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论著 净土论著
弘善佛教 >净土宗 > 净土论著 >

与卫锦洲居士书

2014-07-23  [净土论著]

  因邻火延烧,物、屋一空,其妻惊骇病故,遂心神迷闷,如醉、如狂。

  世间不如意事常八九,难免遭遇逆境。熟读此篇,心地释然。

  《法华经》云:“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见《法华经》卷二、譬喻品第三、偈颂中。

  天之所以成就人者,有苦、有乐、有逆、有顺、有祸、有福,本无一定,唯在当人具通方眼,善体天心,则无苦非乐,无逆非顺,无祸非福矣。是以君子乐天知命,上不怨天,下不尤人,随遇而安,无往而不自在逍遥也。

  乐天知命:谓顺应天命而自乐也。易、系辞上:乐天知命,故不忧。疏:顺天施化,是欢乐于天;识物始终,是自知性命;任自然之理,故不忧也。(《中文大辞典》)

  不怨天不尤人。谓不怀恨于天,不责怪于人也。《论语·宪问》:子曰,不怨天,不尤人。注:君子不用于世,而不怨天;人不知己,亦不尤人:

  所以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者、现在也。行者、优游自得之意。富则周济贫穷,贵则致君泽民。尽其富贵之分,是之谓:“素富贵行乎富贵”也。)

  素贫贱行乎贫贱,(若家无余财,身未出仕,则守乎贫贱之节,不敢妄为。)

  素夷狄行乎夷狄,(若尽忠被谗,贬之远方,如云、贵、两广、黑龙江等,则心平气和,不怨君上,不恨谗人,若自己就是彼地之人一样。)

  素患难行乎患难。(或者不但远贬,且加之以刑,轻则楚打监牢,重则斩首分尸,或至灭门,仍然不怨君上,不恨奸党,若自己应该如此一样。人与之患难,尚然如是,何况天降之患难,岂有怨恨者乎?如是之人,则人爱之,天护之,或在此生,或在后世,或在子孙,决定有无穷之福报,以酬其德矣。)

  此“素富贵”等四句,出《中庸》。兹录原文如下:“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中庸新解》,释曰:“素、是‘现在’的意思。君子做人,在怎样的地位,就怎样法,不希望做地位以外的事。在富贵的地位,就照富贵的地位去做人;在贫贱的地位,也就照贫贱的地位去做人;就是在夷狄的地位,也就照夷狄的地位去做人;在患难的地位,也照患难的地位去做人。君子不论在什么地位,都是随遇而安,悠然自得,不作非分之望,所以能‘无入而不自得焉’。”

  居士虽有好善之资,未明儒佛至理,以故一遇逆境,便发狂乱耳。

  凡夫总是“心随境转”,所以碰到逆境,难免发狂。《楞严经》说:“若能转物,即同如来”矣。

  今谕之曰:世间最博厚高明者,莫过天地日月;而日中则昃,月盈则食,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沧海变桑田,桑田成沧海。

  沧海桑田:喻世事变迁之巨。《神仙传》:麻姑谓王方平曰:“接侍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水浅,浅于往者会时略半也,岂将复还为陵陆乎?”书言故事、地理类:“山河改转,曰:沧海桑田。”精注雅俗故事读本、上、地舆:“沧海桑田,谓世事之多变”。(《中文大辞典》五)

  古今最道高德备者,莫过孔子,而且绝粮于陈,被围于匡;周游列国,卒无所遇;只有一子,年才五十,即便死亡;幸有一孙,得绵世系。

  纲鉴一:“壬子,(周敬王)三十一年(西纪前四八九),春,孔子自蔡如叶(楚邑),楚子(昭王)遣使来聘孔子。”纪:“楚子闻孔子在陈蔡之间,使人聘孔子。陈蔡大夫谋曰:“孔子用于楚,则陈蔡危矣!”相与发徒,围之于野,不得行,绝粮。使子贡至楚,楚子兴师迎孔子,然后得行。”

