月于台北淡水

  引 言

  一九○四年四月,应波妙先生与赫拉先生的请求,我简要地陈述了三十七道品的意义与旨趣。

  四种类别的人

  正如《人施设论》与《增支部》中所说的,遇见佛法的人可以分为四类:

  1. 敏锐的智者(Ugghatitabbu)。

  2. 广说的智者(Vipabcitabbu)。

  3. 未了的行者(Neyya)

  4. 文句的行者(Padaparama)

  关于这四种类别的人,敏锐的智者,亲自遇见了佛陀,并且只要听见简短的开示,就能证得神圣的道与果。

  广说的智者,只听闻到简短的开示,是没有办法契入道与果,还需要详加解释,才能证得道与果。

  未了的行者,纵使听闻了简短的开示,或者经过详细的解说,还是无法证得道与果;他必须精研教义,然后日以继夜地修习,这样才可能契入道与果。

  未了的行者,还可以根据修行的阶段,细分为许多类别,这是根据每位修行人在证得道与果之前所必须经历的修行阶段,以及每位修行人先前获得的波罗蜜,所克服的烦恼来加以区分的。这些类别,包括了必须修习七日禅的行者,乃至于必须修习长达三十六年或六十年之久的行者。

  对于必须修习七日禅的行者而言,还可以再为许多分种。有的在生命的第一、二阶段(青年、中年),经过七日禅修,就可以证得阿罗汉的,要是在生命的第三阶段(老年)才修习七日禅,只能证得较低层的道与果。

  然而,所谓修习七日是指全力以赴,如果不是处于最精进的状态,就会因放逸的程度,延缓了证悟的时间,届时,七日可能会延长为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如果今生的修习不够密集,因而不能证入道与果,那么,此世与佛法相逢的期间就不可能从世间痛苦解脱出来,唯有来世与佛法再相逢的时候,才可能解脱;如果没有遇见佛法,就不可能证悟解脱。一位修行人获得佛的授记,就是指与佛法相逢,能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一位修行人纵使积累了足够的波罗蜜,但是没有获得授记,就不能确定会再与佛法相逢,或者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

  这是考虑到,有些修行人是有潜能在七日精进禅修中证得道与果,可是并没有获得授记。

  同样的考虑也可以适用到,那些有潜能在十五日乃至较长的时间精进禅修,证得道与果的修行人。

  文句的行者,纵使遇见佛法,并且全心投入法的研究与修行,还是不可能在今生中证入道与果。他的一切作为,只是积累习气与潜能而已。这类的行者不可能在今生当中,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要是他在修习止或观的时候,往生了,并且再生为人类或天人,届时,才可能从此世与佛法相逢的机缘中,由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以上就是佛陀所说四种类的人。

  人的三种类型

  根据上述所提及的三藏经典中,佛陀又说到另一种分类,按照病人的三种状态,把人区别为三种类型。三种状态的病人是:

  1. 即使没有服用药物或接受治疗,这种病人在一定的期间之内,就痊愈了。

  2. 无论是服用药物或接受治疗,这种病人病情沉重,很难复原,濒临死亡境地。

  3. 这种病人只要正确服用药物,接受治疗,就可以恢复健康,但是,如果没有正确服药、接受治疗,就难以痊愈,而且会病发身亡。

  获得过去佛授记,且在今生中,会由世间的痛苦中解脱的修行人,类似第一种状态的病人。

  文句的行者,类似第二种状态的病人。正如处于第二种状态的病人没有机缘恢复健康。文句的行者今生也没有机缘从世间病苦中解说。不过,在未来世,他或者会与佛法相逢,因而获得解脱。从年轻的乔达摩那瓦(Chattamanava)(译者按:出《天宫事》),青蛙变为天人(译者按:出《天宫事》)以及苦行者萨遮迦(Saccaka)(译者按:出《中部》)等故事,都说明了在现世与佛法相逢,却到来生转世时才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

  未了的行者,类似第三种状态的病人。或者痊愈,或者一病不起;未了的行者也面临两种难以预料的情况,或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或者不解脱。

