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唯识论 成唯识论
弘善佛教 >佛经大全 > 成唯识论 >

唯识名词白话新解 十四划

2015-01-30  [成唯识论]

  十四划

  【种子】种子为法相宗所立,是唯识学上极重要之基本理论。种子者,指在阿赖耶识中生起一切有漏无漏诸法的功能。《成唯识论》卷二曰;‘此中何法名为种子,谓本识(阿赖耶识)中,亲自生果功能差别。此与本识及所生果,不一不异。体用因果,理应尔故。’识为一种功能,此功能在未发生作用,於潜在状态时,不称识而称种子;其发生作用即起现行时,不称种子而称识。所谓现行,即是能生起色、心各别不同现象的作用。种种不同色心现象,都自有他的亲因,此亲因即称为功能,又名为种子。种子者,以其有生起诸法的作用,犹如草木种子,能生芽茎也。原来所谓世间一切诸法,即世间种种精神的、物质的现象,皆是阿赖耶识中种子变现而起。阿赖耶识摄持诸法种子,有生起色、心诸法的力用,此力用即称为种子。沉隐的种子(即潜伏的功能)生起色、心诸法时,称为现行。所以种子、阿赖耶识、和它所生起的现行果法,这三者是体用因果的关系,所以是‘不一不异’。因为本识是体,种子是用,体用之间,体是体,用是用,所以非一;但体是此用之体,用是此体之用,体不离用,用不离体,所以非异。再者,种子与现行之间,种子是因,现行是果,因是因,果是果,所以非一;但因是此果之因,果是此因之果,所以非异。这体用因果的道理,‘理应故尔’。见《成唯识论述记》卷七。

  【种子六义】唯识宗所立理论,谓阿赖耶识储藏诸法种子,种子有二类,一为本有种子一为新熏种子。而种子须具备六项条件,称为种子六义。据《成唯识论》卷二等载,即:一、刹那灭,谓眼、耳、鼻、舌、身、意等诸识种一念才生,生则随灭,念念不停,刹那变异。二、果俱有,果即识与根,谓识与根同时俱起,以成力用。如眼根照色境时,眼识随即同缘,于诸实境分明显了,耳、鼻、舌、身、意亦同。三、恒随转义,谓眼耳等诸识起时,种子随转。如眼根照境时,眼识种子随即相续,无有间隔。四、性决定义,谓诸识各各所缘善、恶、无记等三性,无有间杂。如眼识缘恶境,则成恶法,不能成善法;缘善境,则成善法,不能成恶法;若缘无记,则不能成善恶二法。五、待众缘义,谓诸识之种子非缘一因而生,必假众缘而后成就。如眼识之种子须得空间、光明、根、境等众缘,方得显发。六、引自果义,谓诸识各引自体果用,非是色、心交互而成。如眼根照境时,眼识即缘所对之实境,而不混于声、香等别体。见六义别释。

  【种子生现行】阿赖耶识有生一切法之功能,此能生之因,称为种子,自此种子生起的色、心诸法,称为现行。能生的种子是因,所生的现行是果,当种子生起现行之际,现行有强盛的势用,刹那间熏习起现行的种成为新种子,这就称为‘种子起现行,现行熏种子。’在种子起现行的时候,种子是因,现行是果;而现行熏种子的时候,现行是因,受熏的新种子是果。这三者是‘刹那生灭,与果俱有。’与此种生现的因果之同时,也就是现生种的因果。有如烛的柱生焰(种生现)之时,同时也正是焰烧柱(现熏种)之时。

