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论著 净土论著
弘善佛教 >净土宗 > 净土论著 >

复弘一师书 一

2014-07-23  [净土论著]

  弘一:法号演音,别号甚多。浙江平湖李氏子。生于清光绪六年(西纪一八八○)。民国七年出家,专精戒学,律已甚严。民国三十一年(西纪一九四二)寂,寿六十三。是民国初期之中兴律祖。其事迹,人多耳熟能详,不必多说,兹从略。

  此书论刺血写经。对于刺血写经,太空时代,有科学头脑的人们,或以为迂腐;惟发心学佛法的四众佛弟子,纵不能修此苦行,然亦须知古德修此苦行与尊重法宝之嘉行耳。

  座下勇猛精进,为人所难能!又欲刺血写经,可谓重法轻身,必得大遂所愿矣!虽然,光愿座下先专志修念佛三昧,待其有得,然后行此法事,倘最初即行此行,或恐血亏神弱,难为进趣耳。

  先修念佛三昧,得三昧之后,才来刺血写经,最为稳当。

  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而吾人以博地凡夫,欲顿消业累,速证无生,不致力于此,譬如木无根而欲茂,鸟无翼而欲飞,其可得乎?

  无论修何法门,都得至诚恭敬;有诚、有敬,就如树木有根,必得茂盛;如鸟有翼,就能翔空致远。

  今将办法之利弊,并前人证验,略开一二,庶可随意作法矣。

  这是“序分”。此下是“正宗分”。

  刺血写经:有专用血写者,有合金、合硃、合墨者,合金一事,非吾人力所能为。

  那,明朝的憨山大师不是曾刺血合金写经吗?他怎么能为呢?——答曰:

  憨山大师写经,系皇太后供给纸与金耳。

  有皇太后护法,当然能为!

  金书之纸,须用蓝色方显,白纸则不显,则蓝纸金字,亦不如白纸墨字及硃字之明了,光曾已见过矣。

  笔者没见过,迟来几十年,所以见不到,遗憾哪!

  若合金、硃、墨等,则血但少许,以表其志诚心。

  硃、是银硃,用水银和硫黄,炼成的红色颜料。

  如憨山于五台妙德庵,刺舌血研金,写华严经

  据年谱:憨山大师是在明神宗万历五年丁丑(西纪一五七七)刺血写经。谱曰:

  “五年丁丑:予三十二岁。春,自雁门归,因思父母罔极之恩,且念于法多障,因见南岳思大师发愿文,遂发心刺血泥金写大方广佛华严经一部,上结般若胜缘,下酬罔极之恩,以是年春创意。先是慈圣圣母,以保国选僧诵经,予僭列名。至是、上闻书经,即赐金纸以助。”(梦游集五三)

  妙峰日刺舌血为二分:一分研硃书华严经,一分著蒙山施食中施鬼神。

  妙峰大师事迹,请参阅页一三三—— 一三五。其刺写经事,亦见憨山大师梦游集五三,集云:“妙师亦刺血书华严经,与予同愿。”

  高丽南湖奇禅师,见蕅益弥陀要解,欲广流通,刺舌血研墨写要解,用作刻底样刻之,冀此书徧法界、尽来际以流通耳,其写一字,礼三拜,绕三帀,称十二佛名,可谓识见超拨,修持专挚者也!

  南湖奇禅师:未详,待查。

  此三老之刺舌血,当不须另行作法,刺出即研金硃墨而写之便了。决非纯用血,当仍用水参合之。

  若专用血写,刺时先须接于小碗中,用长针尽力周帀搅之,以去其筋,则血不糊笔,方可随意书写。若不抽筋,则笔被血筋缚住,不能写矣。古有刺血写华严,以血筋日堆,塑成佛像,有一寸馀之高者。

  此明纯用血写经之方法。

  又血性清淡,著纸即散,了无笔画,成一血团。其纸必须先用白矾矾过,方可用。矾过之纸不渗,最省血。大纸店中有卖的,不须自制,此系备画工笔者之用也,其矾过之纸,格外厚重,又復经久。如黄纸己染者便坚实。未染之纸,头即硗脆。

  此明刺血写经所用之纸。

  古人刺血,或舌、或指、或臂、或胸前,亦不一定,若身则自心以下,断不可用,若用,则获罪不浅。

  此明刺血部位。

  不知座下擬书何经?若小部头,则舌血或可供用;,若大部及专用血书,则舌血恐难足用,须用指及臂血,方可告圆。以舌为心苗,取血过多,恐心力受伤,难于进修耳。

  此明须先考虑要书何经?大部抑小部?以配合须血之多少,而选择刺血之部位。

  光近见刺血写经者,真是造业!以了无恭敬。刺血则一时刺许多,春、秋时,过二三日即臭,夏日半天即臭,犹用以写。又有将血晒干,每写时,用水研干血以写之者。又所写潦草,毫不恭敬,真是儿戏!不是用血以表志诚,乃用刺血写经以博自已真心修行之名耳!

  世人要名的方式很多,纵然要名,亦不必这么辛苦的方式求得。

  窃谓:指血、舌血,刺则不至太多;若臂,则一刺或可接半碗血以其久则臭而仍用,及晒乾研而方用,似不若最初即用血合硃作锭,晒乾听用为不耗血,又不以臭血污经,为两适其宜矣。然此锭既无膠,恐久则硃落,研时宜用白芨再研,庶不至落。

  此指示以血研制硃锭之方。“白芨”,中药名,属兰科。多年生草木,自生于原野湿地。产于陕西、汉中等地。中药房有之。宜研末配用。

  又将欲刺血,先几日即须减食盐,及大料调和等。若不先戒食此等,则其血腥臊。若先戒食此等,则血便无浊气。

  此示刺血前应先注意饮食。

  又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古今多有以行草体写经者,光绝不赞成。所以宽慧师在扬州写华严经,已写六十佘卷,其笔法潦草,知好歹者,便不肯观。光极力呵斥,令其一笔一画,必恭必敬。又令作讼过记以讼已过,告诫阅者。彼请光代作,故芜钞中录之。方欲以此断烦恼、了生死、度众生、成佛道,岂可以游戏为之乎?

  此示写经字体必须端正。“书华严经讼过记”,见文钞卷四页四。平装下册六一六

  当今之世,谈玄说妙者,不乏其人;若在此处检点,则便寥寥矣!(后略)

  玄妙理,虽头机,而未必对症。(兹舟大师语)纵然对症,若缺诚敬,也未必有益。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相关推荐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修净业者,每日应读印光大师文钞数篇——少则一二篇,多则三五篇,奉为日课,净业者才能日益增长。不但是修净业者所必读,就是凡学佛者,无论是修那一法门,学那一宗派,也要读一读印公文钞,以文钞中,不仅是阐扬念佛法门,而是法法圆备——印公虽自谦谓不是大

热门推荐 净土法门大要

[礼念观音菩萨回向偈] [西方发愿文] [往生论节要] [驳守培法师一心念佛即得往生论]

四料简

[禅与净土] [复李德明居士书四] [与妙真大师书七] [与妙真大师书四]

分享到:

(弘善佛教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盈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118号

粤ICP备13051807号