  如果这位未了的行者,及早投入修行,拋弃应该拋弃的事物,寻找一位正确的导师,能从这位导师获得正确的引导,并且适时精进,他就能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解脱。不过,如果他陷入邪见邪行,不能拋弃感官的享乐;或者纵使他能拋弃感官的享乐,却不能寻获良好导师的指引;或者他虽然获得良好导师的指引,却不能全心投入,精进修行;或者他虽然全心投入,却不能恒守至命终;或纵令他还很年轻,却弱不禁风,这样子,这位未了的行者还是不能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阿阇世王(译者按:见《长部》第2经《沙门果经》)、富豪摩诃达那(Mahadhana)之子(译者按:见《法句经注》、《饿鬼事》)、须提那比丘(Sudinna)(译者按:见《律藏》波罗夷第一),他们都是无法在今世从世间病苦中解脱出来的人。

  阿阇世王之所以无法证得解脱,是因为他犯了弒父的行为,在未来两个阿僧祇劫中,他会漂流轮回,之后,他才会蜕变为独觉佛。

  富豪摩诃达那之子,在年轻的时候,过度沉溺在感官的欢娱中,年老的时候,心灵一直无法宁静下来。他不但无法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出来,甚至没有机缘遇见三宝。看到他这种情境,佛陀向阿难说:「阿难啊!如果这位富豪之子,年轻就出家,他会变成一位阿罗汉圣人,在今生证得涅槃。再不然的话,如果是中年出家,他会变成一位阿那含圣人,往生的时候,化生五净居天,因而证得涅槃。再不然,如果在老年选择我的僧团出家,他也会变成一位斯陀含圣人,或者预流果圣人,并且永离四恶道。」佛陀向阿难尊者如是说。因此,虽然这位富豪摩诃达那之子,拥有足够的波罗蜜,可让他从今生中解脱,终结轮回,却不是一位获得佛陀授记的人。虽然他有机缘遇见佛法,却因为内在烦恼的驱使,无法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如再进一步来看,由于在现世所作的恶行,他处于四恶道的状态会延长,那么,就没有办法适时从四恶道中脱离,再生为人,与未来的弥勒佛相逢。此后,接续而来的轮回世界,都是佛陀未出现的世界,因而不能接触到佛法。啊!虽然这位富豪之子拥有足够的波罗蜜,可让他在今生解脱,可是他想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距离是那么遥远。

  现在时下流行的意见认为,如果一个人具足波罗蜜了,即使不想,他还是会与佛法相逢。同样的,虽然不想从世间的病苦中解脱,他还是会证得解脱。不过,持这种看法的人必须注意到授记与未授记的情况。请思索一下上述提及的两部经典,以及富豪摩诃达那之子的故事,请务必记住,即使是未获佛陀授记的人,如果全心精进修行,还是可以在今生中,从世间的病苦解脱出来。然而,纵使拥有足够的波罗蜜可以证得解脱,要是不精进,还是不能在佛法中证得道与果。

  除所举例的几类人外,还有许多其它的众生,例如苦行者阿罗逻(Alara)与郁陀伽(Uddaka),虽然拥有足够的波罗蜜证得解脱,却没有机缘,这是因为他们身陷八难当中。在八难中,是不可能藉此证得道与果的。

  未了的行者与文句的行者的修行必备资粮

  上述所提人的四种类别当中,敏锐的智者与广说的智者,只要听到开示,就可以证得预流道果以及其它较高阶的智慧,例如毗舍佉(Visakha)(译者按:见《法句经注》第1偈颂)以及给孤独长者(Anathapindika)(译者按:见《法句经注》第18偈颂)。对于这种类别的人而言,修习「法」并不需要依照「戒清净」、「心清净」等等的修行次第。请谨记在心,当天人与梵天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也是相同的情形。

  因此,我们必须指出,像「戒清净」、「心清净」等等记录在三藏经典当中的修行次第,是针对证入预流道果之前的未了行者与文句行者所提出的。这些修行次第,对于人的前三种类别而言,远比证得更高层道果,还来得重要。即使阿罗汉圣人已经走过这些修行次第,在证得阿罗汉道果之后的阶段,这些修行次第是用于「现法乐住」的目的。

  佛教的第一个千年,是所谓的无碍解型的阿罗汉圣人时代,之后,也就是现阶段的佛教,只包括未了的行者与文句的行者这两种类别的人。现在,只存在着这两种修行人而已。

  关于这两种修行人未了的行者

  关于这两种修行人,未了的行者,如果实实在在地修习三十七道品,其中包括了四念处、四正勤等等,他可以在今生成为预流道圣人。不过,如果他在修行上松懈了,只有当他转生天界之后,才有可能成为预流道的圣人。当他离开法(译者按:三十七道品),例如四念处等等,不幸往生了,就佛法来说,他是整个迷失了,不过,要是能遇见未来佛,还是可以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残存的文句行者

