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故事 感应故事
弘善佛教 >佛教故事 > 感应故事 >

深深拜谢师恩佛恩——我学佛的感应和心路实录

2015-01-29  [感应故事]

  深深拜谢师恩佛恩

  ——我学佛感应和心路实录(摘录)

  药师咒和十二药叉大将

  持这个心中心咒不久,就碰上「非典」事件。后来这场时疫越发汹涌,到了人人谈「非」色变的地步。我们在校园里的,虽然都不出门,但也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后面我也给情势弄得有点怕,心想人身难得,万一这条小命就这么给「无常」请去了,那可就糟了。于是我决定修个能够对治的法门,当时脑海里想到的就是药师琉璃光如来。因为在此之前我翻阅过南师的《药师经的济世观》一书,只是当时读了不是很在意,也没有「信受奉行」。现在可好,真的是临阵抱佛脚了,我便找出《药师经的济世观》再来研究,最后决定,就按南师所说的持咒方法修修看。但又碰到一个困难,那就是我想结药师如来的手印,不知怎样结,南师在书中虽数次提及,也有所指示,但我看了几次,总是不明白。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又拿出来研究,不知怎么就弄明白了。从此,每天晚上我都结此手印,修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咒,最后又加持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号(南师谓此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号一路念下来,就是无上密咒,非常灵验)。后来又修施食,并为「非典」的那些病毒众生回向

  修药师琉璃光如来法门不久,我就碰到一件事,令我对这一法门更加生发信心。那时「非典」浪潮已经平安过去了,一天中午,我在食堂午餐时,不小心吃进了碗里的一个脏物,好象是苍蝇吧(这也可见大学饭堂的卫生,呵呵),回来后肚子就开始疼痛,吃了药仍不见效,只好上床休息,但疼得睡不着,只是在那里翻来覆去。没办法,我只好拚命念药师咒、观音菩萨和药师如来,请观音菩萨、药师如来和十二药叉大将加持,后来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恍惚中,我看见虚空中站立着四、五位大将,只显现出上半身,他们非常地高大、威武,铠甲鲜丽,样子就像传说中的天兵天将。正在这时,我的同学给我送来一封权老师的信,把我叫醒了。我豁地出了一身汗,醒了过来,病也顿然好了。起身后,我呆呆地坐着,心想怎么这么不可思议,自己都有点不相信,怎么梦了一下病就忽然好了?这些人是谁啊?如果是药叉大将,应是12位啊?到了我写本文的不久前,我上网时碰巧看到了药师琉璃光如来和十二药叉大将的圣像,发现十二大将和我当时梦见的很接近,才知道可能就是这十二位大菩萨的显现,只是仍然不解何以不是12位。

  六、奶奶和药师琉璃光如来延寿法门

  与奶奶的殊胜因缘

  前面说过,我和奶奶有着殊胜的因缘。我能来到这世界,就和她有着莫大关系。长大后,我也和奶奶最投缘,在4个男的孙子中,我和奶奶也最合得来。尤其奶奶行动不便后,别人都很少带她出去,但我一回去,就会牵着她的手出去外面散步(父母我都没怎么和他们散过步),陪她走走聊聊。所以在几个孙子中,她也最喜欢我,肯听我的话。

  工作时的几次梦

  99年前后几年,是奶奶的坎坷岁月,真是人到老来百事哀:她先是摔伤了手臂,后面又摔倒,跌伤了腿,起居非常不便。后来又接连生了几场病,且都濒于危境。98年我毕业到外地工作后,家中频频传来奶奶的危讯,弄得我也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在奶奶一次严重病危的前后期间,我接连做了几次同样的一个梦:(我正在睡眠时),奶奶来到我床前,同我说:「孩子,我要走了。」说了转身就要走开,我又急又舍不得的哭着拉住她,不让她走,并说:「奶奶,你不能走,只要你祈念观音菩萨,她老人家就会保佑你,延你的寿。」说完我就醒来了。这几次梦让我觉得很蹊跷,因为它们不是接连做的,而是隔好几天就做一次,而且梦境完全一样,每次奶奶穿的衣服也都一样。所以最后一次我就想,怎么有这么奇怪的梦?莫非是观音菩萨在指示我?!于是我决定不管怎样试一试。那年放假回家,我就和奶奶简单地讲解了念佛法门,没想到她一听说信,并马上按我说做了。从此一有空她就念阿弥陀佛,而且,她也很快相应,在几次病危中都有惊无险,最后竟能安然脱险了!这一来,她信心更足了,我也利用每次回家之暇,进一步和她讲解了佛法的道理。我的父母,从几次的奇迹中(有一两回,大家都认为奶奶不行了,算命的和神婆之类的也都说她寿限已到,无法度过此厄,家里人连后事也都准备好了。可奶奶就是听从我的吩咐,一心念佛,最后就撑了过来!这些事,说给人听,可能都会不相信,可是经历其中的,就会不得不信服。),也开始听从我的劝告,信受佛法,开始念佛。