  【种子来源】此是指种子的来源或原因而说的。种子有二类,一者本有种子,二者新熏种子。本有种子,谓阿赖耶识中,本来含藏有有漏无漏一切有为法的种子;新熏种子,谓阿赖耶识中所藏的种非为本来所固有,而是由现行的前七识、随所应而色、心万差之种种熏习,而成为有生果功能的新种子。于此,有护月、难陀、护法三师不同的主张。一、护月论师主张,他以为一切种子,是阿赖耶识的功能作用,本来俱有,并不是由新熏发生;熏习不过能增长养成本来固有的种子,他引以下经论证明:《无尽意经》谓:‘一切有情,无始时来,有种种界,如恶叉聚,法尔而有。’(界是因义,就是种子差别的异名。)《阿毗达磨经》谓︰‘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二、难陀论师主张新熏说,他以为一切种子,都是由现行的熏习而发生的。因为能熏与所熏,都是无始以来具有,所以从无始来就有熏生的种子。他以为,所谓种子者,必藉熏习而发生。再者种子是习气的异名,所谓习气,就是现行所熏习的气分,由之可知种子是由新熏而来。他也引经论来证明︰《多界经》载︰‘诸有情心,染净诸法,所熏习故,无量种子之所积集。’《摄大乘论》载︰‘内种定有熏习,外种或有或无。’三、护法论师主张折衷之说,他以为诸法种子,本有两类,即本有种子和新熏种子。这两类种子,都是无始以来就有的。阿赖耶识中,具有法尔生起一切诸法的差别功能,这就是本有种子,此又名本性住种;同时在无始以来,由现行的势力,留贮在阿赖耶识中而有生果的作用,这就是新熏种子,此又名习所成种。此本新二种,相待而能生起诸法的现行。

  【种子依缘】生识的九缘之一。种子,即眼等八种识之种子。谓眼识依眼根种子而能见色,耳识依耳根种子而能闻声,鼻识依鼻根种子而能闻香,舌识依舌根种子而能尝味,身识依身根种子而能觉触,意识依意根种子而能分别,第七识依染净种子而能相续,第八识依含藏种子而能生出一切诸法,以诸识各依种子而生,故种子为眼根等诸识之缘。参阅‘九缘生识’条。

  【种子建立的渊源】大乘唯识宗建立种子,是本宗的基本理论之一。所谓‘八识三能变’,即是以种子为能变之因。而种子之建立,其渊源可追朔到部派佛教的‘一味蕴’和‘穷生死蕴’,以上二者可视之为种子的前身。‘一味蕴’是经量部所立,《异部宗轮论》谓,经量部认为人体内有一种名为‘一味蕴’的‘细意识’,由它而生起‘根边蕴’,即通常所称的色、受、想、行、识五蕴,由此五蕴构成一切众生。而此‘一味蕴’,即为受、想、行、识四蕴所组成,此一味蕴行相细微,有情的轮回流转,即通过它而进行。《成唯识论述记》谓:‘经量部亦名说转部者,此师说有种子,唯一种子,现在相续,转至后世,故名说转。’故其颇有种子的功用。

  化地部是自说一切有部分出来的部派,此部建立‘穷生死蕴’,也具有种子的特征。《摄大乘论》卷上谓︰‘化地部中,亦以异门密意,说此名穷生死蕴。’世亲在《摄大乘论释》中解释此穷生死蕴曰:‘穷生死阴,恒在不尽故,后时色心,因此还生。于无余涅槃前,此阴不散,故名穷生死蕴。’

  【种子特性】种子是一种功能,此功能非物质而有物质的力用。世间色、心万法,皆自此‘能’、此‘力’生起,故种子有下列之特性;一、种子非色非心,只是一种功能。二、此种功能遍宇宙,故种子亦遍宇宙。功能一旦起用(起现行),宇宙万象森罗。故种子无尽,宇宙亦无尽。三、种子无大小轻重之分,种子起现行时,‘相分’由‘见分’而显示。故心识分别一旦生起,即摄尽全宇宙,无一法不在心识之中。

  【种子异名】种子有许多异名,各有其意义,而所指的全是种子。兹举重要者如下:一、种子,见‘种子’条。是望它自身所生的现行而得名。二、功能:功者功用,能者能力,以其炽然能生,故曰功能。三、习气:七转识造作的善恶之业,其影响力熏习第八阿赖耶识,阿赖耶识中留下此种种造作经验惯性(习惯),称之为习气。这是对能熏的现行而得名。四、气分者,就是现行所熏习的气分之谓。有如以香熏衣,衣上留下香气,谓之习气。五、粗重:种子异名,以其是二种生死——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的根本,非细非轻,故名粗重。其实也就是烦恼、所知二障的种子。六、随眠︰此在小乘有部,系指烦恼而言,以烦恼随逐有情,行相微细,有如眠伏:而在唯识学则指种子,意谓种子随逐有情,眠伏于阿赖耶识中,故称随眠。