  文句的行者,如果在今生能够实实在在地修习法(译者按:三十七道品),来世转生天界之后,就可以在现阶段的佛法时期证入解脱。

  圣人的时代

  现阶段的佛法时期长达五千年,是充满圣人的时代。奉行三藏经典于人间多久,圣人的时代就会持续下去。文句的行者会运用与佛法相遇的机缘,尽其一生,累积波罗蜜的种子,累积戒律禅定、智慧的种子。

  戒律

  谈到戒律、禅定、智慧种子的累积,戒律的种子是指:在家男女的五戒,活命戒(正命)、八关斋戒十戒,以及诸比丘的比丘戒

  禅定

  禅定的种子是指经由修习四十种禅修对象之一,例如十遍处,来证得「遍作」;或者,如果再进一步的努力,就可以证得「近行定」;如果又激起进一步的努力,就可以证入「安止定」。

  智慧

  智慧的种子是指有能力分析色(物质现象)、名(心灵现象)、蕴(存在的构成因素)、处(基础)、界(因素)、谛(真理)以及缘起(相互依赖的根源),而且有能力直观到一切存在的三项特质(三法印):无常、苦、无我

  谈到道智与果智的三种种子,戒律与禅定就像装饰品一样,总是在庄严这个世界,而且,即使是没有佛出现的世界中,戒律与禅定还是存在着。戒律与禅定的种子可以随意获得。但是,智慧的种子,因为涉及色、名、蕴、处、界、谛与缘起,只有当一位修行人遇见佛法才能证入。一位佛法的门外汉,纵使无数的世界过去了,可是连听到与智慧有关字句的机会都没有。因此,现在有机会遇见佛法的修行人,如果想累积道与果的智慧种子,以确保未来世能在佛法之内,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那么,就应该对于最终真理(译者按:第一义谛)的知识,寄以特别的关照。对于修行人而言,这远比累积戒律、禅定种子还难以克服。至少,他们应该尝试去观察四大界──地、水、火、风是如何构成一个人的身体。如果他们想要好好观察这四大元素,圆满证得这一系列的智慧种子,虽然这是最困难证入的,但至少已不需要阿毗达磨论藏了。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佛教内再生,虽然很困难,却非常值得去做。

  明与行

  戒律与禅定就是「行」,智慧就是「明」,因而合称为「明行」(vijja-carana)。「明」就像人的眼睛,「行」就像人的手足;「明」就像鸟的眼睛,「行」就像双翼。拥有戒律与禅定,可是欠缺智慧的修行人,就像拥有健全的双手双足,却瞎了双眼的人。拥有「明」,可是欠缺「行」的修行人,就像一个人拥有良好的视力,却四肢残缺不全。「明」、「行」具足的修行人,就像一个人拥有良好的视力与健全的四肢;「明」与「行」同时欠缺的修行人,就像双眼、双手、双足都残废的人,根本不够资格称为活生生的人类。

  只拥有「行」的结果

  活跃于现阶段佛法时期的修行人当中,有些人圆满地具足戒律与禅定,可是却欠缺「明」的种子,也就是欠缺对于物的性质、心的性质以及存在的构成因素的直观。因为他们在「行」上力量强盛,大概可以与未来的佛教相遇,可是,因为欠缺「明」的种子,即使亲自听到未来佛的开示,还是不可能开悟。这些人,像是至尊佛陀住世期间的迦留陀夷长老(Udayi-tthera)(译者按:见《法句经注》第64四偈颂)、优波难陀(Upananda-tthera)(译者按:见《法句经注》第158偈颂)、六群比丘(译者按:见《律藏》大品)以及拘萨罗国王(译者按:见《法句经注》第60偈颂)。因为他们以前累积了「行」,例如布施与戒律,有缘与至尊的佛陀相逢;可是,以前没有累积「明」,他们纵使经常倾听佛陀的开示,还是像耳聋一样,不知所云。

  只拥有「明」的结果

  有些人拥有「明」,例如对于物、心的性质以及存在的构成因素(蕴)的直观,可是欠缺「行」,例如布施、根本五戒、八戒(斋戒日的戒律)。因为拥有「明」,这些修行人有缘与未来佛相遇,并且听闻开示,开悟解脱;但是,他们既然欠缺「行」,就很难有机缘与未来佛相遇,这是因为在现阶段佛法时期与未来佛之间有所谓的间劫阶段(antara-kappa) 。