  虔修药师法

  2003年下半年,正是我读研期间,也就是我前面说到的因「非典」事件而开始修持药师琉璃光如来法门的时候。奶奶重病了,这一次更是来势汹涌,病情危重到什么程度呢?——她手脚失控,手和脚颤抖个不停,根本无法自行进食;而且大小便也失禁,每隔几分钟就要人抱起来解手!别说起居无法自理,整个生活都要人护理,而且是24小时都要有人在旁边跟着照顾。医生只说是糖尿病后期综合症,说没法治好,只是拖时日而已。家人日夜轮班,照顾得疲累无比,后来大家也都觉得实在是不行了。而且他们背着我求神问卜(因为我是大力反对的),神婆们这回是铁定了口,说绝对活不过春节。后来病情一直没起色,弄得我也没有什么信心。我自己也占了两次卦,都是卦象很差很凶,后面一卦我更是专门请一位研习占卦的朋友帮忙断解,他的答复是,这个病医药无效,并且说难以度过春节了。这些情况,让我也认为奶奶是捱不过去了,于是开始做两手准备:一边翻阅元音老人的《中阴救度法释义》和一些讲述往生注意事项的文章,一边继续在佛前为奶奶诵经回向祈福。

  那时候我住学生集体宿舍,睡在上铺。所谓「佛前」,是指在我的小佛坛前。而所谓佛坛,其实是指我在床上设置的一个最简陋不过的佛坛:在枕头的对面那边的蚊帐,悬挂着我修白骨观用的人体骨架图,佛像就夹挂在图上,就这样供奉着药师琉璃光如来和准提佛母的圣相。后来,我把南师的相片也从哥哥家中取回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把南师当作金刚上师(也不管南老师认不认我这个劣徒,反正是厚着脸皮赖上了)来礼拜。同时供奉的还有人家送给我的一本袖珍《金刚经》,后来,我拜阅祈竹仁波切的文章,他老人家说一个完整的佛坛应该有佛像、经书和佛塔三样,于是我又买了一个微型的佛塔,一并供奉上去。不过这都是过了春节后的事了,在为奶奶祈福祈寿时,真的简单到只有两三幅佛像的。

  奶奶重病时,也正值我找工作处于紧张关键的时刻——不时要准备面试、笔试什么的,随时得守候待命。所以,虽然为了报答奶奶的恩情,我在觉得奶奶往生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很希望她能再度过此寿辰之厄,继续修学到较有把握再走;同时,在私心上来说,我也实在不希望这时回家奔丧,影响毕业找工作。于是,我天天在佛前为奶奶礼拜、诵经祈福,并为此手抄了《佛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和《普贤菩萨行愿品》,发愿每天诵读回向。后来,因为时间关系,药师经我就只选读其中的药师琉璃光如来十二大愿部分,因为南师强调,修药师琉璃光如来法门,最重要的就是效法药师琉璃光如来因地上的行愿。就这样,每天睡起、睡前我就读两次经,有时白天有空还增加一次,晚上则施食,但更多的时间还是持咒(我是把药师咒、心中心咒合在一起念诵)和拜佛。那时,因为找工作弄得压力很大,解卦和算命的都说我找工作会很不顺利,最后找到的工作也不好,而就业形势也确实很严峻,所以我左右无计,只好拚命拜佛。那时也不知哪来的疯劲,一天拜几次,一次有时拜上近一小时,虽然拜得满身大汗,但心里很舒服,所以越拜越来劲。宿友刚开始还嘲笑几句,后来见我虔诚的样子,大概觉得我挺可怜的(西西),也就不怎么说了,并且挺配合的,一看我关门,就知道我要上床拜佛了,也就不让人串门,以免打扰我。