  【种子识】乃执持诸法的种子不失不坏之识,为阿赖耶识异名之一。此识含藏万法种子,能生起一切法,故称种子识。《成唯识论》卷二曰:‘此能执持诸法种子,令不失,故名一切种。’又,《摄大乘论释》卷二载:‘谓有能生杂染品法,功能差别相应道理,由与生彼功能相应,故名一切种子识。于此义中,有现譬喻,如大麦子,于生自芽有功能,故有种子性;若时陈久,或火相应,此大麦果功能损坏,尔时麦相虽住如本,势力坏故,无种子性,阿赖耶识亦复如是。’

  【境】境为感觉作用的对象,又作境界、尘。即根与识的对象,亦即心与感官所感觉或思惟的对象。引起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之感觉思惟作用的对象,即色、声、香、味、触、法六境,以其能污染人心,故又称为六尘。唯识大乘自本质之有无将境分为性境、独影境、带质境三种,以论见、相二分种子之异同。此外,境又有内境外境、真境妄境、顺境违境等分别。简单的说,境是了别境识(即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所了解分别的对象,也即是宇宙间的各种现象。佛法中以眼、耳、鼻、舌、身、意六种识,缘虑色、声、香、味、触、法六种,此六境赅括宇宙间一切现象。

  【境不离识】唯识学立论,以一切客观外境都不实在,皆是主观心识的虚妄变现——由心体的自证分变现出相分,再由见分去缘虑分别,故曰不离识。

  【境唯识】法相唯识宗的窥基大师,将诸经论所说唯识文义总摄为五种,称为五种唯识,此为五种唯识之一。亦即就所观之境,而阐明唯识的意义,如阿毗达磨经说‘一处四见’的譬喻即是。参阅五种唯识条。

  【境无识有】做为客观现象的外境,是内识的虚妄变现,故曰境无,以此成其唯识。《成唯识论述记》曰:‘唯谓简别,遮无外境,识谓能了,诠有内心。’

  【境缘】生识的九缘之一,境指色、声、香、味、触五尘之境。谓眼等五根虽具见、闻、嗅、尝、觉等五识,若无色等五种尘境为对,则五识无由生起。参阅‘九缘生识’条。

  【境识俱遣】指客观的外境,与主观的心识同时俱遣。主客俱遣,即得唯识实性,亦即绝待的真如境界。《转识论》曰:‘境识俱泯,即是实性。’唯识宗立论,在于破遣有情对我法的执著,故以识遣执,诸执尽除,识亦随遣,若执实有诸识,亦成法执,同于所破。故于三自性则曰:‘我法遍计无,内识依他有。’或者说:‘外境毕竟无,内识如幻有。’所以遍计所执之法是幻有,依他起之法是假有,而圆成实性则是实有。《唯识三十颂》曰:‘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识实性。’

  【福非福不动业】以业力的性质区分,有福、非福、不动业三种:一、福业:可感欲界人、天善趣的总报,及六趣中殊胜别报之业。非福业:可感欲界三恶趣的总报,及六趣中鄙劣别报之业。二、不动业:可感色界无色界总、别二报之业。

  【福智】福德与智慧的并称。据《成唯识论》卷九记载,菩萨所修诸胜行中,以慧为性者称为智,其余则称为福。菩萨为成就佛果,必须上求菩提(智业),下化众生(福业),因其所具备的福、智二行(福智二业),系成佛最胜的实践,故称为‘二种胜行’。菩萨一切行为,虽总摄于福行与智行,若加以区别,则有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等六度。此中前五者属于福行,智慧属智行;或以前三者属福行,智慧属智行,而居中之精进、禅定则通于智行与福行。

  【福业】指能招感人、天福利果报的有漏善业。据《百论疏》卷上所说,福乃富饶之义,修行善业能招感人、天之乐果,故称为福业。参阅‘福等三业’条。

  【福德资粮】二种资粮之一。为福德庄严的异名。谓修持六度中的前五度,如布施、持戒等善行,以为证佛果之资粮。而六度中之智慧,即称为智慧资粮。《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七载:‘复有二因能得二果,如大乘经庄严论说:福德、智慧二资粮,菩萨善修无边际,乃至勇猛疾归德海岸。’参阅‘福智’条。