  在中劫阶段,这些众生在感官的世界流荡,也就是指一连串无止尽的存在与再生,并且只有当这些再生的众生停留在快乐的天界,他们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才可能确保下来。如果在中劫的过渡阶段,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这些众生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便不可挽回地失去了,因为众生一旦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便会在四界当中无止尽地轮回转世。

  在今生中采取布施行为的人,难得一见,他们的身业带有瘕疵,言谈不知节制,意念不清净,因此,在「行」上有缺陷的人,一旦往生的时候,会生一股堕入低层四界的强大驱动力。虽然有些幸运的众生会转世到快乐的天界,可是,会因为以前欠缺「行」,例如布施,以致吝啬、生活上遇见困厄、刑罚、灾难,又会转世到苦界。因为他们欠缺根本戒与八戒,与他人相处时,会引发争论、吵架、瞋怒,再加上病痛、烦闷,所以会堕入苦界当中。因此,他们会在每一种境界中都感受到痛苦的经验,凝聚了无法抗拒的动力,缩短了快乐天界的时间,堕入低层的四界当中。在这种情形下,这些欠缺「行」的众生,想与未来佛相逢的机缘,实在非常渺茫。

  根本的要点

  简单地说,根本的要点是,只有当一位修行人具足了「明」与「行」的种子,才可能在来世,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如果只拥有「明」的种子,欠缺「行」的种子,例如布施与戒律,就会失去与未来佛相遇的机缘。另一方面,如果拥有「行」的种子,可是欠缺「明」的种子,就不可能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不可能与未来的佛法相遇。因此,今日的文句行者们,不论男女,想要与未来的佛法相遇,应该在现阶段的佛法期间,藉由布施、戒律与禅定的修习来累积「行」;关于「明」至少藉由直观四大元素的修习,确保与未来佛法的相遇,并且从世间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当我们说布施是「行」,就归属于「信」的范畴,而「信」是善人正法的一种,这属于十五种行法的范畴。

  十五种行法分别为:

  一、戒律。二、六根的防护。三、饮食知量。四、警寤策励。

  五~十一:妙法(善人的七种特质)。

  十二~十五:四禅定──第一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

  这十五种行法是最高禅定者的特质。正如只修习直观的修行人所须知的事项,他们应该去修习十一种行法,也就是不包括四禅定。

  对于想要与未来佛法相遇的人而言,布施、戒律、布萨戒(忏摩)与七妙法是根本的修习事项。

  对于想要在今生证得道与果的人而言,首先必须具足十一种行法,例如戒律、六根的防护、饮食知量、警寤策励与七妙法。在此处,戒律是指正命的根本戒;六根的防护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感官的防护;饮食知量是指摄取适当的饮食,来维持身体中有形物质的平衡,并且藉此获得满足;警寤策励是指不要在白天睡觉,祇在夜间三个时段中的一个时段睡觉,其余两个时段则用来修习禅定。

  七妙(善)法是指:

  一、信。二、正念。三、惭。四、愧。五、广学。六、精进。七、智慧。

  对于想要在今生变成预流道圣人的修行人而言,并没有需要特别去修习布施,而是让那些在现阶段的佛法时期当中,没有足够的力量从世间的痛苦证得解脱的人,才特别去修习布施与布萨戒。

  修行的次第与等待未来佛的人

  既然期待未来佛的人,他们的修行是为了累积波罗蜜,就没有必要严格遵循巴利圣典所展示的修行次第:戒律、禅定与智慧。换言之,他们不应该在圆满戒律之前,松懈了禅定的修行,或者在具足禅定之前,延迟了智慧的修行。面对「七清净道」的次第:一、戒清净,二、心清净,三、见清净,四、度疑清净,五、道非道清净,六、行道智见清净,七、智见清净,他们不应该在前一阶段未圆满之前,便松懈了其余清净支的修持。既然他们尽可能地累积波罗蜜种子,就应该将戒律、禅定、智慧累积到达最极致。