  拜佛那么久,也没碰见什么事。但在刚开始为奶奶祈寿时,我观想奶奶和我一起在拜,这时,有一个很怪的现象:在我意境中奶奶的影像,总是不由自主地向上飞去,向佛像的方向飞去,我觉得这可能不大妙,就观想把奶奶硬拉回来拜佛。这个现象过了一段时间才消失。

  鬼门关前走一趟

  后来不久,奶奶出现了一次濒危险境,当时我哥哥都回去了,准备为她老人家送终,只有我还是抱存着一丝希望,留在学校(当然也有因为找工作的缘故)。那天奶奶从凌晨五点多开始进入完全不省人事的深昏迷状态,双眼紧闭,脸色青白,什么反应都没有。我在电话中得知,就用南师所授的金钱卦,在佛前礼拜占了一卦,非常有意思的是,竟得了个遁卦,爻辞也不好。我研究来研究去,也搞不清要怎样办才好,只好上床为她老人家念诵《药师经》,不过说实在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到了中午,奶奶终于悠悠一口气地「醒」过来!亲人们问她那么长时间「去」了哪里?她说她一个人出门游玩了,又说走到一片山上,四处赤黄,不见草木,一个人也没有见到,后来就莫名其妙地回去了。我后面听了真是替她捏了一把汗,心想那个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幸亏诸佛加持庇护,否则出现个什么人的,把她一带带走,估计就回不来了。经过这个大厄后,奶奶的病就慢慢地逐渐好转过来。而在刚开始那段时间,她每天要吃几次药,吃得她一看见药就怕。春节后,她几个疗程的药吃完了,仍不见起色,她就硬是不肯再吃。我也劝说家里人,既然医药无效,世间之药都是「药医不死病」,佛法才能真正的起死回生,阿弥陀佛是万药之王,如果连念佛都好不了,那还有什么好说,就依她老人家吧。这是后话,稍后再提。

  自己得病

  且说奶奶死里逃生,从鬼门关回来后,就轮到我受罪了。我忽然患了严重的皮肤病,浑身发痒,特别是晚上,更是无法入睡,浑身像火烧一样的痒,把我折磨得近乎死去活来,那种痛苦真是难以言述。我当时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治愈它。先是求医吃药,涂抹打针,而校医见了我的症状,竟像见了瘟神一样,连药都不给我开的把我赶去打针。我恼怒之极,索性药都不用了。心想中学不也碰见过一次类似的情况,看来还是仍然要自己来医治才行。于是我搬出我的最后的「法宝」——气功来,因为自从我学佛后,我深知气功是外道,只可作为助道品,偶尔用用即可,所以我所有的功法都舍弃了,只留了个田瑞生先生的香功作为应急之资备用。之所以选择它,一是因为它是佛家功法;二是其初级功,简易方便,时间也短;三是我以前练习时,治病效果很好。所以我每天除了修药师法的例行功课外,便加练香功。但是,前面屡试屡验的香功,这次也不顶用了。这下把我急得、痒得手足无措,只有拚命求佛拜佛。后来我想,如果我的病连药师如来把治不好,那还有谁能治好,于是香功也不怎么练了。一直到春节前,都已经放假了,我的病还是没好,当时把我惭愧的啊:自称是学佛之人,却如此为病所牵,一点都转不过来,真是「一年三百六十天,不在愁中在病中」啊!还谈什么救度众生啊,真是如南师所说的,先别谈什么自在、作主,自己不麻烦人就够好的了!所以束手无策之下,只好多多礼拜药师琉璃光如来,求他老人家让我在春节之前能够疾病得愈,过个大年。