  【慢】七慢之一。即比较自己与他人之高低、胜劣、好恶等,而生起轻蔑他人之自恃之心,称为慢;亦即轻蔑、自负之意。唯识宗有七慢之说,对于不如我的,我轻慢他,这叫‘于劣计己胜’;对于和我相等的,我轻慢他,这叫‘于等计己等’。参阅‘七慢’条。

  【慢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六根本烦恼所之一.慢者傲慢,自以为处处优于他人,高人一等。《成唯识论》曰:‘云何为,恃已于他,高举为性,能障不慢,生苦为业。’慢者自尊自大,轻举憍扬,不知谦卑,轻蔑他人。’《俱舍论把慢区分为七或九种,唯识宗承‘七慢’之说。见《成唯识论》卷六。

  【慢见】十种见之一。与‘慢’同义。即心生憍慢,凡事认为自己优胜,而视他人为低劣。小乘俱舍宗与大乘唯识宗,皆以此通于见所断及修所断。见《瑜伽师地论》卷八.

  【慢使】十使之一。慢惑能驱使人之身心,故称慢使。在十使中,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等五者,动念即生,为惑性之锐利者,称为五利使;对此,慢与贪、嗔、痴、疑等,皆由推求身见等而生,其性分迟钝,称为五钝使。

  【疑】谓对迷悟因果之理,犹豫而无法决定的精神作用。即对于佛教真理犹豫不决之心。小乘预流果以上、菩萨初地以上乃能断除之。依俱舍宗,为六随眠之一,十随眠之一;依唯识宗,则属六根本烦恼之一。疑有二种:一、迷于理之随眠性的疑结,即对于诸谛理犹怀疑惑,阿罗汉已断除之。二、于事犹豫不决之处非处之疑,即对事疑惑,如于夜观树,疑为是人或为非人等,阿罗汉未断除之,然独觉于此则已有成就。一般广泛地包含非烦恼性之疑。故凡怀疑、犹豫不定之心理,皆以网譬喻,而称疑网。

  【疑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根本烦恼心所之一.对真理怀疑不定,曰疑。《成唯识论》曰:‘云何为疑,于诸谛理,犹豫为性,能障不疑善品为业,谓犹豫者善不生故。’所谓谛理,即指苦、集、灭、道四圣谛。对谛理犹豫不信,故障蔽不疑的善品,此即其业用。见《成唯识论》卷六。

  【疑盖】五盖之一。盖为烦恼之异名,与‘疑烦恼’同义。谓疑惑之情,覆盖行者心识,使不彻见真理,故称疑盖。《大毗婆沙论》卷四十八载,所谓‘盖’,含有障、覆、破、坏、堕、卧等诸义。《法界次第》卷上载:‘盖以覆盖为义,能覆盖行者清净善心,不得开发,故名为盖。(中略)痴心求理,犹豫不决,名之为疑。’

  【梦中独头意识】四种意识之一,为梦中的第六意识。意识有明了、定中、独散、梦中等四种分别,其中,明了意识与眼、耳等五识俱起,故称五俱意识;定中、独散、梦中等三意识不与五识俱起,故称独头意识。梦中独头意识,系指在梦中,前五识不起现行,唯第六意识发生作用,缘著梦中的境界生起的作用。见《百法问答钞》。参阅‘四种意识’条。

  【梦幻泡影】幻,指幻术家之变幻;泡,指水泡。‘梦幻泡影’与‘露电’,皆用以譬喻世间万法之虚妄不实、生灭无常。《金刚经》偈子‘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梦觉相违难】这是‘唯识九难’的第七难。外人问曰:假如我们醒的时候,所见的色境都同梦境一样,也是不离于识,那从梦中醒觉的人,知道梦中境界全是虚假,是唯识的幻境;为什么我们现在醒的时候,不知道所见的山河大地是虚假的,是唯识所变的呢?论主答:正在梦中还没有醒觉的人,他也不能自知梦境是假,一定要到醒来以后,才能回想到梦境是假,唯识所变。正如我们现在所见的境界也是这样,在没有证到佛果的时候,不能自知是唯识所变。到了成佛之后,才能够知道未证佛果以前,如恒常的处在梦中,所以佛才说之为生死长夜,因此,不能了知色境是唯识所变。见《成唯识论》卷十,参阅‘唯识九难’。