  不需要固守既定的修行次第

  正如巴利圣典所陈述的,圆满修习「戒清净」之后,才可以修习「心清净」,圆满修习「心清净」之后,才可以修习「见清净」,圆满修习「见清净」之后,才可以修习「度疑清净」,圆满修习「度疑清净」之后,才可以观「无常、苦、无我」,这样的修行次第是指,想要在今生中迅速成就道与果。然而,对于那些无法激起此种努力,只能累积波罗蜜种子的人,只须把握当下,因而不能说在圆满「戒清净」之前,不能修习心清净。甚至,在猎人、渔夫的例子中,也不应该要求他们放弃原本的职业,否则便不能修习禅定与直观。有人会说,如此一来便会败坏「法」。因此,这些猎人与渔夫应该忆念佛、法、僧的神圣特质,并且尽可能忆念身不净的特质,默想自己与一切有情众生终究会死亡。我曾经遇见一位渔夫,经过这样的努力修行之后,在他从事渔夫的职业期间,就可以流畅背诵巴利圣典,《摄阿毗达摩义论》(Abhidhammattha Savgaha)的注疏以及《发趣论》的〈缘起章〉(Paccaya Niddesa of the Patthana)。这些成就便构成了「明」的基本要求。

  现在,每当遇见护持佛法的信众,我都告诉他们,在真正的比丘传统中,即使职业是猎人、渔夫,他们仍旧应该全心全力忆念三宝的神圣特质与三法印。全心全力忆念三宝的神圣特质,就构成了「行」的种子;全心全力观照三法印,就构成了「明」的种子。即使是猎人与渔夫也应该勇于去实修心灵的这些关注活动,而不是告诉他们,身为猎人与渔夫并不适合修习禅定与直观,相反的,应该协助他们渡过困难,获得更佳的认识,并且激励他们,持续地修行,当他们处于累积波罗蜜与善的趋势阶段,也应该赞美他们。

  由于忽视当下的价值,

  而失去获取「觉」的机会

  有些老师,只按照表面、单一的意义来理解巴利圣典中「七清净」的修行次第,忽视了当下的价值,甚至宣称,除非先圆满了「戒清净」,否则的话,修习禅定与直观,纵使费尽心力,也不会证得任何道果。有些不了解的人被这种说法误导了,因而产生法障。

  这些人不知道当下的本质,因而失去了证得「明」的机缘,这「明」的种子,只有遇见佛法的时候才可能证得的。即使在过去漫长的轮回中,虽然佛法比恒河岸边的砂粒还多,他们遇见佛法,却没有获得「明」种子的基础。这里所提到的种子,是指足以长出健康、强壮幼苗的种子,当中还有许多不同的成熟度。

  这里也有不够成熟的种子。一般人不知道他们持诵的意义,或者知道意义了,却不了解正确的修行方法;或者依照习惯、传统来数念珠,藉此忆念佛陀的神圣特质以及三法印,如此方式所获得的种子是不够结实的、不够成熟的。如果机缘足够的话,这些不成熟的种子,还是可以在来世继续予以成熟的。

  修行禅定,出现了「遍作相」(译者按:指禅定前所预备、觉知的相),修习直观,直到证入「色」和「名」,这就是充实成熟的种子。修行禅定,出现了「取相」(译者按:某种禅定的心的相,但仍不稳定、不清晰),修习直观,取得了「遍知智」(译者按:知三法印),这就是更为成熟的种子。修习禅定,出现了「似相」(译者按:完全地清晰、不动的心的相),修习直观,产生了「生灭智」,这样的种子就成熟到了极点。如果禅定与直观能够更进一步,就可以证得更成熟的种子,带来更大的成就。

  增上修行

  巴利圣典指出,只有在以前佛法住世的时候,增上修行,才会产生禅定,并且在接续而来的佛法时代中,证得道果,「增上修行」(Adhikara)是指「持续的种子」。现在,那些依照传统修行方式度过一生的修行人,只有模仿禅定与直观,并不属于兼备禅定与明的种子而足够称为「增上修行」的人。

  关于种子的这两种型态当中,那些有缘遇见佛法,却未能取得明种子的人,承受巨大的损失。这是因为明种子与「色法」、「名法」有关联,并且只有在佛法中才能证得,只有当修行人足够敏锐才会取得这些种子。因此,此时此刻的善男子、善女人,终于发觉自己缺乏能力直观、分析「色法」、「名法」,就应该穷其一生,专心致志于记住四大界的意义,加以研讨,最后直观四大界是如何在自己的身体当中构成。

  正如在佛经与阿毗达磨论藏所呈现的,我们在此总结有关四种类别的人以及人的三种类型的论点:(一)身处佛法当中,却没有修习禅定与直观的人,只是在模仿的仪式中虚度光阴,承受巨大的损失,如此一来,他们便是没有善用生而为人,并与佛法相遇的独特机缘;(二)处于未了行者与文句行者的时期,如果留心努力,他们可以获得禅定与直观的成熟种子,并且在今生或来世的天界,也就是在此时的佛法或下一次的佛法时代,很容易证得出世间法的利益;(三)处于佛法的时代,身而为人可以从此世的存在中获得无穷的利益。