  修习十二药叉大将法门

  但是快到春节了,仍是体痒不止,我只好拖着一身的病痛回家。一进家门,奶奶一听到我回来,马上挣扎着要坐起来,我一看她老人家骨瘦如柴的样子,不禁心酸无比。奶奶拉着我的手,絮絮地述说着,可是她连话也说得不流畅,因为口腔有着严重的溃疡(那时她每天仍在吃药)。同时,她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颤抖个不停,坐也坐不了多久。我看着她这可怜的样子,不禁伤心而至于热泪泫然欲下——众生真苦啊,如此地为生老病死所折磨!奶奶的这副情形,反倒让我下定决心要为她老人家更好的祈福祈寿。我于是想到了南师在《药师经》中提到的结十二药叉大将五彩丝带的法门,便决心一试。隔天,我让家人买来了几条彩色的丝带,便跑到楼上的床里修法了。说来真是惭愧,按《药师经》说的,本应大事摆设,恭敬供养,又是这样啊那样啊很复杂的,可是我条件所限,基本是什么都没有,就在床上打坐修开了,而且前后也就修了一个来钟头而已。我先是清净心意,再深深地祈求南师的加持,把他观想为金刚上师,然后就祈求药师琉璃光如来和十二药叉大将的加持。就这样先诵持药师咒,再念诵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号,最后就叩拜祈求,末了依南师所教的,边念十二药叉大将的名号边把丝带打成常见的蝴蝶结,观想供佛并祈求加持后,我就拿到奶奶的床头挂着。说实在的,这样做后,我心里也没底,因为我当时的咒还远远没有持满100万遍。

  晚上我就在奶奶床边轮流照顾她,她睡了,我则在旁边读诵《普贤行愿品》和《药师经》,祈愿她早日康复。如今想起这段经历,不禁情怀飘泛……

  病得怪,好得也怪

  且说这时已是大年年底了,而我自己的体痒依然在折磨着我,我心想药师如来也不帮忙啦(如今想来,忏悔不已),看来春节是好不了的啦。而爸妈看我体痒的苦状,便硬叫我要去看医生,我也实在受不了,加上春节转眼即至,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到附近的一家诊所就诊。那个医生我不知该怎么说他好,说他是庸医吧,又是他歪打正着的对治好我的病起了一定作用;说他高明,他竟给我癣药膏涂抹!而我也病急乱投医,竟也就糊里糊涂地拿起就用。癣药膏药力药性之强,众所周知,于是大年三十,我在浑身涂满药膏的情况下,终于睡了一个久违了的难得的安稳觉,真是一觉到天明,舒服得很!但大年初二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上的药膏让我如同涂上一层硬梆梆的皮层,关节的运动都有点不灵便的感觉,而内在又开始痒起来。我知道不对劲,不敢再用。正好这时爸妈让我涂抹家里放着备用的另外一种膏药,这个是附近另外一位医生自行研制的,药性很温和,家人平时买来涂涂,治治常见的皮肤病。我没办法了,求佛固然天天求,药碰到了也就拿来一试。说来也怪,这第二次的药膏一涂,病就开始好了,接着只再用了两三次,整个皮肤病就基本治愈了!就这样,这场差点折磨死我的持续两个来月的皮肤病,就像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样的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我至今都想不通它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去的,但有一点是,我最后总算是过了一个平平安安的春节,药师琉璃光如来还是满了我的愿啊!后来,我再次翻阅倓虚法师的《影尘回忆录》(这本好书我大学时就看了,后来随缘送人;写研究生论文时要用到,到处找不着,就求观音菩萨帮忙,不久竟让我非常意外地在书店买到。说来也是一段奇遇,此不详谈。)时,看到倓虚法师在忆述评说谛闲法师的危症被一位「赤脚医生」误用、险用毒性药物而误打误撞地治好病一事时,不禁深有感触:我自身不也就是这样一个类似的例子吗?!很多人总认为要诸佛菩萨来放光啊、显身啊、托梦啊,才叫有感应,殊不知这种情况有时反而不好,因为我辈痴愚众生极易执此而着相,进而陷于魔障。所以诸佛菩萨更多的感应是无形无相的,但又让你心知肚明!当然你真正诚心求了,感应梦还是会有的,就像我下面要继续说的。