  被围于匡:《史记》四七:“(孔子)将适陈,过匡,颜刻为仆,以其策指之曰;“昔吾入此,由彼缺也。”匡人闻之,以为鲁之阳虎,阳虎尝暴匡人,匡人于是遂止孔子,孔子状类阳虎,拘焉五日。”索隐:“匡、宋邑也。”正义:琴操云:“孔子到匡郭外,颜刻举策指匡穿垣曰:‘往与阳货正从此入。’匡人闻其言,告君曰:‘往者阳货今复来。’乃率众围孔子数日,乃和琴而歌,音曲甚哀,有暴风击军士僵仆,于是匡人有知孔子圣人,自解也。”

  《史记》:“孔子生鲤,字伯鱼。伯鱼年五十,先孔子死。伯鱼生伋,字子思,年六十二,尝困于宋。子思作中庸”。

  降此而下:颜渊短命,冉伯牛亦短命;子夏丧明,左邱明亦丧明。

  颜回,字子渊,少孔子三十岁。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死(年三十二)。(《史记》六七)

  冉耕:字伯牛,孔子以为有德行。伯牛有恶疾,孔子往问之,自牖执其手,曰:‘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命也夫!’(《史记》六七)——案:史记缺载年岁,逝时几岁,无从查考。

  卜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岁。孔子既没,子夏居西河教授,为魏文侯师。其子死,哭之失明。(《史记》六七)

  左丘明:春秋、鲁太史。孔子作春秋,左丘明述其意而作传,曰《左氏春秋》。后人因其失明,称为“盲左”。(《人名辞典》)

  屈原沈江,(屈原尽忠被谗,后以怀王被秦所留,不胜忧愤,而力无能为,五月五日,沈于汩罗江中。)

  屈原:战国楚人。名平,号灵均。博闻强记,文辞雅丽,为后世词赋之祖。仕楚为三闾大夫。怀王重其才,靳尚辈,譖而疏之,乃作“离骚”,冀王感悟。顷襄王时复用谗,谪原于江南,原作“渔父”诸篇以见志,于五月五日,自沈汩罗而死。(《人名辞典》)

  纲鉴一:秦伐楚,取八城,秦(昭襄)王乃遗楚(怀)王书曰:

  “寡人愿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结盟而去。”楚王欲往,恐见欺;欲不往,恐秦怒。昭睢(楚之族)屈平(字原)曰:“毋行,而发兵守之耳。秦,虎狼也,有并诸侯之心,不可信也。”王稚子(名)子兰劝王行,王乃入秦,秦王令一将军诈为王,伏兵武关,劫之与西,遂留之。时楚太子横方质于齐,昭睢诈赴(告丧也。俗作讣)于齐,齐王归楚太子,楚人立之(是为顷襄王)。初,屈平为怀王左徒(官名。犹后左右拾遗)志洁行廉,明于治体,王甚任之。后以谗见疏……其后,子兰又譖之于顷襄王,王怒,迁之于江南,原遂怀石自投汩罗(江名。在今湖南省湘阴县北)以死。(时周赧王十六年(西纪前二九九)壬戌、五月五日。)

  子路作醢。(醢、音海,肉酱也。子路仕卫,卫蒯聩与其子辄争国,子路死于其难,遂被敌兵斩作肉酱。)

  仲由,字子路,一字季路。孔子弟子。性好勇,喜闻过。事亲孝,尝为亲百里负米。有政事才,初仕鲁,后仕卫,为孔悝邑宰,孔悝母伯姬与竖良夫谋立太子蒯聩,迫孔悝盟而劫出公,出公奔,子路将入,子羔止之,子路曰:食焉不避其难。遂入。蒯聩使人攻子路,以戈击之,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中国人名辞典》)

  天地日月,犹不能令其常然不变;大圣大贤,亦不能令其有顺无逆。唯其乐天知命,故所遇无不安乐也。而且千百世后,自天子以至庶人,无不景仰。以当时现境论之,似乎非福;以道传后世论之,则福孰有过于此者?