  【漏】漏者流注漏泄之意,是烦恼的异称,所以烦恼灭尽即称为漏尽。漏亦有染污、缺失、不圆满的意义。漏是流注漏泄,三界有情,由眼耳鼻舌身意等六门,日夜流注漏泄烦恼,故名日漏。由漏尽而得到解脱,称‘漏尽结解’。断尽三界烦恼而证阿罗汉果者,称为‘漏尽道’。

  【漏无漏三业】以业力有漏无漏区分,分为有漏业、无漏业、非漏非无漏业,故称三业。一、有漏业:此为三界以内凡夫之所作,感分段生死之果报。二、无漏业:此为出世二乘之所作,感方便有余土之果报。三、非漏非无漏业:是出世之所作,感实报土之果报。

  【鼻根】鼻根是鼻识发生的地方,鼻是能嗅之义。为不可见有对的净色。此为五根之一,为十二处中的鼻处,十八界中之鼻界。此是鼻识发生的地方,鼻识是依于鼻根,缘于香境,发生其了别认识的作用。《百法纂释》曰:‘三鼻根者,能嗅之义,梵语伽罗尼羯罗拏,此云能嗅,以能嗅香臭故,今不言能嗅,而翻为鼻者,体用兼之,依唐言也。’此在《大乘广五蕴论》则曰:‘云何鼻根,谓以香为境,净色为性。谓于鼻中,一分净色,此性有故,鼻识得生,无即不生。’

  【鼻识】是八识心王中的前五识之一,以鼻根为所依,以香境为所缘,随根而立名,而名鼻识,产生对香境的了别作用。见《百法明门论》。鼻识通于欲界,不通于色界,因为色界没有段食,所以也没有香境,不能成就鼻识。

  【精进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十一善心所之。此又名勤,即对修道、为善勤劬不懈。《成唯识论》曰:‘勤为精进,于善恶品,修断事中,勇悍为性,对治懈怠,满善为业。’精者不杂,进者不退;勇而无惰,悍而无惧。精进是修善断恶,勤于为恶者正是颠倒,不名精进。见《成唯识论》卷六。

  【精进波罗蜜多】此又作勤精进,谓勇猛勤策进修诸善法;亦即依佛教教义,于修善断恶、去染转净。精进是六波罗蜜多之一,及十波罗蜜多之一。修唯识行,入修道位,修十种胜行,十胜行即是十波罗蜜多,其中第四是精进波罗蜜多。精进有三种:一、被甲精进,即修行波罗蜜多,如勇士身被坚甲上阵,没有怯弱。二、摄善精进,即于一切善法,加行精进。三、利乐精进,即利乐自他精进不息。参阅‘十波罗密多’。

  【语表业】三表业之一。语,即语言。人之语言系以一种意思表示于人之作业,故称语表业。据《俱舍论》卷十三载,语表业以言声为体;大乘则谓身、语、意三表业俱以现行之思心所为体。

  【语无表业】三无表业之一。即与语表业共于身中生出一种无法表示于他人之业体。言语使某作业发动于口时,同时招感他日果报之原因,熏发于己身之内,其被熏发者,无形无象,无法表示于他人,故称语无表业。小乘认为表业与无表业皆以色性为体;大乘则谓身、语、意三无表业以思心所的种子为体。

  【遣相证性识】唯识宗依三性观的观行法门,立此五重唯识观。遣相证性识为第五种观法。八识心王的自体分,是依他(因缘)所起的事相,八识心王之实性,是二空所显的真如——圆成实性。故舍遣依他起的事相,证得圆成实的理性,这是事理相对的观法。

  【遣虚存实识】唯识宗依三性观的观行法门,立此五重唯识观,遣虚存实识为第一种观法。即以为此心之境,是遍计所执的虚妄法,体用非有,故而遮遣;内心诸法,为依他圆成,体用非无,故而存留,此为虚实相对的观法。

  【闻所成慧】三慧之一,参阅‘三慧’条。

  【惭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善心所之一。惭者羞恶之心,做了坏事内心感到羞耻者曰惭。《成唯识论》曰:‘云何为惭,依自法力,崇重贤善为性,对治无惭,止息恶行为业。’由于本身自我尊重的促进之力,可以止息恶行。见《成唯识论》卷六。