  两个吉梦

  我在春节回家前,还在学校时,就在奶奶刚刚度过上述大厄后不久,大家都还不知道奶奶能否度过春节,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爸爸两个人在家里拜观音菩萨,家里摆着一个大佛桌,供奉着观音菩萨(实际上我家里当时并没有这样的佛坛,爸妈在我要求下,是供设了佛坛,但条件所限,只是个小桌而已,也没有下述的签筒),我们父子两个在那跪拜,爸爸就在求签,他第一次摇时,所有的签条都从筒子里掉出来,散落一地。我就让他再求一次,这次一求就跳出一支签诗,他递给我,让我解签,我一看就说,爸,上面说了,病得愈,奶奶能活过春节的,没问题。第二天,我醒来后,觉得很奇怪,也很高兴,就和爸爸说了这个梦,说依此看来,奶奶应该没问题。

  春节后我回校不久,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五彩丝带的结都解开了!第二天醒来,我很高兴,因为南师在书中说到,病人病好了,就要把结解开,不能老是结着。现在既然梦到这样,肯定是个好兆头。果然奶奶身体日渐起色(是在不再吃药而只念佛的情况下),慢慢真地就好了!后面我就让爸妈把彩缕取下,在佛前拜谢,焚烧化掉。

  一些感想

  现在想起为奶奶修药师琉璃光如来延寿法这个事,心中就感慨无比,其中当然最多的是对诸佛菩萨的深深感恩!同时,也有一些个人的心得体会,那就是还是多劝人念佛为宜,不可轻易为人治病、延寿,特别是像我这样自身德行、修为太差的;但是,另外一方面,你若真有愿心愿力,则心诚则灵,必有感应,诸佛菩萨绝对不会不加持的!这一点,我在拜阅南师的书时,看到南师说要修法修到开眼闭眼都是一片光明的程度,才可为人治病,否则不要随便施法,盖易反成罪过也。我当时体会还不是很深,直到患上的这场莫名其妙的皮肤病治好后,才意识到自身的患病和为奶奶修延寿法有甚大关系,后面又看宣化上人的文章,见他说到为人治病而招惹来的麻烦,更是惊诧自己当时的「无知者无畏」,当然也就因此更为感恩诸佛菩萨对我这初生牛犊的慈悲加持了!想想南师书中(《南禅七日》说得更详细)说的活罗汉——光厚老和尚,真是何等的修行,袁太师父的母亲濒危之际,老和尚过去只在她头顶拍摸一下,就把人救活过来了,哪像我这么死求活求的,到头来还自己糊里糊涂地大病一场,最后才侥幸圆成心愿!菩萨和凡夫的差别,就有这么的天地之远,想来真是惭愧!这不正是南师所说的「本欲度众生,反被众生度」吗?对我来说就是「本欲度奶奶,反被奶奶度」了!

  另外,我辈凡夫学佛修行,往往爱用分别心来妄测圣境,如把阿弥陀佛和药师如来截然分开。而南师在书中数次指出,阿弥陀佛和药师如来的佛国国土是相通相连的,他形象地称为连锁店,谓两者本就是一体,无二无异。我在经历这次事情后,才对此有了深切的体会:奶奶从始至终,都是念阿弥陀佛,而我则修学药师法,最终竟使奶奶在佛力的加持下,创造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生命奇迹!想来除了感恩,还能说什么呢?——

  再次顶礼恩师南公!再次顶礼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再次顶礼药师琉璃光如来和十二药叉大将!再次顶礼阿弥陀佛!南无三世诸佛十方菩萨!

分享到:
相关推荐 一声佛号感应十余丈光(内附动画) 一声佛号感应十余丈光(内附动画)

在凄凉的野地里,哭诉声不绝于耳,简直是呼天抢地,那是一座小坟,一个祭拜者,原来几个月前,同乡朋友病故,这人亲自为朋友送了葬。他携带朋友的资财遗物,返回故乡,亲手交还给朋友的家人。

热门推荐 关于观世音菩萨的故事大全

[阿弥陀佛的故事] [金刚经感应事迹] [地藏经感应] [大悲咒故事]

念诵《心经》,心想事成

[念诵地藏经的真实感应六则] [佛咒感应]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602051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