  有关人的三种型类与四种类别的陈述,到此告一段落。

  现世中的邪法:劝戒的话

  如果三藏经典是佛陀四十五年说法的精华,根本要义的结晶就是三十七道品。三十七道品构成了三藏经典本质。如果再加以浓缩,就是「七清净」。如果再把「七清净」浓缩,就是戒律、禅定、智慧。这些称为增上戒学、增上心学、增上慧学,也合称为三学。

  一提到戒律,对于一般修行人最基础的是根本戒,圆满了根本戒,就拥有「行」,要是又拥有「明」,就能证得道与果。如果这些修行人能够再兼持斋戒于日常戒(nicca sila),就更完善了。对于一般人而言,日常戒就是活命戒,必须妥适地、信实地遵守。若是凡夫破了戒律,还是可以在余生重新受戒,护守戒律。如果在未来当中,再度破戒,同样可以再一次加以净化,每净化一次,这位修行人就可以再度拥有戒律。这种努力并不困难。每当打破日常戒,就应该立刻重新受戒。在今日,有很多人都具备了戒律。

  但是,能够在某一「遍处」或「不净观」禅修中,完美证入,或者对于物质现象、心灵现象、无常等,证入直观的修行人,却是非常稀少的。这是因为由邪法引起畏法的情形,非常普遍。

  法障

  所谓由邪法引起法障,是指这些观点、修习与局限不足以看清轮回的危险,并且相信道与果是不可能证得的,这种信念一直到波罗蜜圆满之前,会延缓修行的努力;相信现代的修行人,只能证得二因人(dvi-hetuka ,译者按:指无贪、无瞋,但不能证得道果),相信过往的伟大导师并不存在。

  纵使尚未证入究竟,没有任何一种善业会白白浪费掉的。如果作了努力,对于那些欠缺波罗蜜的人而言,一个善业就是产生波罗蜜的工具。如果不作任何努力,获得波罗密的机缘也会失去。如果这些波罗密不够成熟,只要努力,他们的波罗蜜就会变得扎实、成熟;并且在现今佛法的来世中,证得道与果。如果缺少努力,成熟波罗蜜的机缘也会丧失。如果这些波罗蜜成熟了,又能够努力向前,就可以在今生证得道与果,如果缺少努力,那么证得道与果的机缘就会失去。

  如果是二因人加以努力的话,他们就可以在来世成为三因人(译者按:无贪、无瞋、无痴)。如果他们不努力的话,就不可能从二因的阶段超升出去,反而会落入「无因」(ahetuka)(译者按:再生于无任何善的根基)。

  在这个世界当中,有些人打算出家,剃度为比丘,要是有人向他说:「你要抱着一辈子维持比丘身份,否则的话,就取消这个念头!」这就是对于「法」的怖畏。

  「我宣示,只要生起行善的念头,就会带来巨大的利益!」(译者按:见《中部》第8经?《损减经》)

  佛陀如是说。轻贱布施的行为或布施的人,会引障碍自己的智慧。如果轻贱戒律、禅定、智慧的行为,或是蔑视修行的人,就会产生所谓的「法障」。如果产生所谓的「智障」,这个人就容易失去权力、影响力或者财富,在现世或来生中,也会沦入赤贫的困境。如果产生所谓的「法障」,这个人很容易在言行知觉上发生障碍,因而在现世或来生中,全然失去生存的价值。愿一切有情众生都觉悟!

  有关生为人类的殊胜机缘,值得摆脱上述所提的邪法,并且在今生努力修行,以阻绝未来轮回中通往四恶道,甚至可以藉由专心勤奋修习止观,累积一些种子,得以从此生的痛苦解脱出来或从未来的佛法中解脱。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现在,我将要检视「佛法遗产」的构成因素。 「佛法遗产」是指接受佛法传承的行为。 「『所施与之物』,就称为『遗产』。」(Databbanti dayam) 父母将财富视为遗产而赠给孩子。

热门推荐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一章 三十七道品 第二章 四念住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九章 如何修持三十七道品]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附录一 证入「无我」的利益]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中译者序言 引言]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十章 佛法的遗产]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三章 四正勤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四章 四神足]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七章 七觉支]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六章 五力] [三十七道品导引手册 第八章 八正道]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602051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