  【悭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小随烦恼心所之一。悭者悭吝,财物不肯施舍,法理秘不告人,鄙恶地蓄积财法。《成唯识论》曰:‘云何为悭,耽著财法,不能惠施,秘吝为性,能障不悭,鄙蓄为业,谓悭吝者心多鄙涩,畜积财法,不能舍故。’见《成唯识论》卷六。

  【轻安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善心所之一。身心安适轻快,谓之轻安。《成唯识论》曰:‘安谓轻安,远离粗重,调畅身心,堪任为性,对治昏沉,转依为业。’粗重指贪痴烦恼而言,修行者调伏烦恼,远离粗重,为修禅定之必要条件。转依为业者,即转去粗重,依于轻安。见《成唯识论》卷六。

  【诳心所】此为心所有法中的小随烦恼心所之一.诳是欲谋取名誉或利益,自己无德而诈称有德的一种欺骗行为。《成唯识论》曰:‘云何为诳,为获利誉,矫现有德,诡诈为性,能障不诳,邪命为业。’见《成唯识论》卷六。

  【远行地】修唯识行,于第四修习位中十地的第七位。此位菩萨,善修无相行,不起功用,远出过世间二乘出世间道。如《解深密经》云:能远证入无缺无间无相作意,与清净地其相邻接,是故第七名远行地。唐代遁伦撰著《瑜伽论记》,有云:‘始从初地讫至第七,经一僧祇修无相行,方得无间证入无相,与彼第八清净地地邻,名远行地。八地离功用过,名清净地。’

  【绮语】十恶之一。又作杂秽语、无义语。指一切淫意不正之言词。《瑜伽师地论》卷八载,绮语之别称有非时语、非实语、非义语、非静语、不思量语、不静语、杂乱语、非有教语、非有喻语、非有法语等。参阅‘十恶’条。

  【实相】原义为本体、实体、真相、本性等;引申指一切万法真实不虚之体相,或真实之理法、不变之理、真如、法性等。此系佛陀觉悟之内容,意即本然之真实,举凡一如、实性、实际、真性、涅槃、无为、无相等,皆为实相的异名。实相超越一切相对相,超越一切语言效用,因为一切语言都是相对性,而实相则是绝对的真理。

  佛教的基本理论是‘缘起’,缘起,即是众多因素条件,关涉对待而起。缘起有其纵向的关涉对待的关系、和其横向的关涉对待的关系。自纵向的时间上看,是前因后果的关系,自横向的空间上看(就时间某一点上看),是彼此对待的关系。所以,‘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是时间上的因果关系;‘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是空间上的对待关系。诸法以因缘对待而生起,自然没有独立的自性(即没有固定的不变之性)所以在时间上有生、住、异、灭四相。以有生灭,所以‘无常’;而众多因素条件生起的事物,没有中心的主体,无主体所以‘无我’。诸法无常、无我,故其本性是空——即是‘空性’或‘性空’,所以‘空性’是诸法的本质,是本来如此的、不增不减的法性,此法性即是诸法实相,亦即是真如。

  【养因】为五因之一。乃长养一切物之原因,即谓地、水、火、风四大种为长养一切物之原因。《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卷二十载:‘为养因者,能增长故,犹如树根,水所沃润。……风为养因,能引发彼,令增长故。’参阅‘五因’条。

  【熏习】我人身、口所表现的善恶行为,或意识所生起的善恶思想,其‘气分’留于阿赖耶识中,如香之熏衣,即谓之熏习。而我人身、口、意三者生起的行为,就叫做现行。换句话说,第八阿赖耶识,能将经验的痕迹保下来,这就是气分或种子。而经验(身口意三者的行为)的痕迹,能影响一个人未来的性格及行为,这就是熏习。一个人习于为善,这善行是一种熏习,一个人惯于为恶,这恶行也是一种熏习。熏习不是刻意造成的,而是不知不觉任运进行。如人行雾中,他无意使衣服受湿,也不觉得衣服受湿,而事实上他的衣服己布满了湿气。大乘起信论曰:‘熏习义者,如世间衣服实无于香,若人以香熏习故,则有香气。’