  此总结上文。

  人生世间,千思万算,种种作为,究到极处,不过为养身口、遗子孙而已。然、身则粗布亦可遮体,何必绫罗绸缎?口则菜羹仅可过饭,何必鱼肉海味?子孙、则或读书,或耕田,或为商贾,自可养身,何必富有百万?且古今为子孙谋万世之富贵者,莫过秦始皇:吞并六国,焚书坑儒,收天下兵器以铸大钟,无非欲愚弱其民,不能起事。

  秦始皇:姓嬴,名政。庄襄王之子。西纪前二四六年登位,时年十三岁。十七年灭韩,十九年灭赵,廿二年灭魏,廿四年灭楚,廿五年灭燕,廿六年灭齐,全国统一于秦,定皇帝称号。收天下兵器,销以为钟、鑢、金人,置宫延中。卅四年,烧诗书百家语。三十七年(西纪前二一○年)七月,东巡至沙邱而崩,时年五十岁。

  谁知陈涉一起,群雄并作。一统之后,不上十二三年,便致身死国灭,子孙尽遭屠戮,直同斩草除根,靡有孑遗!是欲命子孙安乐者,反使其速得死亡也。

  西纪前二○九年,秦二世胡亥元年,阳城人陈胜(姓陈名胜字涉)、阳夏人吴广起兵,刘邦、项梁等应之。故云“群雄并作”。

  始皇于二十六年统一全国,三十七年死于沙邱,前后不过十二年。胡亥三年,赵高弑之,而立子婴。次年,项羽入关,杀子婴,掘始皇冢。

  汉献帝时,曹操为丞相,专其威权,凡所作为,无非弱君势,重己权,欲令自身一死,子便为帝。及至已死,曹丕便篡;而且尸犹未殓,丕即移其嫔妾,纳于己宫。死后永堕恶道。历千四百馀年,至清乾隆间,苏州有人杀猪,出其肺肝,上有“曹操”二字,邻有一人见之,生大恐怖,随即出家,法名“佛安”,一心念佛,遂得往生西方。事载《净土圣贤录》。

  《净土圣贤录》卷六:“佛安,字誓愿,苏州人。年三十馀,邻家杀猪,出其腑,有文,曰‘曹操’。瞿然发心,投上津桥天竺庵为僧……以念佛为课……乾隆四十一年(西纪一七七六)二月,有疾,遣徒往狮林寺请僧礼净土忏三日,演瑜伽焰口一坛。期满,明日,设斋筵,召客为别,称佛名,其徒和之。香三炷。日午,曰:‘行矣’。端坐而逝。”

  夫曹操费尽心机,为子孙谋,虽作皇帝,止得四十五年,国便灭亡。而且日与西蜀、东吴互相争伐,何曾有一日安乐也?

  曹丕于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庚子(西纪二二○)十月篡位,至陈留王曹奂(操之孙。在位六年(咸熙二年乙酉(西纪二六五)十二月,司马炎依样画葫芦,曹魏亡。计四十五年。

  下此:若两晋、宋、齐、梁、陈、隋,及五代之梁、唐、晋、汉、周,皆不久长。就中,唯东晋最久,仅一百三年。其他、或二三年,或八九年,一二十年,四五十年,即便灭亡。

  西晋自西纪二六五至三一七年,东晋自西纪三一七至四一九年,两晋合计一百五十五年。

  南朝:刘宋五十九年(西纪四二○——四七八),萧齐二十三年(西纪四七九——五○一),萧梁五十五年(西纪五○二——五五六),陈三十二年(西纪五五七——五八八)。隋二十九年(西纪五八九——六一七)。

  五代:后梁十六年(西纪九○七——九二二),后唐十三年(西纪九二三——九三五),后晋十一年(西纪九三六——九四六),后汉四年(西纪九四七——九五○),后周九年(西纪九五一——九五九)。

上一页

1/2

下一页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修净业者,每日应读印光大师文钞数篇——少则一二篇,多则三五篇,奉为日课,净业者才能日益增长。不但是修净业者所必读,就是凡学佛者,无论是修那一法门,学那一宗派,也要读一读印公文钞,以文钞中,不仅是阐扬念佛法门,而是法法圆备——印公虽自谦谓不是大

热门推荐 净土法门大要

[礼念观音菩萨回向偈] [西方发愿文] [往生论节要] [驳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

四料简

[禅与净土] [复李德明居士书四] [与妙真大师书七] [与妙真大师书四]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3051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