  【障】又作碍,全称障碍,覆蔽之意,指障害涅槃、菩提,为遮害出离的烦恼。《大乘义章》卷五曰:‘能障圣道,说以为障’。障之名数,有二障、三障、四障、五障、十重障多种,见有关分释条。

  【对法藏】此有三解:一、三藏之一,即指论藏。对法,即论典。汇集一切论典,称为对法藏。二、为一身、六足论的总称。一身是迦多衍尼子所造的《阿毗达磨发智论》。六足论为一者舍利子造《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二者大目干连造《阿毗达磨法蕴足论》,三者迦多演那造《阿毗达磨施设足论》,四者提婆设摩造《阿毗达磨识身足论》,五者世友造《阿毗达磨品类足论》,六者世友造《阿毗达磨界身足论》。三、即世亲所造的《阿毗达磨俱舍论》,译作对法藏。对法,指六足、发智等诸论;藏,指俱舍论。以俱舍论含摄了六足论、发智论等的妙义,故称之为对法藏。《俱舍论》卷一称︰‘由彼对法论中胜义入此摄故,此得藏名。’

  【广苞大义支】唯识宗所依经论的‘十支论’之一,即《摄大乘论》,这是总括瑜伽、深密法门,诠释《阿毗达磨集论》、《摄大乘论》宗要,而以简小入地为宗。

  【摧破邪山支】唯识宗所依经论的‘十支论’之一,即《二十唯识论》,这是释七难以成瑜伽唯识,而以唯识无境为宗。参阅‘十支论’条。

  【羯罗蓝位】指父母之两精初和合凝结者。又作迦罗逻、羯剌蓝。为胚胎之义。意译作凝滑、和合、杂秽、胞胎。为胎内五位之一.即托胎以后初七日间之状态。《一切经音义》卷四十七︰‘羯逻蓝,梵语,旧言歌逻逻,此云凝滑。父母不净和合,如蜜和酪,泯然成一;于受生七日中,凝滑如酪上凝膏,渐结有肥滑也。’

  【慈航】最早在台湾弘传唯识的法师。法师俗姓艾,名继荣,字彦才,福建建宁人,幼失估恃,十七岁时,礼泰宁县峨嵋峰自忠和尚剃度出家,翌年受具戒于九江能仁寺。行脚各方,礼九华、天台、普陀等名山,亲近各方大德。民国十六年入闽南佛学院就读,未满半年,因故退学。十八年主持安庆迎江寺,二十年以到香港讲经因缘,继而到缅甸弘化,在仰光创立中国佛学会。二十九年随太虚大师访问东南亚各国,之后在星洲弘化。三十七年受台湾妙果法师之请,来台创办台湾佛学院。三十八年大陆撤退,逃难来台的青年学僧,多以法师为依止。后为安置来台学僧,在汐止成立弥勒内院,聚众讲学。并开讲楞严、唯识、因明等大乘经论。他常到各地作通俗演讲,说理圆融、喻解详明、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法师天资欠敏,幼年失学,根基并不算好。住持迎江寺时期,自憾身为住持,岂能不通经论,于是发愤为学,曾向武昌佛学院函购得唐大圆的《唯识讲义》,随身携带,随时苦读,数年之后,终于贯通。抵台湾后,他是第一位弘扬唯识的法师。四十三年(一九五四)法师示寂于弥勒内院,世寿六十,僧腊四十有二。遗体伽趺盘坐缸内,三年后开缸,肉身不坏,成为台湾第一位肉身菩萨。他生前的著作由后人辑为《慈航法师全集》其中包括《成唯识论讲话》,《相宗十讲》、《大乘起信论讲话》,及《菩提心影》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解深密经》与《成唯识论》三自性理论比较 《解深密经》与《成唯识论》三自性理论比较

  《解深密经》与《成唯识论》三自性理论比较  唯识论内部存在着种种分歧,这是历来唯识论研究者早就注意到的事实。《成唯识论》一书保留了当时十家唯识学者的不同观点,现代的研究者、如印顺法师等则论述了唯

热门推荐 成唯识论原文

[成唯识论译文] [第一卷 成唯识论] [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第一篇)] [成唯识论讲解]

蕅益大师:成唯识论观心法要

[演培法师:成唯识论讲记] [第二卷 成唯识论] [简明成唯识论白话讲记] [成唯识论全文]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3051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